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盲阻《国歌法》 必将惨败收场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去信立法会内会主席李慧琼,表示政府计划在5月27日的大会会议恢复十项法案的二读辩论,并建议优先处理《国歌条例草案》(《国歌法》)及《2019年商标(修订)条例草案》审议。其中《国歌条例草案》早在2019年1月已提交立法会首读和二读,相关的法案委员会其后召开了17次会议,历时超过50小时,并已完成了所有条文的审议,目前正待恢复二读辩论。然而,由于反对派在内会上恶意“拉布”,令到内会主席迟迟未能选出,导致早早完成审议的《国歌法》一直未能提交大会恢复二读辩论,立法工作被不断拖延。

反对派“拉布”徒劳无功

反对派知道在《议事规则》修订后,在大会及事务委员会的“拉布”空间已大幅收缩,所以这次故意利用主持内会选举的机会不断“拉布”,企图将《国歌法》拉死。然而,外聘资深大律师和立法会法律顾问最新的法律意见均认为,现任主席李慧琼可在新主席产生前,继续主持会议处理堆积如山的议案,破解了内会困局。反对派也曾尝试暴力冲击主席台,但终归底气不足,过分惜身,又或是知道中央已经动了真格,最终议会骚雷声大雨点小,令《国歌法》通过再现曙光。

其实,反对派企图通过“拉布”盲阻《国歌法》,不单是徒劳无功,更是愚不可及。一是就《国歌法》本地立法是香港特区的宪制责任。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7年11月4日通过决定,将《国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立法会议员不能完成立法,或阻挠立法,在性质上等如挑战中央,挑战基本法,明显违反基本法104条和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及《宣誓及声明条例》。这个行为足以成为将来选举主任DQ反对派参选人的有力证据,当中始作俑者的郭荣铿更很大机会不可能再参选。

二是就算反对派继续破坏会议进行,瘫痪内会运作,“拉布”拉到今个会期结束,也阻不了《国歌法》,原因是《国歌法》已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基本法第18条订明,全国性法律除列于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实施。凡列于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在当地公布或立法实施。当中说得很清楚,有关立法可以是由本地立法实施,亦可以直接在当地公布。即是不一定要通过本地立法。

本来,让有关法案在本地立法,是为了更好地适应香港实际情况,但如果这样的良好意愿反而被一些人用作“拉布”、拉倒立法,这样本地立法亦可不必。中央完全可以直接颁布有关法例在香港实施。而反对派对此将难以置喙,因为这是基本法载列的权力,就算是告上法庭,但有足够的法理基础推翻吗?不可能的,反对派的“拉布”最终只会令《国歌法》通过直接颁布方式落实,反对派将得不偿失。

基本法很多规定,其实都是考虑到香港,让香港有很大的自主权。但基本法既有授权,同时亦有监管,亦留有后手,正如在一些涉及两地法案,基本法为香港提供自行立法的空间,如《国歌法》,亦如国家安全立法。但如果香港立法会一直不履行自身宪制责任,一些议员更摆明车马要阻挠立法,要阻止香港履行宪制责任。这样中央就不能不管。立法会不立法,中央是否也是无可奈何?不是的,因为基本法早有相应的针对机制,就如在立法上,香港立法会不做或一直拖拉,全国人大就可以将必须订立的法案包括国家安全立法,自行订立为全国性法律,再将有关法例列于基本法附件三之内,并由行政长官公布落实,从而完成立法。届时有关立法同样可以完成,而且更有效率,不过立法会将失去其应有的角色。

中央不会对香港袖手旁观

但这个情况大家都不愿看到,中央也不希望如此,中央一直寄希望于香港各界,寄希望于香港的建设力量。但问题是中央的克制和严守界线,换来的却是反对派的得寸进尺,他们不单以反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作为纲领,更已喊出了“揽炒”、“夺权”的口号,在街上挥舞外国的旗帜,呼喊“港独”的口号。这样中央还能置之不理吗?“两办”近期频频亮剑,正表明在事关“一国两制”、事关香港大局的问题上,中央不会袖手旁观,立法会不立法,人大常委会可以代行,这既是提醒,也是警告,勿谓言之不预。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