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许智峯没戴口罩“嗌咪抽水” 被警讥“播毒”

■許智峯(右一)無戴口罩被指「播毒」後面懵懵,啞口無言。 警方短片截圖

■许智峯(右一)无戴口罩被指“播毒”后面懵懵,哑口无言。 警方短片截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报道,本港疫情再度升温之际,泛暴议员却藉去年元朗西铁站发生的“7.21”事件,大搞所谓的事发8个月“纪念日”,煽惑暴徒前晚开始通宵在元朗西铁站和大棠路一带通宵堵路纵火和投掷汽油弹,破坏社会安宁,至昨日凌晨警方一共拘捕61人,当中包括民主党元朗区议会主席黄伟贤和屯门区议会友爱南区议员林健翔。另外,立法会议员许智峯(“鸽峯”)亦一度到场“嗌咪抽水”,惟被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高振邦发现没戴口罩,质疑其“播毒”行为,要求“戴返口罩先喇!”面对质疑,许智峯实时变得面懵懵,哑口无言。

泛暴区员黄伟贤林健翔被捕

前晚约8时,西铁元朗站大堂及对开的巴士总站开始有大批黑衣人非法集结及叫嚣,部分更挥舞“港独”旗,防暴警随后进入巴士站戒备及发出警告。

约一小时后,防暴警员在现场截查一批可疑者,当中包括民主党元朗区议会主席黄伟贤(62岁),他拒绝合作,警员在多次警告无效下,以涉嫌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罪名将他拘捕。

差不多同一时间,另一批黑衣人在合益路及大棠路一带用纸皮堵路和纵火,有人更在凤琴街行人路投掷汽油弹,一时间火光熊熊,大批防暴警需使用催泪弹进行驱散,当场制服及拘捕多人,当中包括屯门区议会友爱南区议员林健翔(24岁),他涉嫌不理会警员多次警告不断叫嚣,遂被以涉嫌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拘捕扣查。

另外,大批黑衣人于前晚午夜至昨日凌晨,续在又新街、宏发径一带继续游走破坏。在凤琴街一个停车场附近,警员截停近20人,包括自称是义务急救员的人。

调查期间,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到场“嗌咪抽水”图捞政治本钱,在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高振邦面前近距离不断用扩音器叫喊,试图阻碍警方执法。由于许没有戴口罩,即场被高质问:“你系唔系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你咁样讲嘢会影响到我,你喷紧啲飞沫到我度......”又多次警告“戴返口罩先喇!”面对“播毒”质疑,许即场哑口无言,显得面懵懵。

暴徒元朗多处堵路纵火

警方发言人表示,前晚(21日)约8时起有暴徒在元朗西铁站、大棠路、又新街、建业街、合益路及宏发径一带非法集结,当中有示威者用胶箱、铁栏等杂物堵路,阻塞交通,另有暴徒纵火、焚烧杂物及投掷汽油弹,严重危害在场人的安全,警方多次警告无效,须采取驱散及拘捕行动。

其间,警方共拘捕47男14女(15岁至62岁),他们分涉非法集结、袭击警务人员、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管有任何物品意图摧毁或损坏财产、刑事毁坏及藏有攻击性武器等。案件交由元朗警区刑事调查队第七队跟进。

建制批泛暴议员庇暴

在全城抗疫之际,泛暴派前日继续上街搞事。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过去每有冲击事件,泛暴派就藉议员身份站在暴冲前线,千方百计阻碍警方行动,对暴徒暴行却视若无睹,甚至给暴民制造逃走机会,这些滥用公权力的泛暴议员搞乱社会,令地区永无宁日。

陈恒镔:泛暴为选举铺路

民建联新界西立法会议员陈恒镔批评,每次骚动场面,市民均见到泛暴议员的身影,甚至常站在暴徒最前排,不断与警方纠缠,阻碍警方执法,目的就是争取空间及时间,让暴徒逃走。

陈恒镔指出,黑暴已令社会千疮百孔,加上疫情犹如雪上加霜,吃饱“人血馒头”的泛暴议员,懒理政府呼吁,刻意不用口罩,挑起事端引警方向他们喷胡椒喷雾,制造“惨情”画面,为立法会选举铺路。

他直言,有这样的人存在,地区根本永无宁日。

邓家彪斥愈来愈离谱

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非打着“议员”二字,便可以横行无忌。

他指出,这些泛暴议员的罔顾法纪行为已非首次,并愈来愈离谱。早前在大埔区的抢犯闹剧,泛暴派议员不惜虚报火警,阻碍警方拘捕行动,阻挠警方处理炸弹案,行为极之荒唐。从泛暴派议员刻意庇护黑衣暴徒,证明他们与黑暴同一鼻孔出气,若被这些人滥用公权,地区不可能安宁,最终只会苦了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