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讲真|香港好在仲有邓炳强!

一个组织的头头是至关重要的,邓炳强统领香港警队便是很好的例子。近日邓炳强处长接受屈颖妍和高志森专访,完美示范了在高位者接受采访的公关技巧,不让黄丝“有位入”,值得点赞。

从《点新闻》发表的《抗暴》一节视频所见,高志森导演问邓处长是否认同“没有解放军介入下,警队以常规力量在做非常规动员”,邓处长没有接过“非常规动员”等敏感词,而是用“未出现过的挑战”“在这么大的挑战下,迎难而上,同事们为香港的治安尽了最大的努力”,既正面回答了问题,又不给黄丝抓辫子。屈小姐接着提出“恐布主义”,“装备上和执法者心态会否有改变”,邓处长的位置不宜随便为黑暴定性,亦不宜涉及执法者心态,以免节外生枝;回答时没有用这个名词,直接转入“改善保护装备”去,并提出“有同事被人割颈”“有同事被淋腐蚀性液体”,显示出处长时刻不忘前线警员的艰难。在高导接着问“如何改善装备”,邓处长回应“不会在装备上”作竞赛,而是提出“情报、战术和策略上各方配合去应对”,巧妙地告诉黄丝立法会议员窒碍警队改善装备,不会影响警队抗暴。在回答高导香港“不安全”时,邓处长回应“会对市民关注事项加强执法,例如交通执法”,并指出“要拿去暴力份子自己加给自己的光环”,“无论借口如何,犯法便是犯法”,呼吁市民一起来谴责。笔者对此深表认同,过去半年,黑暴之所以能横行,和舆论上尤其百分百以公帑营运的“香港电台”不断美化暴力,刻意丑化警队,甚有关系。反黑暴舆论战上,例如揭破所谓“有逾200示威者人间蒸发”、“831太子站死人”等谎言,各方仍须努力。

在《领军》一节,邓处长在回应屈小姐有关“鹰派警务处长”时,邓以“管理很难用甚么门派”“个人比较务实”,巧妙地不用“鹰”这个词,以免给黄丝传媒“入位”。邓又以一个直呼其名字“像大学生的年轻人”作例子,邓说见到该年轻人的背影时,感觉只要“不用暴力”,能“和而不同”,“下一代都系有希望”。这几句很好,笔者建议警察公共关系科不妨把这段剪出来,在社交媒体播放及点出精句,让下一代知道“一哥”对下一代整体评价正面。邓处长在回应屈小姐如何体会同事感受时,强调自己也“来自于基层”“经常去茶餐厅”,予市民亲近,贴地的感觉。在提到管理警队时,邓用“齐上齐落”“最辛苦的工作也希望和同事们一起做”,相信前线警员会感到窝心。

在《抗疫》一节,除了大家都知道的“保护检疫中心”“追缉不遵守家居隔离人士”“超级计算机”等,邓提到大家不留意的“抗疫专队”,人数逾200人,除了在“关口协助隔离人士戴手带”,甚至“去医院洗衣房帮忙摺衣服”。香港警队退役的,现役的,都在抗疫前线,令人动容。

邓处长的访问,充分显示其睿智和自信。邓的奋斗故事,也很励志,1987年中文大学毕业便考入警队当督察,30多年不断擢升至“一哥”。除了邓的努力,也和九七回归有关,否则英国人治下又怎可能让中国人当“一哥”?说到英治,1980年代只有两间大学,香港大学毕业生很喜欢去考政务主任(AO),中文大学的则被港英视为稍逊,能被拣选当AO的较少。当时也有不少港大生自诩高人(中大)一等。倘若他们今天愿意细看邓处长的专访,一定会汗颜﹗在香港前所未有的挑战下,作为最重要治安力量的头头,能这样礼貌而坚定地作专访,从容而又不让对家“有位入”,又有多少自诩精英的80年代港大生能做到?

文/冯炜光 作者为香港特区前新闻统筹专员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