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黑暴摧毁海洋公园 下一个倒下的是谁?

伴随香港人43年的海洋公园,在黑暴及疫情夹击之下,奄奄一息。疫情终将过去,但黑暴阴魂不散,当失去乐园所须具备的旅游生存环境,海洋公园又怎么可能“活”得下去?2000多人将因此失业,更多与之相关的零售旅游从业者也将面临失业危机。但海洋公园绝不会是唯一一个黑暴牺牲品,迪斯尼乐园面临同样的危机。反对派“揽炒”之下,黑暴长期存在,香港主题乐园的生存空间已经不复存在。

黑暴不断游客岂会访港

据报道,去年曾争取政府拨款106亿元重新发展的海洋公园,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关闭逾3个月,损失7亿元,已无力按原定计划发展。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日前表示,欠债逾85亿元的海洋公园正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并首度寻求政府拨款,本周五将向立法会财委会申请54亿元“救亡”,当中30亿元偿还商业贷款,其余资助公园未来一年营运,若拨款不获批,公园下月便会倒闭。据称,即使公园获拨款继续营运,若没有其他资金援助,未来发展仍需政府资助。

显而易见,政府拨款54亿元只是一个“临时救亡”举措,根本不足以挽救这个曾经是世界一流的主题乐园。事实上,海洋公园已经失去了自我“造血”的功能。

根据报表,海洋公园于2019年7至12月仅录得190万入场人数,较同期下跌超过三成。而海洋公园自今年1月26日闭园起,至今约四个月颗粒无收,考虑到“修例风波”的影响,估计亏损逾6亿元。相关文件又指,由于现金储备几近耗尽,若再没有任何新的资金支持,预计将于今年6月破产。

为什么海洋公园会出现如此状况?一个基本常识:海洋公园的定位是“国际化”主题乐园,不可能只吸引本地居民,游客越多元越好。而过去五年,该园每年游客约五成是来自于内地。但过去一年来香港出现的黑色暴乱,严重影响游客来港的意愿。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绝不是致命原因,毕竟疫情总会过去,但香港的社会环境却再容不下海洋公园。

以往香港为内地居民境外游的首选之地,但如今若再进行一项民调的话,即便没到冰点也是相差无几。海洋公园没有变,变的是香港社会。正如有评论指出的那样,海洋公园过去赖以生存壮大的土壤,亦即一个和谐、友善、包容、外向的香港社会,在黑色暴乱的破坏之下,已经离我们而去。没有了这个土壤,即便政府每年注资,也不可能令海洋公园起死回生。这是一个极其悲凉的现实。

或许有些人以为,海洋公园老了,经营模式也已经过时,就让她自然被市场淘汰吧。但海洋公园真是被市场淘汰的吗?海洋公园又是否唯一一个面临死亡结局的主题乐园?

全港都是“揽炒”陪葬品

事实上,曾经备受游客喜爱的香港迪斯尼乐园,去年全年入场人次按年下跌4%至650万访客人次,更是连年亏损。细看其游客组成,来自本地、内地及非内地的访客分别占全年入场人次的41%、33%及26%。即便迪斯尼乐园数据比海洋公园“好看些”,但两个乐园所面临的形势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顶受住死亡威胁的时间是长或短而已。

可以想见,未来最少一两年时间里,都不可能出现来港游客大幅增加的情况,更长远观看,来香港的游客数目,很可能永远也回不到过去最辉煌时期。不论是海洋公园还是迪斯尼乐园,都逃不脱衰败的趋势。

海洋公园不是完全没有健康复活的机会,迪斯尼也不一定会永远亏损下去,关键是香港能否给予她们发展的好环境。如果黑色暴乱不停息,如果社会严重对立的局面不改,莫说上述两个乐园,更大的机构、更大的企业都会走向死亡,甚至是特区政府的财政储备也会“干塘”。这难道是香港人所愿意见到的结局?

反对派叫嚣“真揽炒十步”,其实他们没有讲出实话,“揽炒”又何止十步!“揽炒”是要与全体香港人同归于尽,令香港过去所有曾拥有过的辉煌、骄傲都灰飞烟灭。海洋公园不是第一个,迪斯尼更不会是最后一个,一切有意义的事务,都将被反对派拉往“陪葬”。

海洋公园倒闭的那天,将是黑暴“揽炒”开香槟之日。现在阻止他们,还来得及!

作者:李继亭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