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梁家荣叹"行路难" 港台条路又系边个拣?

文/刘世宁

香港广播处长梁家荣昨日(5月6日)向香港电台同事发出公开信,结尾引用南宋词人辛弃疾的词句「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似乎是慨叹自己受到了一些莫名的冤枉。但香港电台在一边花费公帑,一边反政府,借疫播「独」,为「台独」张目;又屡屡在节目暗藏「反中」「辱警」内容、煽动仇警情绪,这样一条歧路,不正是作为总编辑的梁家荣帮港台拣的吗?若是仍然留恋这一职位的高薪厚禄,梁家荣不妨好好纠正港台的报道方针,落实《香港电台约章》(以下简称《约章》)中写明的「让市民了解社会和国家,培养市民对公民及国民身份的认同感」使命吧。

包容不是纵容违规必须处置

纵观港台过往报道,种种有违《约章》之事简直不胜枚举。由2014年违法「占中」起,港台的报道就往往站在反对派一边,甚至美化「占中三丑」,为他们的罪行开脱,又邀请涉案被告出席节目公开为自己狡辩。去年下半年,黑暴肆虐全港,港台又多次做出违反《约章》之事。2019年11月20日,港台邀请的嘉宾主持在一档节目中煽动仇警情绪,事后港台虽将节目重播由网上移除,但此时距节目首播已过去近5个月,港台这样做法只是掩耳盗铃,更显得心虚。到了今年2月中旬,港台另一档节目《头条新闻》又被爆出抹黑政府、造谣警队的问题,而港台编辑部门又以所谓「编辑自主、新闻自由」等理由试图蒙混过关。到了3月底,又轮到港台英文节目《The Pulse(脉搏)》挑起事端。港台一名女记者以伏击式提问,向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询问台湾的世卫成员资格。但众所周知,世卫组织由主权国家作为成员参与,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然不存在单独以成员身份参与的问题。港台作为公营广播机构,聘用的记者竟然不理会「一个中国」,公然为「台独」势力张目,事后竟然也没有享用到港台「即炒」(立即解雇)的优待,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好在作为总编辑的梁家荣踏入5月后似乎有所醒觉,在给同事的公开信中终于毫不明显地指明了这一「红线」:「一国」原则不能违反。或许是处长大人惜墨如金,觉得点到即止,员工自然心领神会。不过,根据过往经验,未作出适当惩处之前,这些记者编辑们,恐怕根本只会把公开信小心翼翼的提醒当耳旁风吧。

再看梁家荣在信中回应,又是「包容不同看法」,又是「诚心致歉」,不知情者还容易被这信的言辞打动。然而事实胜于雄辩,多次纵容编辑部门去「自主」的结果就是,这些人不仅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给港台烙下一个又一个「反中」「煽独」「仇警」的标签,最终威胁到广播处长本人的有效管治。这封公开信,也就成了虚应故事,安抚人心的工具了。对于反覆告诫而不听的人,继续包容就等于在纵容,而违规以后不加以惩处,规则也好,《约章》也罢,就成了废纸一堆。

新闻专业标准失守后浪愈难见浪花

在《约章》订明的编辑自主原则中,还有一条是「秉持最高的新闻专业标准」。梁家荣在公开信中引用的词句出自辛弃疾的其中一首《鹧鸪天》,虽然引喻失义,却也隐含了他为自己喊冤叫屈的意思,至少表明梁家荣还是个文化人。有趣的是,关于这个「风波恶」,同样大有来头。金庸所著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姑苏慕容氏有四位家臣,其中一位的名字便是「风波恶」。一说此名出处就是这首《鹧鸪天》,但亦有说法指首创者乃唐代诗仙李白。李白曾写《横江词六首》,其中一首是:

海潮南去过浔阳,牛渚由来险马当。

横江欲渡风波恶,一水牵愁万里长。

由此可见,梁家荣不说是李白的拥趸,至少也读过辛弃疾,又或者看过金庸的武侠。反观港台近年来制作的节目,鲜有深刻剖析时事,抑或文史功力深厚的佳作,而是一味追求「贴地」、通俗,将堂堂公营广播机构的水准不断拉低。作为新闻专业主义的传承者,皆明白客观持平的报道,准确洞见的分析,不畏强权的勇气,共同构成了一名优秀的专业新闻从业者的要素。更要避免自己涉事其中,予人瓜田李下之感。如今港台记者编辑频频成为各类新闻的主角,表现十分业余,完全不符合「记者应如实客观记录新闻,而尽力避免自己成为新闻」的学术原则,更遑论不时有港台主持被揭露在节目中讲粗口的问题。近年港台在不同新闻奖项方面的获奖情况亦逐渐落后于商业媒体,后生一辈在文化、历史、专业素养等方面不如自己的前辈,越来越难泛起「浪花」,恐怕也是造成近年独沽一味宣扬「反中」的诱因吧。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