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暴招“娃娃兵” 推“童记”做炮灰

■ 警方前日在暴亂現場分別將年僅12歲及16歲的「兒童記者」帶署調查。 網上圖片

■ 警方前日在暴乱现场分别将年仅12岁及16岁的“儿童记者”带署调查。 网上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稚子无辜,但黑暴及揽炒派为一己政治私利,母亲节当日在全港多区商场发起所谓的“和你Sing”活动中,甚至煽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当“记者”上前线做炮灰,警方在尖沙咀海港城引用保护儿童令,将两名声称来自“深学媒体”、分别年仅12岁及16岁的“儿童记者”带署调查,其间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理事陈虹秀一度阻挠。其中一名12岁“童记”的母亲,当晚在泛暴派公民党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余德宝陪同下,高调见传媒博上位。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学者及关注儿童的组织均认为,儿童并不适合在混乱的冲突场合采访,谴责黑暴鼓动儿童“上阵”的做法极不负责任。特区政府发言人昨日表示对事件深表关注,强烈呼吁未成年人应远离高风险示威活动,并应停止参与任何在示威现场的采访活动。 

疑遭煽惑充当“儿童记者”一度被警方带署扣查的两名所谓“记者”,分别是12岁姓陆男童和16岁姓谢少女,两人仍是在学校的中学生。据悉,两人当时在海港城商场内虽穿着写有“记者”字样的反光背心,挂有属“深学媒体”的记者证,但因一脸稚气,身高与年龄明显与成年人有差别,亦未依从警员要求后退,遂引起警员质疑,且担心两人的安全,遂引用保护儿童令带往尖沙咀警署作进一步了解及调查。其间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理事陈虹秀一度上前企图阻止,要求警方交代原因,指学生记者应豁免于“限聚令”,又指男童未成年,要求陪同上警车等。

自称记者扮采访 实阻警止暴

在两名“儿童记者”被带到警署后,警方很快已联络到各自的监护人到警署接走他们。其中12岁男童当晚由母亲及泛暴派公民党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余德宝陪同离开警署时表示,男童表示读中一,早前加入“深学媒体”,今次是第二次出外采访。他又称“担心”日后未能再参与游行,并向其母亲道歉。

回顾自去年6月爆发修例风波以来,走在采访最前线的除有各大传统媒体的记者外,亦冒出一大堆打着不同招牌的所谓“记者”,他们往往以采访为名,阻碍警方执法为实,想方设法刁难及阻扰警方行动,甚至为黑暴通风报信,在采访期间,这类所谓“记者”的人数,很多时比各大传统媒体的记者还要多。

煽暴媒体坏榜样 粗口评女警身材

而前日旺角山东街黑暴堵路及纵火现场,警员在现场戒备执勤时,有自称“全民新闻”的“全民记者”,在直播中以近镜对准两名穿蓝色背心的“传媒联络”女警上半身,并用粗言秽语对女警的身材作出性骚扰式评论。可见“儿童记者”随时或被误导,以为做记者只要是在采访,就不用守法,什么都可以做、可以说。

警方发言人表示,前日下午约2时48分发现尖沙咀广东道一商场内有人聚集,遂劝喻聚集者离开,其间有人手持横额、高叫口号及破坏社会安宁,现场情况十分混乱。警员经多次警告无效后,遂展开驱散及截停搜查行动。

行动期间,一名12岁男童及一名16岁少女向前线警员自称是“记者”,警员考虑到两名未成年人的安全,遂将他们带回警署,并不是拘捕他们。据悉,男童母亲不反对儿子出外采访,警方亦已向她作出警告,指如果下次再在示威现场见到男童,会控告父母未有保护儿童,父母须负上刑事责任。

特区政府谴责 置孩子安危于不顾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未成年人以“学生记者”身份在示威现场进行采访,是极为危险行为。有组织安排年幼学生作义务采访,实属置孩子安危于不顾,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发言人指出,未成年人容易被人影响而以身试法或进行高风险活动,家长、学校和老师有责任保障孩子及学生的人身安全及福祉,提醒他们切勿出席或参与近月往往演变成暴力冲突的示威活动。

发言人又指,昨(前)日有一名男童及一名16岁少女向警方报称为记者,警方考虑到两名未成年人安全,故将他们带返警署,并没有作出拘捕。发言人强调,年轻人未必知道犯法的严重后果,大家有责任提醒未成年人切勿参与其中,以免前途尽毁,社会亦必须杜绝歪风,全力遏止暴力。

教界批黑手置学童于险境

在黑暴及攬炒派煽惑下,「兒童記者」成為香港獨有怪象。網上圖片

在黑暴及揽炒派煽惑下,“儿童记者”成为香港独有怪象。网上图片

对泛暴派鼓动未成年青少年甚至小至12岁的儿童以自称“记者”身份现身冲突现场,有教育界人士及家长指,本港近月接连发生的多区暴力冲突事件,即使是专业记者,采访期间都未必能够确保自身安全,谴责涉事“媒体”机构漠视儿童安全,并批评有人涉利用未成年人充当“马前卒”及“娃娃兵”。他们呼吁各家长慎防同类组织,以免心智未成熟学生沦为政治炮灰。

让孩子远离“黑色童年”

教评会主席何汉权表示,“真正要对此负责任的,是这个孩子背后的一群成年人。”他指本港最近发生的多场街头冲突事件,规模已几乎等同暴乱,批评该等发出“学生记者证”的所谓“传媒机构”,竟然漠视有关风险,安排孩子到冲突现场“采访”,绝对需要问责。

香港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表示,学生假如有志成为记者,应先从静态采访入手,“例如对政治很感兴趣,大可约示威者进行专访面谈,点计都唔应该到前线‘冲锋陷阵’”。他强调,本港近日社会事件的危险程度,即使是专业记者都未必可以确保自身安全,呼吁家长和老师务必正确教导孩子,勿让他们置身危险。

“十二三岁中学生,没有经过新闻或传播学系的专业训练,未经在危险环境采访的训练,如何能应付非法集会现场这种混乱环境?”本身是中学校长的教联会副主席邓飞昨亦于fb评论事件,批评孩子背后的组织者利用未成年人充当暴力活动的“马前卒”、“娃娃兵”,呼吁老师和家长应该让孩子们远离“黑色童年”,以免害了孩子一生。

家长首要考量孩子安全

香港优质家长学会总干事奚炳松认为,滥用“记者”身份参与所谓社会事件的问题,早在今次事件之前已经存在,“部分人在不同场合装作不同‘身份’,混淆视听。”他呼吁不论家长的政见如何,都应以孩子安全作首要考量,切勿放任孩子参与危险活动。

政界力倡政府发牌 维护记者专业操守

■ 身穿反光衣、年僅12歲的「兒童記者」。 網上圖片

■ 身穿反光衣、年仅12岁的“儿童记者”。 网上图片

针对周日警方在处理黑暴游行捣乱时,拘捕逾二百名滋事者,当中包括两名报称“深学媒体”的未成年学生记者,有政界人士及立法会议员形容事态严重,更指黑暴爆发至今,每次暴乱都有大批所谓“记者”站在暴徒最前方,阻挡警方执法行动,认为有需要拨乱反正,建议由特区政府透过发牌方式,维护传媒专业。

拥第四权须具专业操守

对于出现“12岁童工记者”,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表示,得悉在暴乱场合出现“12岁童工记者”,令人感到惊讶。他指出,该名少年没有受专业训练,根本不适合出现在如此混乱及危险的场合,警方将其带返警署是为当事人的人身安全着想。叶国谦认为,记者拥有第四权,但须具备专业道德及操守,非任何人说一句或穿起反光衣便拥有绝对权力,建议特区政府负责签发记者证,保护记者专业。

城大法律系副教授、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对于有12岁未成年学生,在示威现场自称为“记者”的现象感到震惊,担心除引起安全问题外,亦影响市民大众对“记者”采访的印象及期望。她认为,记者本身具有一定的专业操守,政府应重新考虑是否要制定记者发牌制度。

自称“记者”沦暴徒屏障

自由党副主席邵家辉提及,自去年爆发黑暴至今,常看到有大量自称“记者”站在黑暴最前线,甚至有暴徒从“记者”屏障后向警方掷气油弹,当警方采取拘捕行动时,总有大批“记者”挡住。坊间对此已质疑记协签发“记者证”的标准,现有12岁“童工记者”,“难保下次有8岁童工记者”。

邵认为,记者拥有第四权,不能无王管,建议仿效外国,由政府签发记者证。

新闻联声明谴责

据媒体报道,昨天(10日)下午发生于尖沙咀海港城非法集会活动中,有自称是记者的12岁男童及16岁少女出现在非法集会现场,获警方带离现场后释放。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认为,任何组织鼓动未成年人假借“记者”之名出现在骚乱现场,不管是否本人自愿,均严重违反保护未成年的起码法律常识,也是极不道德的。对于个别区议员为其辩护,声称记者年龄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新闻操守及新闻自由,我们想质问,在如此混乱的示威现场,这些未受专业训练又不懂得自我保护的“小记者”,万一出现安全问题,谁能为此负责?谁能为这些幼小生命安危“买单”?

我们严厉谴责这种假借新闻自由、以所谓体验小记者生活为名义,把未成年人推向暴力、危险局面的恶劣做法。我们呼吁,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要再煽动未成年人以“记者”身份出现在骚乱现场。我们也衷心希望,社会各界尤其这些未成年人的家长,应做好教导规劝工作,让学生专心学业勿参与任何可能涉及的违法活动当中。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

2020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