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顾敏康:纠正香港乱象的五项必要举措

戴耀廷日前撰文《真揽炒十步 这是香港宿命》,妄言香港“揽炒”时间线有十步,路径包括:今年9月反对派成功取得35席或以上,明年5月立法会否决财政预算案,特首解散立法会,并以临时拨款方式维持政府运作,立法会重选后反对派仍取得35席以上后再次否决预算案,特首辞职及特区政府停摆,促使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把国家安全法直接适用于香港,大举拘押反对派领袖,街头“抗争”更激烈,港人发动“三罢”,香港社会陷入停顿,至2022年1月后,西方国家对中共实行政治及经济制裁。戴耀廷希望香港沉沦或崩溃,虽然这是他一厢情愿的险恶用心,却也显示反对派已经走到了孤注一掷的地步。诚如中联办发言人所言:反对派已经沦为毫无底线的“揽炒派”。这也说明中央和特区政府必须果断采取措施,从根本上整治香港。

重拳出击才是上策

令人欣喜的是,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中央和特区政府已对反对派展开全面反击,先有港澳办、中联办公开批评反对派议员用“拉布”瘫痪议会运作,尤其是谴责郭荣铿滥用程序规则,已经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这表明中央对反对派的作为已经难以容忍,必须重申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和对高度自治的监督权。近日,再有香港警方对李柱铭、黎智英等人的拘捕行动,展示违法必究的决心。这一系列拨乱反正的措施,就是要发出一个清晰的信息:反对派不要痴心妄想。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央绝对不会对“揽炒派”坐视不理。

回顾近23年的风风雨雨,中央对反对派一直是很容忍的,只要他们不危及香港经济稳定、不碰触国家主权和安全红线。问题是反对派变本加厉,在“反中乱港”之路上越走越远,中央政府再不出手,“一国两制”必然走入歧途。邓小平先生构思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非常清晰的:“港人治港”是爱国者治港,反对派能够进入管治机构之一的立法会,本是对他们的最大宽容,可惜他们不懂得珍惜和从善如流,反而积极回应西方遏制中国发展的号召,肆意搞乱香港。高度自治也不是完全自治,反对派动不动以“两制”对抗“一国”,是犯了自我膨胀的重病。

中央已完成港澳系统架构和人事的大改组,就是要将香港重新拉回“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特区管治班子人事任命的决定,就是要为林郑特首打气撑腰,表明中央绝对不会向反对派低头。

敢于作为迎难而上

特区政府要迎难而上,关键是决心和执行力。特区政府要做的事情的确很多,但要区分轻重缓急。

第一就是要打赢抗“疫毒”之战,更要打赢抗“港毒”之战,关键是止暴制乱。如果任由反对派“揽炒”行为存在,要想重振香港是不可能的。同时,要用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尤其依据“宣誓人作虚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后从事违反誓言行为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的规定追究现任反对派议员的法律责任。

第二是要果断处理好香港电台放任自流的问题。港台既然是政府的一个部门,理应有大局观念和传播正能量,不能打着“编辑自主或新闻自由”的旗号制作播放反政府的节目。早前出现《左右红蓝绿》节目纵容教大讲师蔡俊威散播仇警等言论,理应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尤其是撤换广播处长梁家荣。

第三是要采取具体措施做好青年人的教育工作。教大校董会主席马时亨表示:社会事件及教大“民主墙”事件,令他体会到对学生品格教育的重要性。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接受专访时表示,见到青年人以身试法,教育界以至全社会深感痛心,认为未来应加强价值观及法治教育。中学文凭试日前考通识科,是第一科核心科目开考。卷一的三条必答题之一引用香港记协的调查,要考生评价香港的新闻自由是否倒退。香港记协的政治取向十分明显,政府为什么会允许出这种左右为难的考试题目?看来香港教育局必须拿出真正行动才行。

第四是要整治和稳定公务员队伍。在“修例风波”中有公务员不仅发起大型公众集会批评政府,而且成立新公务员工会反对政府。政府必须追究有关公务员违纪违规的行为,而入职要宣誓拥护基本法的安排必须推行。

第五是要做好清理违法乱纪区议员的工作。去年11月区选中建制派受到重创,反对派亦已经在地区迅速落地生根,变成扰乱政府施政的绊脚石。政府要重新调整策略以应对危机,积极启动DQ程序,不能允许他们顶着“区议员”的光环做违背公职人员职责的事情。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高级顾问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