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全国政协委员周春玲:绝不容“夺权变天”出现

距离九月立法会选举尚余不足半年,虽然新冠肺炎疫情仍是香港市民关注的焦点,但各建制派政团对选举不敢有丝毫放松,落区派发口罩、送消毒用品比比皆是,甚至有立法会议员亲身远赴日本,协助滞留邮轮的港人。这些都是体现爱心的一部分,也是选举工程的基本动作。

而《明报》评论版昨日刊发题为“议席不过半 9月或是最后一场立会选举”的文章就很值得讨论。文章作者声称:“很多人认为,若‘泛民’及非建制派不能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争取议席过半的后果,只是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争取‘五大诉求’。但是,真正的代价,极有可能是从此失去一个有公平和有竞争的立法会选举。因为,中央定会用尽方法,‘堵塞’这个让他们眼中钉的反对派,有机会取得过半议席的‘漏洞’。”云云。

作者认为,一旦反对派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中央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接纳“泛民”及非建制派的要求,而其中不能缺少的当然是落实所谓的“双普选”,在香港建立全面的民主政制。第二,是不惜一切,用尽方法,包括违宪及违法手段,推翻立法会选举结果,甚至取消整个立法会。

中央不会放任香港不管

这就有三个问题值得讨论。

第一,反对派在去年区选中夺取十七个区议会的控制权后,大部分地区的民生事务都处于瘫痪状态。若然反对派在立法会占有过半议席,这将意味特区政府往后四年的施政将会困难重重,而且“一国两制”也会受到严重挑战。这恐怕也是自回归以来,首次出现地方立法机构与中央政府对立的局面,这是真正的宪制危机,比失去区议会主导权的后果更为严重。

第二,中央将如何看待反对派夺取过半数立法会议席?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曾用反对派“夺权”,来形容反对派意图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的目标。因为,据基本法规定,包括行政长官、行政机构、立法机构、司法机构、区域组织及公务员,都是特区政府建制的一部分,如果立法机构由反宪制人士为主导,那么将严重违背基本法的立法原意。骆主任将反对派的意图形容为“夺权”其实并不为过。

第三,中央会坐视香港宪制将出现危机而不管吗?答案一定不会。已故基本法草委李福善曾指出,虽然《联合声明》提到将来立法机关是由选举产生,但“选举”一词很有弹性,可以包括多种选举形式,而什么时间采用什么形式,关键视乎社会的实际情况。如果“社会实际情况”出现违反基本法宪制要求的情况,那么“选举”形式就可能改变。因为基本法赋予中央对基本法的解释权、任命权、审查权等,所有这些权力的底线,是必须确保香港特区实施“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不得损害国家的安全、主权和核心利益。如果出现这些情况,那么该文作者所指“9月立法会选举将是最后一届选举”也并非不会发生。当然,我相信中央并不希望看到香港特区出现这一局面,这只是反对派的一种推测而已。

作者:周春玲 全国政协委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