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狂言要夺立会权 反对派要挟政府“揽炒”全港

图:反对派煽动暴乱揽炒,祸港害民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反对派图操弄立会夺权,全港“揽炒”!公民党昨日扬言,反对派若在九月立法会选举中取得过半议席,将要求特区政府回应其所谓的“五大诉求”,否则将否决所有政府议案、法案、拨款。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表示,反对派此举是为了将现时行政主导的政治体制变成立法主导,是赤裸裸的夺权及“揽炒”,强调对全香港都是一场“巨大灾难”。市民亦批评公民党无视暴乱及疫情下的市民身处困境,只知一味反政府,“有时间不如帮市民做啲好事啦!”

公民党昨日就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安排举行记者会,声称要“全面进攻议会过半,实现五大诉求。”该党党魁杨岳桥扬言,如果反对派于议会取得过半议席,便会在10月,即选举后一个月,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落实所谓的“五大诉求”,否则公民党议员将否决所有政府议案、法案、拨款,包括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以及未来的财政预算案。

杨岳桥称,如果立法会拒绝通过财政预算案,行政长官可解散立法会,但若重选后的立法会继续拒绝通过原案,行政长官必须辞职。公民党此举就是要与政府抗衡,公民党主席梁家杰亦称,立法会获取过半议席的目的就是代市民发声,制衡政府云云。

经济民生必再遭重创

对此,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表示,香港的政治体制优势在于行政主导,“如果立法会事事阻挠,甚至要挟政府,就不是起监察政府作用,而是赤裸裸夺权,变成立法主导”。他认为,如此一来,香港经济、民生必定再遭重创,加上之前反对派虽然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胜,但新一届区议员表现出来的素质却“好得人惊”,“若反对派在立法会夺权计谋得逞,对整个香港都是一场巨大灾难。”

每日噏几句 又袋十几万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直言,“仲未选就预言过半数,摆明对破坏香港已经有咗蓝图啦。”他说,审议法案是立法会的职能所在,公民党却因不同意其政治诉求就一律否决,完全没有尽议员责任。而以涉及社会正常运作及市民福祉的财政预算案逼迫政府解散立法会,更是制造社会对立,企图令全香港“揽炒”。他希望每一个市民都认真思考:“‘揽炒’是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

市民在网上亦闹爆公民党。网民“Bom Bom Cheng”说:“每日噏几句,又袋十几万?选咗你哋公民党,你可唔可以保证全民就业,减少失业率?现在好多人没工开,无啖好食!”网民“Osman Kitchell”称:“唔好成日净系喺度吹,要做好自己嘅事先至得,你唔应该系反政府,有时间不如帮市民做啲好事啦!”

立会通过2158亿临时拨款 反对派修订全否决

图:临时拨款决议案以39票赞成通过\大公报记者摄

立法会昨日因应疫情持续而取消大会,并另召开特别会议审议涉及2158亿元临时拨款决议案。反对派日前为求阻止拨款议案通过,去信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要求取消会议。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会前表示,反对派全面反对拨款是不负责任,强调要在四月前通过临时拨款,否则影响公共和社福服务及抗疫工作。会议在下午约三时进行表决,最终以39票赞成、24票反对、0票弃权下通过,反对派提出的修订议案则全部被否决。

反对派日前去信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工务小组主席卢伟国及财委会主席陈健波,要求就疫情取消本星期会议。梁君彦回覆指,政府已指出临时拨款具迫切性,必须在4月1日新财政年度开始前完成审议。他又提到,过去临时拨款通常可以在两小时内表决,惟今次使用的时间已远多于以往。他强调,现时为疫情最高风险的关键时刻,会议拖得愈长,风险便会愈高,因此呼吁议员为己为人,善用议会时间,尽快完成审议。

刘怡翔:反对拨款不负责任

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会前重申拨款议案的重要性,并呼吁议员尽快通过议案。他强调若未能在今年4月1日新财政年度前通过临时拨款,政府在这段时间内不能作任何支付,届时将会影响到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及防疫购买物资工作。他批评有议员全面反对拨款议案是不负责任的做法,重申不能通过临时拨款将对香港各方面有很大影响。他亦重申,根据《公共财政条例》第六条,拨款议案需要整套去处理,强调做法过往亦行之有效。

会议开始时继续讨论朱凯廸提出的中止待续议案,反对派议员发言继续针对警队。最终,中止待续议案在38票反对下被否决,会议继续就临时拨款进行讨论。反对派为求拉长会议时间,公民党谭文豪及朱凯廸曾要求点算法定人数。

刘怡翔会上表示,就张超雄、胡志伟及尹兆坚提交的修订案建议削减行政长官办公室及香港警务处的所有开支,他认为这些议案缺乏理据,而且极不合理,亦不符合公众利益。他指,两个部门的开支只占整笔临时拨款约百分之三,若不获通过只会影响公共服务及购买抗疫物资。

他续指,香港警务处责任是服务社会大众,维持社会治安及维护法纪,而议员提出的修订案会令警务处缺乏足够资源维持日常运作,严重影响警务处为市民提供的服务。

公民党激进猖狂 撑黑暴医护旷工

近年来公民党激进势力愈发猖狂,其成员一再现身黑暴现场之外,于全港抗疫之际,却又一再煽风点火,企图分化警察和医护阻止防疫,甚至利用疫情引发的怨气,公开策动医护人员罢工,和病人“揽炒”。

引假消息屈警察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于二月在Facebook引用错误消息,屈警察取得的口罩和保护衣是众多部门最多。但当时警方一人一日只获发一个口罩,外科口罩用量只够一星期,而警方在疫情发生后从来没有取过保护衣。

公民党油尖旺区区议员余德宝,暴乱时期多次现身前线,在遇上政见不同的街坊,竟当街在众目睽睽之下,指喝这名街坊,完全陷入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

而对于早前暴乱中出现“火烧人”等滥用私刑情况,公民党郭荣铿及谭文豪则口讲与所有暴力割席,却将暴力归咎于警方及特区政府。

身为公民党创党党员之一的行会成员汤家骅早在2015年宣布退党,并于公开信中提到,公民党已与创党理念偏离太远,表示“感到很失望”。他还指,当初组织公民党,是希望吸纳中产和温和人士,在政治立场上,他更希望公民党能成为与中央建立关系较为正面的首个“民主党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