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师歪曲鸦片战争起因英国人都不敢这么写!

文/刘世宁

昨日一则香港校园新闻,令人瞠目结舌。有家长爆料与孩子一同观看某小学二年级的常识课网课,结果发现教师竟然在讲解时公然歪曲历史,声称「英国为帮助中国禁烟(鸦片)而发起鸦片战争」。这种颠倒黑白,肆意歪曲历史,原告变被告的如簧巧舌,简直与港片《审死官》里的宋世杰不相伯仲了。事实上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正式揭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序幕,也是令每一位中国人感到沉痛的屈辱百年的原点。历史不能被忘记,但更不可以随意篡改,否则这种颠覆常识的做法必将影响整整几代人,最终由全社会共同埋单。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英军以武犯禁英商贩毒乱法

鸦片是罂粟提取物,在香港现行法例《危险药物条例》中,它是附表一第I部所列的危险药物之一,长期使用会造成药物依赖性。若是真如那位教师所言,英国不惜一战也要帮中国「戒烟」,那中国岂不应该感谢英国出手相助?印第安人也要感谢北美殖民者为他们带去了「文明和开化」?印度也要感谢英国统治者在当地掠夺原料和倾销商品?以上几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北美殖民者的「西进」是建立在屠杀和驱赶印第安人基础之上,圣雄甘地领导印度人民发起了「抵制英国货」等一系列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正如上述两例昭示的,英国当时恰恰相反,是通过走私鸦片的方式,试图解决自身黄金外流的问题。按照现行国际标准,走私及贩毒均为严重罪行,也属于国际间合作共同打击的几项刑事罪行。但19世纪的国际社会,并没有现代的国际合作架构,国与国间关系更多是被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支配。当时的清道光帝自己就曾是「瘾君子」,在禁止鸦片一事上始终摇摆不定。1906年清光绪帝终于颁令禁烟,而中英之间的禁烟协议则于翌年达成。至于国际间的共识就更晚了,1925年国际联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国际仲裁调解组织)才最终签署了修订后的《国际鸦片公约》。

有鉴于此,该名常识课教师显然不是对历史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而是对历史事实的陈述有根本性的错误,甚至可以怀疑是蓄意篡改历史误导学生。按照其陈述推演下去,主持「虎门销烟」的民族英雄、清廷委派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就只好「查无此人」了,而后来的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要求五口通商(五口即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个通商口岸)、战争赔款的蛮横要求也被从历史中直接抹去了。

历史上林则徐一生宦海几经浮沉,被贬往新疆后仍能得到伊犁将军的赏识,而道光帝的继任者咸丰帝更是打算重新征召年迈的林则徐委以重任,惜他在赴京途中病逝。若林则徐真为庸碌之辈,他断不可能在被贬后又被重新任用,况且虎门销烟一事,有外商在场亲历,不存在虚构的可能。林则徐更对于承诺不再贩烟的商人表示可正常贸易,结果遭到英方军舰逼返。不知这位自以为熟谙中国历史的老师,只字不提林则徐,不提英国派东印度公司走私鸦片,不提英国以武力侵犯中国,是不是枉为人师呢?

英议会反对派曾阻出兵今美化侵略显国家观念淡薄

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前夕,执政的辉格党地位不稳,反对派托利党(保守党)于1840年1月31日趁机在下议院提出对政府的不信任动议,以21票之差遭到否决。当英国准备对中国开战前,反对派再在下议院动议谴责政府,认为英国政府未能早日取缔鸦片贸易,而英国国旗本应保护公正与荣誉,而不是保护毒品。经过3日激辩,下议院最终以271票对262票否决动议。下议院的反对派托利党因此未能阻止英国舰队继续前往中国及发动鸦片战争。由此可见,即使是在英国内部,也有不少人认为以鸦片贸易向清帝国套取白银也是不光彩的。

反观现今,除了歪曲鸦片战争爆发原因的案例之外,香港的一部分历史教材也出现了问题。一本名为《朗文常识童看历史2C》的教材在介绍内地民生百态时,只选用年代久远的北京雾霾和云南地沟油的负面新闻,缺乏正面案例,反映教材编写者对内地缺乏全面了解。此外,授课教师还让学生搜集内地旅客与香港市民发生冲突的新闻报道,明显在误导心智尚未成熟的学生,刻意造成内地与香港间的矛盾与对立。

香港在港英时期,历史编写要符合英国利益,自然要为英国维护本地统治、弱化人民反抗意识而服务,对于香港开埠的原因和英国人干过的坏事,自然是要轻描淡写、「滤镜美颜」一番的。但香港回归已经23年了,教师和教材叙述的历史仍采英人视角,显然是极其荒谬的,需要大力予以整顿。唯有如此,方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方能达致香港的「文化回归」与「人心回归」,方能避免孩子从小心里被埋下「仇中」的种子。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