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郭荣铿恶意拉布是否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黄逸宇深圳大学客座教授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去年10月至今召开14次会议,仍未能选出主席。国家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日前强烈谴责郭荣铿和部分反对派议员,有违宣誓誓言,其行为可能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根据基本法第八条,香港特区在1997年回归后仍可保留港英时代的原有法律,包括普通法。公职人员行为失当(misconduct in public office)就是在普通法上的一项罪行。公职人员被赋予了为公众利益而行使的权力。有权必有责,他们有责任在行使权力时,应以公众利益为依归。公众期望公职人员在行使有关权力及酌情权时秉持崇高的诚信及操守。

根据终审法院在2005年的冼锦华诉香港特别行政区作出的判决,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指公职人员在执行公职的过程中,故意作出失当或不恰当的行为(例如故意疏忽职守、滥用公职权力或不履行职务),而未能提供合理解释或理由。同时,综合考虑该公职和担任公职者的职责范围、有关公职和任职者的服务宗旨的重要性,以及偏离职责的性质和程度,有关的失当行为属于严重而非微不足道。

首先,应当明确的是,公职人员的行为即使不涉及受贿或获取任何金钱利益,也可能会触犯行为失当罪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是政府一项重要的刑事检控手段,能够包括《防止贿赂条例》(香港法例第201章)并未明确涵盖的罪行。该罪行主要针对公职人员滥用公权力,没有将公权力服务于公众利益。郭荣铿被赋予主持选举内会主席的权力,有义务尽快协助内会选出主席和副主席,这是广大市民的合理期待。但是郭荣铿不但没有履行职责,还千方百计阻碍选出主席、副主席,导致立法会无法行使审议法案的职能,令公众利益受损。

其次,对于行为人的主观上是否故意,普通法的判断标准是如果行为人能够预见其行为的明显后果,则可以认定行为人对于后果的发生持主观故意,即希望结果发生。在冼锦华案中,终审法院解释,失当行为必须是蓄意作出而非意外地引起,意思是公职人员明知其行为不合法,或故意无视其行为可能不合法。换一种说法,因大意、无心之失、判断错误或纯粹疏忽不能算作故意。

郭荣铿身为三届立法会议员、执业大律师,对法律有比常人更深刻的理解,想必不会不知道其拉布行为带来的严重后果。从郭荣铿半年多来的行为,可以推断出其主观上故意无视阻挠选举行为的不合法性。

那么,郭荣铿有合理理由解释其阻挠选举内会主席的行为吗?立法会议员的法定职责包括参与立法会辖下委员会的工作,审议法案及附属法例、审核及批准公共开支。在近6个月时间,郭荣铿没有履行以上职责,等同拒绝履行公职。

最后,郭荣铿身为执业大律师、立法会法律界别议员,肩负制定法律的职责,但他知法犯法,不仅不作为,而且利用公权力乱作为,藐视法治、影响恶劣,对公众利益造成损害,其行为需要引起特区政府、尤其是律政司的高度重视。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