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郭荣铿“玩政治”终于玩到法官头上

行政长官昨日正式任命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明年一月接替马道立担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但由于整个程序仍需立法会的通过,而立法会在“泛民”把持之下,内务委员会至今半年之久仍未选出主席并运作,因此,终院首席法官能否顺利交接,仍是一大疑问。令人质疑的是,一直卡住内委会主席选举的公民党郭荣铿,昨日不思反省,反而辱骂特首,摆明车马继续“拉布”、阻止任命。身为大律师的郭荣铿,平日开口闭口谈法治,但到了真需要维护法治之时,又是另一副面孔。更重要的是,阻挠张举能入职,当中是否有利益冲突,值得进行深入调查。

第一,立法会不应成为法治“绊脚石”。根据《基本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香港法院的法官,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而推荐委员会总共有七名成员,包括现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等,以及三位与法律执业无关的人士。而《基本法》第九十条规定,终审法院法官包括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是须要由行政长官征得立法会同意才作出的。更重要的是,还需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从遴选、推荐、委任、备案,四个步骤极其严谨,绝非轻易作出。

在此情况下,仅因立法会未能选出内委会主席而不能运作,这绝非公众所愿见的情况。更何况,首席法官在维护“一国两制”宪制秩序、维护香港法治、推动维护社会公义各方面,担当极其重要的角色,公众绝不容立法会成为阻挠法治的“绊脚石”;而立法会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推荐委员会的合理人选。

第二,任命张举能的时间并不“特殊”。郭荣铿昨日一方面攻击辱骂林郑月娥,另一方面又拿出所谓的理由指,现在距马道立卸任还有十个月时间,质疑时间“太长”、不合理云云。其实,如果参考过去的经验,现任首席法官马道立于2010年4月获时任行政长官曾荫权任命,到10月正式履职,中间相隔最少半年时间。因此,从任命的时间而言,马道立和张举能两者仅仅有数天之差,又如何能称得上“特殊”?

至于正式上任的日期,没错,现在距明年1月马道立正式退休还有近十个月时间。但是,此次任命有一个特殊之处,即立法会处于换届期。如果本届立法会无法选出内会主席并处理相关法案,到了10月新一届立法会上场,则又要再提一次。一项任命要提两次,有这种必要?这是在浪费公众的时间,同时也在为香港的法治增添不稳定因素,不仅没有必要,更是不能接受的。

第三,郭荣铿打的“政治化”算盘。“泛民”自去年9月开始,就一直阻挠内委会主席的选举,意图以瘫痪内委会去达到阻挠政府施政的目的。郭荣铿的如意算盘是,一直阻挠主席选举直到今年7月本届立法会会期结束,并以此来当竞选连任的“政绩”。因此,从本质上而言,其瘫痪立法会,就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化”运作。

公众质疑有无利益冲突?

郭荣铿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多番跑到外国去要求外国制裁香港特区、干预特区的法治,身为香港的大律师,做的却是在不断破坏香港法治之事。如今更离谱,明目张胆地阻挠终院首席法官的任命程序。不论郭荣铿有何理由,只要内委会主席一日选不到,他就是香港的法治的罪人。别用什么“议员有言论自由”来为自己开脱。

公众有一个合理的质疑在于,身为大律师的郭荣铿,极力阻挠张举能的任命,当中有没有利益冲突?如果有的话,那么大律师公会是否需要进行纪律调查?而法官推荐委员会是否也需要采取相应表态?

首任终院首任首席法官李国能昨日发出声明,指出相信立法会一如既往,负责任和有效地处理张举能的任命;并强调必须避免将司法任命“政治化”,任何“政治化”也会破坏“一国两制”基础下的法治和司法独立。可惜的是,香港法律界出现了大量的践踏法治人物,从大学教法律的所谓学者,到此次阻挠法官任命的所谓“大律师”,李国能口中的避免“政治化”,是否在暗批郭荣铿等“泛民”的恶行?

还是林郑昨日批得好:“我想郭荣铿议员应该较更多议员明白香港司法制度的重要性,亦应该更乐意去促成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早日获得这任命。”郭荣铿难道不知首席法官任命的重要性?绝非如此,只不过有人玩“泛政治化”这一伎俩,已经玩上瘾了而已。

作者:沈家聪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