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区诺轩知法犯法口是心非岂能轻判

去年7月,时任立法会议员的区诺轩以扬声器袭警,早前被裁定两项袭警罪罪成,昨日在九龙城裁判法院被判140小时社会服务令。区诺轩时为立法会议员,知法犯法,本应罪加一等,竟获轻判,对遏止违法暴力毫无阻吓力,只会助长暴力歪风。区诺轩庭上求情称后悔内疚,庭外却声言自己无罪要上诉,更加证明他口是心非,不尊重法治。政府应就区诺轩的刑期提出上诉,让其接受必要而严厉的刑罚,向社会传递违法必将付出沉重代价的信息,提醒年轻人切莫以身试法,勿做暴力乱港的"炮灰"。

去年7月,反修例风波引起的街头暴力抗争来势汹汹,当时仍是立法会议员的区诺轩,利用议员的身份肆无忌惮挑战警方执法,不但以粗言秽语侮辱警员,更用手持的大声公冲击警方防线。正因为区诺轩之流的泛暴政客带头违法,充当暴徒的保护伞,为暴力火上加油,令到修例风波引发的黑暴泛滥成灾,本港法治稳定遭受重创。

袭警在任何法治社会都是严重罪行,区诺轩当时身为立法会议员,不但没以身作则尊重法治,反而明目张胆袭警,就更应受到重判,才能以儆效尤。如今只获判社会服务令,违法代价轻微,难以发挥以法止暴的效果。区诺轩还是大学讲师,为人师表,对学生有巨大影响力,他违法而代价轻微,会否引致学生及其他年轻人走上违法暴力的歪路,不能不令人担忧。

更不可接受的是,法官在判刑时引述区诺轩的感化报告中,感化官形容区态度合作,"有悔意"并"愿意承担后果",建议判处中等程度的服务令时数。法庭接纳了感化官报告的建议。但是,在判刑确定、出了法庭,区诺轩立即声称,"坚信自己无罪,将就定罪提上诉",更与一众支持者举起印有"控罪无理"、"政治打压"字眼的宣传海报。区诺轩的言行,令人质疑他如何"有悔意、愿意承担后果",其中是否存在欺骗法庭、换取轻判的可能,市民看得清清楚楚,希望法官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区诺轩的辩护律师在求情时称,区诺轩准备前往日本深造就读博士课程,预计今年9月开学,希望可以尽快完成社会服务令后前往日本。既然区诺轩那么在乎自己的学业和前途,为何铤而走险,不惜干犯袭警的刑事罪行,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留学深造绝不能成为逃避法律制裁、减轻刑期的理由,反而更显区诺轩毫无悔意,千方百计寻找借口推卸罪责。

昨日另有一宗案件,一名21岁青年早前承认侮辱国旗罪,被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律政司认为判刑过轻及未能反映刑责,向高等法院提出覆核刑期申请上诉,结果被告被改监禁20天。虽然此案与区诺轩案不同,但有关判决可警醒普通市民尤其是年轻人违法后果严重,切勿以身试法。而且,普通年轻人可没区诺轩那么"幸运",犯法有资深大状出头辩护、争取轻判,日后还可留洋"镀金",区诺轩"留案底人生更精彩",普通年轻人则沦为阶下囚,一生蒙污。

年轻人为自己、为香港的未来,不要再被区诺轩、泛暴派散播的"违法达义、以武抗暴"歪理迷惑,必须坚决与违法暴力切割。律政司则应向高等法院提出覆核刑期申请上诉,让区诺轩获得与其违法后果相称的刑罚,彰显法治公义,遏止暴力泛滥。

来源:文汇报社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