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13岁男童冒充“记者” 沦暴徒挡箭牌

图:一名年仅13岁宣称自己为“学生义务记者”的男童(左二)被警带离现场\大公报记者凯杨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昨日母亲节,乱港分子又在全港多个商场发起快闪集结,公然违反限聚令,并破坏市民享天伦乐。有暴徒被搜出身怀汽油弹材料,另有暴徒在旺角放火兼两度堵塞弥敦道。大批防暴警察到各区维持秩序,并带走逾百人,当中包括一名年仅13岁姓陆,声称自己是“记者”的男童被警方带走。市民在网上留言,质疑该男童被人误导,成为他人的挡箭牌,亦认为其家长有责任照顾男童。

黑衣暴徒趁疫情稍缓和,即在各区搞破坏。有乱港分子在网上发起所谓“香港独立 唯一出路 母亲节行街”行动,以及在全港多个商场发起所谓“和你SING”行动,包括在尖沙咀海港城、旺角新世纪广场、铜锣湾时代广场及太古城中心唱“港独”歌。其中在旺角新世纪广场,逾百名乱港分子聚集高叫口号,防暴警察到场驱散,现场一度混乱。警员截查乱港分子时,在其中一人身上搜出怀疑制造汽油弹原料,包括电油、多条毛巾及数个打火机,当场拘捕该人并检走相关物品。

在尖沙咀,大批防暴警察约下午一时已在现场一带戒备,其间拉起封锁线及截查途人,又警告聚集的人或违反“限聚令”,有聚集者收到告票及由警车带走。下午约三时,逾百人在海港城商场聚集,他们高举政治标语及高叫政治口号,其间更有人涉敲响火警钟,店铺相继落闸。约下午四时半,大批防暴警察由广东道及天星码头商场入口进入商场进行驱散,乱港分子速逃。

男童获释 向母哭说对不起

其间,防暴警察两度截查一名年仅13岁姓陆的男童,他当时身穿记者反光衣及手持智能手机和脚架进行拍摄,身上挂着“深学媒体”记者证。该男童称自己正进行采访,又宣称自己为“学生义务记者”,扬言“我做紧记者做嘅嘢就系记者。”事后,警方带走该名男童及另一名同属“深学媒体”的姓谢少女,二人晚上获释。男童获释后接受传媒访问时,哭着对其母亲说对不起及“母亲节快乐”,而该名母亲则表示知道自己儿子外出采访,但未有制止,更称今次事件是对儿子人生的经历。

据了解,“深学媒体”在今年二月成立,由多名来自不同中学的中学生成立。对于该名13岁男童自称记者及前线进行采访,市民纷在网上热议事件,质疑男童为被人误导,亦批评其母亲未有尽父母的责任。“Ri Ri Cease”表示,“咁样其实同放个仔去死无分别”;“Ming Lee”表示,“(警方)系要告呢啲父母,有冇谂过小朋友出来系做咗人哋挡箭牌”。

另外,到了傍晚,有乱港分子走出弥敦道并一度占据行车线,以杂物堵路,阻碍交通,防暴警察即赶至驱散。入夜后搞事者再次堵塞弥敦道,防暴警在豉油街制服一名男子。约晚上10时,有人在西洋菜南街纵火,警方再赶到现场处理。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亦在现场并被警员拘捕,现场消息指他曾一度取出大声公与防暴警察争辩。

假记者通街走 记协为虎作伥

自去年黑暴开始,暴乱现场多次出现穿着反光背心的“假记者”。《大公报》早前多次踢爆,不少披着媒体外衣的所谓记者,肆无忌惮协助暴徒,甚至参与暴动。有市民批评,假记者问题严重,批评记协为虎作伥,应对记者发牌。

《大公报》早于六月已揭发,“港独”分子郑伟成假扮记者在示威现场拍摄警方大头照。八月底,警方在西环捣破暴徒物资店“国难五金”时,检获12张假记者证,证上全部贴有相片、姓名及媒体名称。警方网上搜寻后均未找到该媒体名称,但发现其中三张证与三名被捕人资料脗合,进一步力证“假记者”的存在。

这些所谓的“黑记”在现场多次不听从警方指示,更在暴徒及警方之间充当保护墙,企图阻碍警方执法。“黑记”更不时挑衅及冲击警方防线,企图制造混乱。同时,“黑记”会在现场与暴徒及乱港分子一起唱独歌及做政治手势,亦会跟随暴徒高叫政治口号。另外,这班“黑记”又会在网上发放假新闻及消息,如反覆炒作“8.31太子站死人”及“爆眼女为警方所伤”等谣言,挑起社会矛盾。

对于暴乱现场出现多名“黑记”,有市民认为,“黑记”在暴乱现场能够自由出入,滥用新闻自由之名参与暴乱,归咎于记协为虎作伥,又认为政府应向认可传媒机构发出记者证以作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