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基本法30周年|吴嘉玲案与庄丰源案引出来的释法问题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列明,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1997年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先后五次对基本法作出解释。首次释法便是港人内地所生子女居港权问题的吴嘉玲案。话说居港权问题恰好偶然与作者本人扯上直接关系。本人夫妇于1995年持单程证移居香港,之后于2000年12月在港诞下次女。原本在政府医院看病一切如常,突然有一天去看病却产生了悬疑,医院声称暂时不能确定是否收费,需要等法庭判决。搞得本人一头雾水,由此亦不得不关注这宗涉及自身利益攸关的居港权官司。

1997年7月1日,年约10岁、父亲为香港永久居民的吴嘉玲偷渡来香港,未能获得居港权。吴嘉玲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终审法院于1999年1月29日裁定,港人在内地所生子女,不论有无单程证,不论婚生或非婚生,不论出生时父或母是否已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均拥有居港权。终审法院裁定吴嘉玲胜诉。

港府当时估计,倘若依照终院裁定执行,10年内会有约167万人可从内地大规模移居香港,甚至通过非法途径偷渡来港,将对本港社会入境管制及人口造成沉重压力,

1999年5月18日,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向国务院提交报告,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这便是第一次释法的由来。6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列明,港人在香港以外所生子女,依照基本法有关规定须循合法途径来港,才享有居港权。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释法实质上否决了香港终审法院的有关裁决。

庄丰源案则是,1997年9月,内地居民庄纪炎夫妇持双程证来港探亲期间诞下男婴庄丰源,夫妇之后返回内地,留庄丰源予拥有永久居民身份的祖父庄曜诚照顾,但按当时的《入境条例》,庄丰源属非法留港,故1999年4月,入境事务处发信提醒庄曜诚,指庄丰源没有居港权并将被遣返,庄曜诚遂入禀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高院及上诉庭均判庄丰源胜诉,入境处随后上诉至终审法院。

2001年7月20日,终审法院判决庄氏胜诉,理据是,《基本法》第24条第2款第1项,指1997年7月1日特区政府成立之前或之后,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均享有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足以界定此类人士可享有永久居港权,此判决成为案例。

表面看起来,两宗相关案件的裁决完全不同,且吴案寻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庄案则未要求释法。这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其实,两个案件乍看相似,其实诉求之法理基础是完全不一样的。

吴嘉玲案解决的是港人(永久居民)内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权问题。其核心问题是回归后在「一国两制」下受基本法规限须循合法途径来港定居。

庄丰源案解决的是非港人(非永久居民)在香港所生子女的居港权问题。包括类似作者本人夫妻皆持单程证移居香港,但未够七年未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在港所生的子女的身份问题。这里面其实还牵扯一个国际人权公约与国际惯例问题。那就是出生地原则,而非父母身份问题。

庄丰源案爲什麽没有释法的主要原因是庄丰源的父母都是内地居民,于1997年9月持双程证在香港探亲时在香港诞下庄丰源,即庄丰源是在香港出生。该案最终由终审法院2001年7月20日作出裁定:不论其父母是否已在香港定居,只要在香港出生的中国籍子女均享有居港权。庄丰源符合在港出生的条件,即享有在香港特区的居留权。

终院并认为,案件不涉及中央管理的事,或中央与特区的关系,完全属于特区政府管辖范围内的事务,故无须提请全国人大释法。当然,这只是终审法院的一面之词,至少,法官未能有远见性地预料到裁决会带来的社会影响。而且,香港当时双非婴儿数量甚少,不足以影响香港社会结构,同时整个社会都对庄丰源非常同情,释法并无民意支持。问题是,特区政府以及香港社会都没有预见到终审法院庄丰源案判决带来的「双非」问题,判决后来港产子引致的「双非」人数逐年增加,香港医院产床位日趋紧张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基本法30周年百问百答之二十五)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