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既然“揽炒”为何要参选?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建议,新一届立法会选举将于9月6日举行,反对派为争取立法会议席“35+”,正在全港五区进行协调。反对派所谓“协调”包括两个方面,前期是“劝退”或“迫退”非“大台”属意人选,尽量减少参选名单,以免互相鎅票;后期则以黑箱作业的民调,决定最终要“力保”名单,并强令被“弃”者停止选举工程,并将票转到“保”者身上。

然而,这样的协调和“弃保”有两大问题:

一是法律上的问题,“弃保”有可能触犯选举舞弊条例中“以欺骗手段作出诱使另一人在选举中投票予某(些)候选人”,原因是香港法例没有弃选机制,以“弃保”要求选民改投他人,当中随时涉及欺骗手段或行为,如果被“弃”者在不情愿之下被“弃保”,更可能涉及“施用武力或胁迫手段”。因此,反对派所谓“弃保”是公然挑战香港选举法例。

二是公信力的问题,选举民调从来都不准确,候选人投入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单凭一个民调加上“大台”决定,就要候选人弃选,如何令人心服?候选人落区感觉自己支持度很高,“大台”凭什么控制他人命运?

就是从“初选”安排上,反对派的协调都是充满了私心。反对派所谓“五区协调”,说到底就是要将“勇武派”以及一班政治素人收编,要求他们服从“大台”安排,不要自把自为,不要自行其是。为了将他们收编,反对派全面投向“揽炒”路线,在立法会恶意“拉布”、肆意“揽炒”以博取“手足”认同;在共同纲领上,反对派各大党亦同意表明:“运用基本法赋予立法会的权力包括否决财政预算案,迫使特首回应‘五大诉求’。”

“协调”实为收编

这个共同纲领实际上是一个挑战基本法,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揽炒纲领”。所谓“五大诉求”没有任何法理基础,更破坏法治基石,全世界都不会接纳。

可以断定,一旦立法会“变天”,反对派由第一日开始就会发动全面瘫痪议会行动,并通过否决财政预算案迫特首解散立法会再选,再选再否决,务求在香港制造宪制危机,令政府寸步难行,更要令香港政治、经济、社会上“全面揽炒”。

反对派堕落成“揽炒派”是香港近年政局风云变色的一个原因,而看来反对派已经铁了心走上一条与中央对抗、与特区政府开战、与市民“揽炒”之路。这是反对派的选择,但问题是,既然反对派尤其是民主党、公民党等大党要“揽炒”,而“真揽炒”理应是全面退出议会,重回街头抗争,以凸显现有制度的不合理,全面杯葛才是“真揽炒”。但现在反对派政客、“勇武派”却在争夺立法会选举的参选资格,要争相进入建制,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既然宣誓效忠试问又如何“揽炒”?既然要“揽炒”为何又要参选?

这次选举既然是一场“揽炒”之战,亦即参选人的政绩、政治水平、资历、能力、地区网络都不再重要,因为他们的纲领只有“揽炒”,就是闭着眼将政府所有的法案、拨款全面否决。在这样的共同纲领之下,反对派资深政客根本不需参选,让路予“勇武手足”反而是“人尽其才”。

但事实却是在所谓“协调”下,“勇武手足”没有得到重视,反而民主党、公民党的过气政客如黄碧云、谭文豪、杨岳桥、胡志伟、涂谨申等却笃定参选。这样的排阵,完全是偏帮反对派大党,但却没有给予真正的“揽炒派”参选机会。

反对派不是说要“揽炒”吗?要“揽炒”就不能“又要威又要戴头盔”,又要“手足”欢呼又舍不得手上议席。如果民主党、公民党要“揽炒”,在协调上就应以背景行先,而不是大党优先、现任优先、地胆优先。民主党、公民党现在的所为根本是在“借暴争位”,说好的“揽炒”呢?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