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迷途青需醒觉 莫信七谬论自毁好前程

■去年11月18日清晨,暴徒在理大校園內向校外的警方射箭。 資料圖片

■去年11月18日清晨,暴徒在理大校园内向校外的警方射箭。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网报道,当全城防疫工作初现曙光,黑暴又蠢蠢欲动。泛暴派极力散播“暴力可以解决问题”、“学生不是暴徒”、“不与暴力割席”等蛊惑人心的七个谬论,令许多心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在泛暴派构建的幻影中葬送前程。近日涉暴乱案件陆续提堂,许多被判监的年轻人悔不当初,但仍有人执迷不悟。香港文汇报记者梳理泛暴派惯常使用的歪理文宣“七谬论”,比照他们描绘的“暴力无罪”假象与现实真相,以期让陷入迷途的年轻人警醒,认识到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成为违法暴力的免罪牌,认清泛暴派的虚伪嘴脸,回头是岸。

被砸毁的设施可以重建,但被摧毁的前程就难以逆转。近年泛暴派用谬论、谣言反覆煽动暴力,制造持续近一年的黑暴,让误信歪理的年轻人葬送前程,与下一代息息相关的香港经济、城市形象、和谐氛围、民生福祉亦纷纷被破坏。暴力显然不可能解决问题,反而是制造问题;惟暴力却可以让泛暴派成为唯一的“赢家”,坐收政治资本的渔人之利。

靠乱港得益的泛暴派,一再怂恿年轻人参与违法“抗争”,向他们灌输“揽炒”的极端思想,又对他们洗脑,让他们以为只要有自以为合理的理据,违法就“有理”。这让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不顾底线地将解决问题的途径诉诸暴力,公然以堵路、掟砖、放火、破坏交通灯,甚至焚烧法院等方式威胁政府,企图达成他们的违法“诉求”。

当违法暴力呈现眼前,部分年轻人亦开始清醒审视刑毁和私刑等跌破道德底线的行为。惟泛暴派则不断向他们宣称与“同路人”割席等于背弃“手足”,又以“死物论”美化犯罪,淡化刑毁的严重性,更不惜用谣言挑唆他们仇警,甚至将暴徒的行为抹黑成“警员乔装示威者犯法”,不遗余力地让部分年轻人愈发激进,再用“学生不是暴徒”、“特赦论”等谬论诓骗麻痹他们(见《泛暴派七谬论》),让他们在违法的道路上愈走愈远。

青年囚徒感后悔无力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泛暴派的谬论在法律面前不堪一击。根据警务处资料,去年6月至今,已有逾7,700人因参与暴乱被捕(见《7704名涉修例被捕者年龄分布》),当中四成为学生。有年轻人被判监后悔不当初,今年初一名22岁青年因藏有汽油弹,被控一项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罪,在还柙逾两个月后,最终被判囚12个月。他在法庭坦言,明白政治问题不应以暴力解决,自己犯案后感后悔及无力。另有两名分别为15岁及17岁的少年则因破坏轻铁设施,被判入更生中心及各向港铁赔偿14万元,他们不仅为家人增添经济负担,日后更要带着案底投身社会,类似悲剧数不胜数。

泛暴派收割政治利益

泛暴派的谬论显然牺牲了整个香港的发展,由经济、民生、国际形象,到年轻人的前程,黑暴“揽炒”无法解决问题,却能为泛暴政客谋取政治私利。

去年区议会选举将近,泛暴派不遗余力鼓动年轻人冲在暴力前线,之后犯法的年轻人独自面临担心被捕的焦虑、监狱的生活和未来的灰暗,泛暴派则赚得政治利益盆满钵满,多人成功上位成为薪高粮准的区议员。如今立法会选举将近,泛暴派又开始鼓吹黑暴,企图卷土重来,社会和年轻人都必须三思,是否要重复曾经的悲剧。

泛暴派七谬论

【谬论1】“暴力可以解决问题”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去年7月18日在香港大学公然声称:“暴力有时或可解决问题(Violence may sometime be the solution to a problem)。”

梁家杰去年11月底又在接受电台节目访问时声称:“违法的目的,是为了守法。”

【谬论2】“案底令人生更精彩”

泛暴派2014年反对新界东北发展前期拨款示威时,有人因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而被判监。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却鼓吹年轻人参与暴力行为:“这个案底令他们的人生变得更加精彩。”

【谬论3】“核爆都唔割席”

民阵去年7月2日曾发声明回应暴徒冲击立法会一事,称“绝对理解和明白‘抗争者’的选择”、“一众学子奋不顾身,放手一搏,其实只是踏出了比我们所有人都更有勇气的一步”,恳请社会“不要指责,不要割席”。

“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梁耀忠拦在破坏立法会大楼的暴徒前被扑倒,其后受访时嫁祸特首:“即使有100万人和200万人游行,甚至有人为此轻生......年轻一代采取暴力方式向政府施压,导致冲击的最大责任是林郑月娥和制度暴力。”

泛暴派头目甚至还参与和引导暴力的发生。在暴徒冲入立法会后,“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称要现场直播,被质疑为暴徒带路,其后因涉嫌“串谋刑事毁坏”被捕;民主党议员许智峯、“议会阵线”议员陈志全、朱凯廸等亦被拍到在立法会大楼陪着暴徒,被质疑所充当的角色。

“祸港四人帮”之一的陈方安生曾声称示威者是“别无选择”,呼吁大家继续“抗争”。

【谬论4】“示威者破坏的只是死物”

在回应暴徒冲击立法会、伤害警员及在机场向内地人动私刑时,时任“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代表泛暴派声称“我哋不割席”。毛孟静用“示威者破坏的只是死物”为暴徒暴行开脱,她亦被暴徒封为“契妈”。

【谬论5】“学生不是暴徒”

泛暴派不断宣扬“学生不是暴徒”,企图把暴徒都说成是“学生”,并藉此塑造“免死金牌”,但以去年11月的理大事件为例,当中绝大部分并非理大学生。

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为参与暴乱的学生护航,要求学校不应用“强硬手段”惩罚学生,又称教育局不应向学校“施加压力”。

毛孟静称“示威者”只是“年轻学生”,谈不上是暴徒。

泛暴派藉机炒作所谓“义士”,将自杀死亡的香港知专设计学院陈姓女生说成是“被杀”,并大肆破坏校园。

许智峯以保护学生为由,号召“手足”包围理大校园,造成更大型的暴力事件。

【谬论6】“特赦论”

杨岳桥要求行政长官“特赦”暴徒,更大肆宣扬民阵被捕支援热线。

泛暴派所谓的“五大诉求”中其中一项为“不拘捕不检控示威者”。

泛暴派在特首于立法会宣读施政报告期间,把所谓“五大诉求”投射在会议厅的墙上,更不断叫嚣相关言论。

【谬论7】“没有暴徒,只有黑警”

朱凯廸去年在黑暴现场趁警方交涉期间散播挑衅和煽动言论,向警察称:“我哋唔系要阻住你做嘢,你都唔好阻住‘示威者’。”

今届多名新上任的泛暴派“素人”区议员多次阻挠警方驱散参与违法活动的暴徒,例如西贡区议员锺锦麟、冯君安、陈纬烈、蔡明禧及王卓雅就曾在集会中,多次阻止警方驱散暴徒。另外,多个泛暴区议员亦在区议会上利用平台以“黑警”称警方,企图集非成是。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与杨岳桥、朱凯廸、陈志全等多次现身黑暴现场扮演“人墙”角色;郑松泰在场挑衅维持秩序的警员,高呼要求警员出示委任证云云。

警方去年8月31日在港铁太子站执法,泛暴派造谣有人被打死,其中泛暴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更数度召开记者会企图揭示所谓“疑点”,泛暴派区议员林健文、余德宝、朱江玮、贺卓轩、林兆彬、李国权、胡穗珊、曾自鸣、李傲然、萧德健、陈嘉朗及陈梓维牵头到太子站献花,让谣言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