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教育乱象到了不能不解决的地步

特首林郑月娥日前接受大公报专访,强调教育不可以是“无掩鸡笼”,一定要有人把关。对于通识科备受诟病,她表示需要“全面检视”,今年底将讲清楚“如何处理”。这一番话,显示特区政府充分认识到教育问题严重,到了不能不正视、不能不解决的程度。

校园“黄师”层出不穷,毁人不倦,最近更爆出“鸦片老师”利用网上常识科荼毒小学二年级学生事件,令人齿冷。没有最恶劣,只有更恶劣,香港考评局的两名高层又被踢爆其身不正,他们分别是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及高级经理(通识)卢家耀。前者在社交媒体帖文,“美化”日本侵华、将警方比作“大贼”、以“还淫于民”形容市民游行,甚至要求网民欣赏其新写的奇文“我的第一次嫖妓”,不知羞耻为何物。后者涉违反政治中立、支持反修例游行、在网络留言“林郑滚蛋”等等。

网络是有记忆的,杨卢之肆言无忌,正好成为其无法狡辩的证据。其实他们并非不知道自己的政治立场及道德操守与职务不符,但仍然宣之于众,明显是有恃无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一直受到重任,说明考评局背后的“水”深不见底。

言为心声,一个人在社交平台发放偏颇讯息,恰恰反映其内心世界的阴暗,价值观的扭曲。他们不是一般市民,而是为人师表,进而成为考评局高层,其政治立场必然影响考试倾向,进而影响着教育取向,左右着莘莘学子的考试成绩以至人生前途。

明乎此,文凭试考卷政治化愈演愈烈也就不足为奇。以今年的文凭试通识科为例,有道必答题要求学生分析新闻自由及国家安全的“两难”问题,只要言之成理,就可以得分。看似“平衡公正”,实则魔鬼在细节中,因为考卷提供的材料来自香港记协的所谓“调查”,考评局希望将学生引导至什么方向,不言而喻。

政治入侵校园,从常识科、通识科乃至语文等科目的异化可见一斑,文凭试的政治导向也是冰山一角。最可笑的是,有人以考题“保密”作为挡箭牌,拒绝批评与监督,而这不过是暗箱作业的借口。考评局之“保密”制度,仅仅是一个幌子,否则就不会有补习名师一再“贴中”考题并遭到检控的丑闻。考评局不仅有政治化问题,更有腐败问题,而政治化与腐败往往是孪生兄弟。

很多人纳闷,为什么回归后出生的年轻人向往港英时代,为什么偌大校园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沦为“港独”滋生的温床,答案再简单不过:教育病了。教育未能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培养接班人,反而为反中乱港势力提供了一代又一代的新血,香港不乱才怪。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有什么样的教育环境,就有什么样的年轻人。教育问题不解决,欲“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行稳致远,岂可得乎?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