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携刀撑暴判监 青年悔之已晚

大批青少年去年被煽動到理大外援救佔領理大的黑暴分子,並掟汽油彈攻擊警方防線。 資料圖片

大批青少年去年被煽动到理大外援救占领理大的黑暴分子,并掟汽油弹攻击警方防线。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去年11月大批暴徒非法“占领”理工大学红磡校园,在附近堵路破坏及攻击警方防线,大批青少年受黑暴煽动前往增援,防暴警堵截及拘捕大批人。其中一名青年在科学馆道被警员搜出钢棒、锯刀及摺刀等武器,他早前承认管有违禁武器及管有攻击性武器等3罪,并深感后悔及自省,但仍要面对铁窗生涯。署理主任裁判官严舜仪昨日判刑时,接纳他真诚后悔,判他入狱10个月,并寄语被告日后行事切勿冲动,须三思而后行及珍惜家人和师友。

被告罗皓誉(24岁),最初报称是兼职仓务员,其后又报称无业。他承认的3项控罪包括管有违禁武器、管有攻击性武器、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罪。

控罪指他去年11月17日,在尖沙咀科学馆道近么地道管有一支伸缩钢棒、一把锯刀、一把摺刀、一支弹叉及208粒钢珠。

官:惩罚性刑罚不能避免

辩方大律师引述劳教中心报告指,惩教所人员对被告的评价正面,与惩教署人员会面时态度合作有礼,无行为问题。对事件感到非常后悔,已深切反省及决心改过,亦明白自己行事冲动,要承担法律责任,日后做事会考虑后果。辩方大律师又指被告重犯机会微,过去从无犯事,劳教中心报告显示被告身体状况不适合到劳工中心服刑,冀法庭轻判。

署理主任裁判官严舜仪判刑时指,判刑须考虑立法精神,惩罚性的刑罚不能避免。被告声称事发时有人将武器交给他,即使如此,被告当时一旦接受及管有该些武器,必定有其意图及目的,不论出于任何理念,一旦使用,该些可于近、中、远距离使用的武器将对公众安全构成极大风险,惟接纳被告当时无意图使用涉案武器,案发时亦正离开现场。

严官早前曾表示愿意给予被告机会,故先索取劳教中心报告,但严官昨日表示,对劳教中心的报告感到有些意外,因被告有运动习惯,惟评估却认为他未能接受劳教中心的运动量,不适合判入劳教中心。

寄语“好好学习 爱护家人”

在考虑所有因素后,接纳被告自11月还柙至今,已深切反省及有悔意,就管有违禁武器罪,量刑起点为9个月;管有攻击性武器为12个月;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为18个月。被告主动认罪,获扣减三分之一刑期。就第三项控罪,严官接纳被告有真诚悔意,额外扣减2个月。三项控罪分别判处6个月、8个月及10个月监禁,同期执行,遂判处被告入狱10个月。严官最后寄语被告“好好学习,好好珍惜爱护家人、同事、老师、朋友”、“以后必定不可对他人造成伤害”。

案情显示,事发当晚8时许,警员目睹被告背着背囊与另外20多名黑衣人逃走,其间截停被告搜查,在其右边短裤袋搜出摺刀外,又在背囊内检获其他相关武器,以及俗称“猪嘴”的呼吸器、黑色衣物、手套及上身盔甲等。

有关钢棒及弹叉送往政府化验所化验后,确定钢棒为伸缩钢棍,弹叉则可配合钢珠发射。

沦政棍煽暴祭品 累亲人奔波财困

煽暴政棍宣扬的所谓“违法达义”、“留案底令人生变得更精彩”谬论,令不少青年人沦为他们煽惑“送头”的牺牲品。在法庭审理的真实个案中,煽暴歪理变成一个个“美丽”谎言,也让人明白犯法就是犯法,也必将面对法律的制裁。现年24岁的罗皓誉,去年全副装备跟大队冲上街头“抗争”,结果被拘捕和还柙5个月,失自由、丢工作,连24岁生日也在牢房度过,妹妹为他张罗律师打官司,经济也出现问题,煽暴文宣更在网上搞众筹救济她,但这都无法弥补罗皓誉最终要坐牢留案底的代价。

罗皓誉自幼在破碎家庭长大,6岁起父母离异,有一胞妹,其父则经常在内地工作。他2017年毕业于职训局(VTC)高级文凭课程,去年被捕时他报称23岁,今年他报称24岁,因去年被捕至今还柙5个月,相信其24岁生日也是在监房中度过。

去年罗首次被押上九龙城裁判法院提堂时,同由署理主任裁判官严舜仪审理,聆讯期间他在犯人栏内一度低头掩面饮泣。到了这个时候,所谓前线“手足情”,怎及得上真正关心他的至亲?

据悉在被捕后,其妹一直为兄长的官司四处奔波,有煽暴文宣在网上指,罗妹为找律师处理上庭事宜及探访兄长,被迫减少工作,以致经济出现问题,呼吁网民众筹帮她渡难关,并将款项存入一个银行账户,款项有无帮到罗家不得而知,然而“同道”的声援无法帮罗甩身,而真正关爱罗的是家人和以前的老师、旧上司。罗皓誉上月31日认罪时,其代表律师亦呈上由其胞妹、中学老师及过去从事飞机工程的上司撰写的求情信,赞扬罗自小身兼父职,照顾患心脏病的嫲嫲,为人热心、正直及乐于助人,又指他对犯事已相当后悔,正如裁判官昨日寄语被告要珍惜家人和师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