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勿让我城再哭 别令亲痛仇快

虽然“修例风波”仍未止息,但对于“黑暴”却可盖棺论定。这是一场由仇恨和谎言所挑动的政治暴乱,也是反华势力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夺权阴谋。或者,即使没有修例,别有用心的人亦会炒作其他事件,因为他们针对的并非议题本身,而是藉着暴乱捞取选举利益,从而乱中夺权。

这场黑色暴乱是香港历史中不堪回首的一页,也是充满血与泪的一页。对于这场风波应该有完整的记录。近日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将这段“黑暴”历史,用文字及摄影镜头记录惊心动魄的每一幕,编成画册《哭泣的城市》。这是对于这场“黑暴”最完整、最有系统的记录,而“哭泣”二字更是点睛之笔。

在这场“黑暴”中,除了别有用心的外国反华势力、利用暴乱来大吃“人血馒头”的反对派政客之外,全香港几乎没有赢家。大批市民都为了“黑暴”、为了香港而哭泣。一般市民眼见无日无之的“黑暴”,将繁荣安定的香港社会弄得天翻地覆,暴徒到处破坏、纵火、袭击,视法律如无物,将香港的法治基石和社会秩序肆意破坏,市民失去人身安全和言论自由,商户失去营商自由,市民甚至连上班的自由也被暴徒剥夺,市民都在哭泣。

建制派及其支持者成为暴徒针对的对象,在街上说了句暴徒不中听的说话,随时被当街围殴,商铺只要支持政府就随时被“装修”,在区选前建制派办事处被有组织纵火破坏不知凡几,义工被骚扰威胁,敢怒不敢言,建制派在哭泣。

对丧心病狂的暴徒而言,数千人被拘捕,等待他们的是漫长的刑期以及前途尽毁的后果,这些暴徒及家人午夜梦回,或许也会悲伤痛哭。就是连前线镇暴的警员,面对暴徒虽夷然不惧,兵刃加身而不惊,但每想到家人因为自身警员身份,而遭到暴徒的起底恐吓,遭到无德教师的欺凌侮辱,甚至遭到一些市民的冷嘲热讽,总不免感到心伤,为家人为香港而哭泣。

历史是一面镜子,它照亮现实,也照亮未来。《哭泣的城市》一书记载了香港这段“极暗岁月”,但其真正意义,不单在于记录更在于教训,香港各界尤其是典守者如何汲取“黑暴”的教训,勿让我城再哭,别令亲痛仇快。“黑暴”目前虽有稍竭之势,但这不过是搞手形格势禁下的无奈之举,在疫情之下,在警队严守当前,“黑暴”难越雷池,但他们绝不会死心,去年的胜利来得太过轻易,反对派绝不会放过继续挑动暴乱的机会。况且做炮灰、坐牢的不过他人之子,所以大型暴乱将会全面卷土重来已是板上钉钉。

在大半年的镇暴恶战中,警察满身伤痕,每个周末舍弃与家人团聚时光,夜以继日面对凶残的暴徒,身心俱疲,却得不到应有的荣誉。相反,摧毁香港的人,竟以荣光自居,世事之颠倒莫不过于此。他日“黑暴”重来,还是要依靠警队。这是警队义不容辞的任务,但却不是警队单独承担的责任,现在的问题是,对于即将全面卷土重来的“黑暴”,有关方面做好了准备没有?做好了应对部署没有?

法庭在平息暴乱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司法机构有没有从香港整体利益出发,要求法官们牺牲一点个人休息的时间,加班加点审讯?又或因应近期的疫情,采用网上审讯?大量案件积累,判决旷日持久,如何产生阻吓力?这究竟是法庭不肯,或是律政司没有推动?

不要让我城再哭,关键就是要尽快平息这场暴乱,让香港重新出发。“黑暴”已困扰香港整整9个月,一些不切实际的做法应该丢弃,例如寄希望于温和反对派,寄希望于“和理非”,企望以所谓民意压力令暴徒收手,事后证明已是无用。毛主席讲过:“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正如地上的灰尘。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当中的重点就是两个字:“斗争”,在政治上要敢于斗争,而不是退让、妥协,一味释善意,和战不定。这样暴乱怎可能有平息之日?坚定意志,全力平乱,别做令亲痛仇快的事,这样“黑暴”重来,又何足惧哉。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