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们 一起算算秋后的黑帐

套用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西风颂》中的名言,夏天来了,秋天还会远吗?持续近一年的黑暴暴行迄今仍未见销声匿迹,反而有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的可能,并且进一步演化为令700万港人惶恐不安、胆战心惊的本土恐怖主义袭击。长达11个月的黑色暴行,给香港社会政治经济民生法治等方方面面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冲击破坏。虽然直接的经济损失在大量客观数据的基础上可以估算,但潜在的损失却永远无法计算清晰。当下述这些基于事实的痛心疾首的统计数据一一罗列在人们眼前时,希望也能触发触动暴徒们有一点人性理性地反思反省。

1.财政赤字预计高达2800亿

近期有专家分析预测,香港今个财政年度财政赤字预计可达2800亿元,短短半年时间,香港财政由过往持续年盈余,因为黑暴(还包括新冠肺炎疫情)一举扭盈为亏,正负值差额3000亿元,700万香港人无端端人均痛失4万元。

2.10年耗尽财政储备11070亿

香港特区政府上年度财政储备约为11070亿元,根据专家推算,倘若目前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估计10年内财政储备将耗尽。按此推算,倘若黑暴持续破坏捣乱,港人须为此人人买单15万元。

3.5000警员加班费高达10亿

修例风波自去年6月爆发以来,警方动员部署了大约5000名警力,全力维持最基本的社会秩序,单是这大半年的警员加班费已接近10亿元。根据传媒报道,鉴于黑暴死灰复燃,警方决定重整旗鼓,再度集结5000警察力,以应对各种突发情况,若以此情况推算,到今年年底警员加班费用分分钟将突破20亿元。羊毛出在羊身上,港人不得不人均支付300元。说来可笑,暴徒可能利用父母给的有限的零花钱在“冲锋陷阵”,你的父母却在为止暴制乱的警察支付加班费。客观上讲,没有一个警员愿意捱生捱死去挣这份用血与泪换来的辛苦钱。

4.8000要犯法庭审理耗费80亿

修例风波迄今已经有约8000人犯案被捕,姑且不说警察需要花费庞大的警力去调查搜证以便起诉。全港各级法庭未来数年内不得不花费主要精力去审理堆积如山的案卷,依照香港法庭的审理进度,假如审理一人平均需要花费10小时,按香港司法系统的天价收费,综合律师法官等各人所需,一个小时耗费10万元应该不是夸张的数据,也就是说法庭审理一个嫌犯大约花费100万元。粗略统计,8000人全部审理完或许要耗费80亿元,当然,许多要犯是同罪同伙合并审理,法庭最终耗费未必会有这么多。不过,这中间最开心的就是那般纵暴的黑心律师,因为他们未来数年有得捞,不愁没生意。这也许正应验了那句老话,卖雨伞的盼下雨,卖棺材的盼死人。

5.公用设施损毁直接损失2亿

丧失理智理性的暴徒以砸毁自己的家园为目标,半年来持续损毁全港公用设施,主要以交通灯及破坏行人路为目标,仅仅交通灯及路边栏杆被毁,初步估计损失以亿元计算,倘若再加上马路边的砖铺路面被损毁及维修,至少需要2亿元。

6.地铁砸毁修缮耗费5亿

地铁是暴徒作案后逃遁最为便捷的交通工具,可笑的是,失心疯的暴徒一夜间把他们的最爱变成了最恨。其实他们所恨者为港铁未能助纣为虐,港铁为了自保不得不关掉部分站点,在特殊情况下不得不调整运行甩站飞站,如此就招来了暴徒的仇恨,引致暴徒疯狂报复,闸机售票机、票务中心等设施遭到了暴徒疯狂的打砸。据地铁方面测算,损失大约为5亿元,这还不包括地铁为停驶,紧急调动接驳巴士,以及停驶期间的票务损失,这笔损失或许更是财物损失的数倍计。港府是港铁大股东,也就是说,港人是港铁大股东,港铁的损失,最终还是要由港人买单。

7.两间大学破坏修缮3亿

修例风波期间,香港发生了一件令全球哗然的荒唐事,就是大学竟然被暴徒占据成为暴力中心,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由于位处交通要冲,便成为暴徒最理想的根据地,再加上大学各种实验室,器材齐全(甚至包括射击训练用的弓箭),尤其是各种不知名堂的化学试剂,成了丧心病狂的暴徒加工制造武器的至爱。两间大学遭到了暴徒极为疯狂的蹂躏,中文大学估计损失约为7000万元,理工大学损失大约为2亿元。还有看不见的损失更大,香港大学声誉一落千丈,国际排名从前10位的排名一下子跌到三十开外,这个损失恐怕用10亿元也难以买回来。可以说一个戴耀廷毁了整个香港大学。问题是,已经是戴罪之身的戴耀廷迄今未受到香港大学任何惩处,他迄今仍然是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更为可笑的是,校方迄今无动于衷,连象征性的内部纪律聆讯都未曾召开过。一个字,怕,暴徒惹不起。

8.交通阻塞停工一日损失65亿

暴徒为达目的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期间多次用各种手段阻断交通线以图阻扰市民正常返工,甚至不惜草菅人命,采取各种危险手段,包括高处掷物,向铁路路轨扔单车,向高速公路扔家私等等,试图阻断港铁及吐露港公路,严重影响全港200万打工仔返工。按照2019年全港总产值24022亿元计算,全港打工仔若停工一天,全香港损失社会财富约为65亿元,也许只有不带偏见的统计学家才能够计算精确。

9.游客大幅减少单月损失50亿

香港旅游业目前基本上是零客流,虽然疫情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但其实早在疫情爆发前的去年12月乃至今年1月份,来自内地的客流已经大幅减少。旅发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访港旅客数字为320万人次,即每日平均约10万人次,与去年上半年平均每日20万人次比较,按年下跌53%。按过往人均3000元的消费水平,失去160万客流,意味着单就旅游全港单月损失高达50亿元。

10.立法会停摆公务员停工

暴徒将公权力当作攻击目标,疯狂打砸政府总部、立法会,甚至高等法院与终审法院,逼使公务员无法返工,立法会无法运作。去年7月1日暴徒严重砸毁立法会大楼,除造成直接财物损失6000万元外,还直接导致立法会不得不提前两周休会,以60名议员月薪20万元计算,两周大约为半个月薪水10万计算,单是议员薪水部分,纳税人就白白支付了600万元,加上偌大立法会所处的中环核心地段租值及立法会全体工作人员的服务开支,暴徒砸毁立法会直接损失近1亿元,这还不包括因为延误审议各种工程拨款,直接导致的工期延误,以及由此衍生的赔偿等等。再加上纵暴派议员郭荣铿肆无忌惮地拉布瘫痪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所造成的数千万元损失,最终都只能由纳税人承担。

以上只是可能粗略看得到的部分数据,还有许许多多潜在的更大的损失或许要假以时日才能慢慢浮出水面,包括诸多中资国企被装修造成的损失,随时可能多达数亿元,这笔钱看起来未必由港人承担,但这些国企中资由可能为改善服务而增加更多的服务费用,提高商品价格,最终还是要由港人买单。问题不在于要弥补社会经济的千疮百孔,更大的问题在于社会阵营的撕裂,港人精神上的撕裂,成为一道刻骨铭心的伤痕,没有人敢肯定地回答,这道心灵伤痕几时可以愈合。

昨日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当千千万万个孝顺儿女扶老携幼去商场孝敬父母一杯感恩辛苦茶时,暴徒竟然没有人性地疯狂骚扰各大商场,确实寒了天下父母心。笔者在本专栏曾提醒过暴徒,期待自身难保、戴罪候判的黎智英养你一世是绝对没可能的,唯一可期的不过是陈日君对你轻描淡写的祝福:愿上帝保佑你。

文/黎岩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