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不能给“泛民”任何“夺权”机会

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毋庸讳言是一场反对派的“夺权战”。为实现夺权目的,一方面反对派将全面抢攻地区直选,更加公然打倒昨日的我,全面参与、拥抱功能组别选举,务求取得立法会半数议席,以夺取立法会控制权。另一方面,将重新发动“黑暴”,重施区选前的故伎,在社会上挑动民情、制造严重对立,以配合选战。幻想只要反对派在9月取得立法会控制权,这样夺权的骨牌便可一张接一张倒下,最终选出一个“黄色特首”。

“港独”利用新身份借尸还魂

但基本法并没有给予反中央、反基本法的人任何夺权的机会。反对派可以参选,可以赢得议席,可以在立法会议事厅内大放厥词,但前提是不能主张“港独”、“本土自决”,不能违背基本法,不能挑战“一国两制”,这些就是香港的选举政治红线。反对派要参选,要进入建制,就不能主张“港独”、“自决”,这样就确保立法会议员都是尊重宪制,否则将失去议员资格。因此,从原则上讲,反对派通过选举夺权只是一厢情愿,“港独”“自决”分子根本就不能参选,而最重要的是中央更掌握行政长官任命权,所谓“夺权论”不过妄想。

然而,这些门槛要守得稳,关键还是要政府把关。但去年区议会选举中,不少“后排暴徒”、“暗独”,甚至曾经高举“港独”旗帜、高呼“港独”口号的“明独”分子最终竟能成功入闸,只有黄之锋一人被DQ,原因或者是黄之锋的“港独”“自决”立场太过深入民心,政府不DQ根本说不过去所致。但对于其他“港独”“自决”分子,政府明显未有从严把关。

区议会选举与立法会选举同样要求参选人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两者法例的要求一样,但在把关上却明显有别,与2016年立法会选举果断DQ相比,去年区选却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大批“港独”“自决”分子竟可成功入闸,并利用“修例风波”来分食人血馒头。这样的处理,可能与其时的政治气氛有关,担心DQ可能会进一步挑动民情,成为外国借题发挥干涉香港事务的理由,又或担心招来司法覆核,总之有很多担心和顾虑,总之这些人最后都成功入闸并当选。在当选后,他们也没有令暴徒“失望”,将不同政见的市民与狗划上等号、不服务支持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市民,更要滥权、越权在议会成立委员会监察警队云云,此等小丑行径的背后,正正是反映这些人根本不会拥护、遵守基本法,更不会效忠香港特区。

这些人不要说没有资格做区议员,甚至连参选资格也没有,但他们还是参选了、当选了。

显然,去年区议会选举时关并没有把好,而以地事秦的结果,不过是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暴乱依旧,暴徒依然嚣张,最终打击暴乱靠的还是警队执法,而非让步妥协,用议席讨好暴徒,事后证明这完全是昏招,更带给建制派巨大的打击和灾难。

考验政府把关能力魄力

正是由于去年区议会的绥靖和放任,令“港独派”“自决派”愈加变本加厉,认为政府可欺,只要有“黑暴”掩护,政府将不敢奈他们何,他们区选可以入闸,立法会同样可以。所以,戴耀廷之流便干脆抛出立法会过半的“夺权路线图”,呼吁其手足暴徒踊跃参选,而大批在区选尝到了甜头的“港独”“自决”分子,也磨拳擦掌的准备参选,甚至连因“自决”立场屡被DQ的黄之锋也未死心,挟着所谓的国际关注,表明会再次参选,如果政府不让他入闸就后果自负云云。

一时之间,彷彿香港的政治红线已经不存在,“港独”“自决”分子想参选就参选,想主张“港独”就“港独”,想主张“自决”就“自决”,这样香港还是实践“一国两制”吗?基本法还有权威吗?

9月的立法会选举不单是反对派的“夺权战”,更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守卫战,基本法的防卫战。届时必将有大批“港独”“自决”分子突然丢弃以往立场,有的会说自己不再支持“港独”,有的会如当年刘小丽一样将网页的“自决”立场删除,有的会向政府施压,总之,“港独”“自决”分子会采取各种方法争入闸。这样,将考验政府的把关能力和魄力,是因为“黑暴”的压力而让出底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他们入闸,还是从严把关,凡是主张过“港独”“自决”的,其言行违反基本法者,都一概不予入闸,这将考验政府的意志和决心,不能再给“港独”“自决”分子任何机会。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