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为何“黄学生”如此多?原来从出考题就出了问题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网报道,有报刊今日(14日)刊登独家报道,揭发考评局内有高层竟然是“黄丝”,而且还负责文凭试学科考试及拟题。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有读者爆料指涉事两个fb账户分别为“Hans Yeung”及“Keith Lo”,怀疑是考评局历史科主任杨颖宇及评核发展部高级经理(通识)卢家耀。该两个账户的拥有者曾多次发表偏颇失当言论,令人担心会对数以万计学生参加的文凭试拟题构成影响,更影响考试公平性。

要了解事态的严重性,首先就要明白什么是考评局和DSE。考评局全称是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是根据《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条例》成立的财政独立的法定机构,主要负责筹办公开考试及评核,同时亦举办多项国际及专业资格考试。考评局所举办公开考试中最重要及受人关注的就是DSE,即香港中学文凭考试。DSE的成绩是大学联合招生(JUPAS)的重要参考,换句话说,DSE就可以看作是内地的高考。

尽管现在全世界都在提倡素质教育、快乐教育。但毋庸讳言,在不少国家和地区,考试依然是教育的指挥棒:试卷考什么,老师教什么;试卷考什么,教材编什么;试卷考什么,学生学什么。学校和老师,在给学生传授知识时都不会脱离考试,而领会考试大纲、历年真题的个中精义,就是学生所需要细心揣摩的了。而作为决定学生能否上大学,上什么大学的DSE,就对香港初等教育的内容、倾向有着更加强大和深远的影响。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香港的教育体系下出现如此多的“黄教师”、“黄教材”、“黄学生”,长期被指偏颇的DSE试题很有问题,作为考试出题方的考评局更是难辞其咎!

考评局具体的问题有哪些呢?首先是人员操守问题。从爆料来看,果不其然,被指为“黄丝”的杨姓及卢姓高层正巧负责DSE考试中试题内容争议最大的两个科目:通识和历史。这些“黄高层”扭曲事实,颠倒黑白,鼓吹暴力,其心可诛。

疑似杨颖宇的账户,在2010年已经表达视教育为政治动员手段的立场。相关贴文称通识科是“香港社运”平台,“通识教师与学生共同参加包围立法会的嘉年华”等。

其后,他更屡次鼓吹暴力、暗煽“港独”,包括称“香港人太斯文……只识报警,连出手打人都觉得自己‘暴力’”,又指示其他老师团购“龙狮旗”。该疑似fb账户的帖文更是肆意扭曲历史,包括声言“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

至于疑似卢家耀的“Keith Lo”账户的帖文可见,其政治立场相当激进偏颇,包括发布“林郑下台”等文宣,更吹捧违法“占中”发起人陈健民,称其在囚时文章是“很好的通识课”云云。

高层如此,考试题目就更成问题。卢负责的通识科,曾在2012 年至2016 年连续出必答政治题,频密程度远超其占课程比重,被视为通识变质“泛政治化”的元凶。在暂休两年后,必答政治题再次在2019 年及2020 年文凭试中出现,且相关政治题不少被指涉偏颇内容。

杨负责的历史科,则曾于2017年闹出轩然大波,当时历史必答题,则“选择性”采用1982年资料出题,称有70%人期望1997年后香港维持由英国管治,以展示港人对香港前途的忧虑,被质疑有为“港独”助攻之嫌。

针对事件,香港教育局表示高度关注事件,已去信要求考评局严肃跟进;考评局也表示会按相关的员工行为守则及规定作适当跟进。

据警务处处长邓炳强透露,截至今年4月,因修例风波被捕的疑犯已经超过8000人,其中超过四成是学生,且被捕中学生人数已经超过大专生。不少有识之士指出,香港的教育出了严重的问题。希望有关部门能真正将事件记在心上,依照相关规定严肃处理,尽量肃清在香港教育界蔓延的“港独”、“暴力”等歪风邪气,而不要口说而实不至,放生这些“黄高层”!

要知道,考试是教育重要的组成部分。要是有人在考试中胡编乱造,夹藏私货,老师学生为了取得心仪的分数,一定会细心揣摩,刻意逢迎,其危害甚至大过“黄教师”、“黄教材”。“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这段出自《荀子·劝学》的古语启示我们,有怎样的教育,就有怎样的学生;而有怎样的考试,就有怎样的教学。如果再放任这些“黄高层”,让他们继续成为“黄教师”、“黄教材”的根源和温床,再培养出一大批被洗脑的“黄学生”、“黑小将”,欲“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行稳致远,欲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培养接班人,岂可得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