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教育不能变“无掩鸡笼”!

日前,特首林郑月娥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教育不能成为“无掩鸡笼”,所以政府在检讨通识科的同时,亦要提防有人循其他学科渗入失实偏颇的歪理。因此,除了教育局应当做把关工作之外,办学团体及学校管理层每一个位置,都应发挥把关功能,保障心智未成熟的学生不被歪理荼毒。

特首的言论一出,自然惹来反对派的抨击。以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为例,便在声明中批评特首的指控“无的放矢,严重践踏教育专业,只是旨在製造白色恐怖和为进一步以政治干预教育铺路”。教育界议员叶建源则表示,日前虽曾有教师教导“有误”,把“英国想帮中国禁烟”说成是鸦片战争成因,但只属个别事件,而非科目本身的问题云云。

然而,传播失实资讯和歪理,真的是“个别事件”吗?显然不是!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下旬,已曾爆出孔圣堂副校长何柏欣在网上发表含有仇警的“藏头文章”,在没有证据之下,污衊早前感染新冠肺炎的警员是“黑警”,并且诅咒对方“死全家”。事发之后,孔圣堂校方为其包庇,宣称对方只是“无心之失”,引起公众哗然。

小学教师窜改鸦片战争成因一事之后,又有人发现现代出版社的初中中史教科书,在“引述”英国史学家史景迁在《追寻现代中国》一书中的观点时,“宣称”对方曾批评林则徐“轻率地单方面严禁鸦片,这显然是不明智的做法,并最终酿成战争”。可是,有传媒翻查史景迁的原著时发现,对方根本未曾提出这番言论,可见出版社的所谓“引述”,只不过是故意歪曲。

及至近日,又有社交平台专页揭发,去年4月一名内地男子穿日本军服迎亲被捕之后,香港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内地的拘捕行动是“忘本”,并且提出“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的歪理,引来了强烈批评。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杨颖宇的言论引起热议后,教育局虽已立即表示关注,并已去信要求考评局严肃跟进,但是聘请杨颖宇的考评局,态度则是闪闪缩缩,不敢正面回应事件,只强调员工在履行职务时受各项相关规则、程序及政策等约束。

问题是:为何考评局会有如此反应?我们或许能在今年中学文凭试历史科试卷中找到答案。在试卷一第二题裏,考评局要求学生参考试卷的资料,回答是否同意“1900─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於弊”的说法并进行解释。

这条题目看起来,似乎没有立场,但是细看之下,便会发现参考资料C和D都是一面倒讲述日本帮助中国推动现代化的一些行动,完全没有提及期间日本对中国发起的侵略罪行,很难令人信服题目没有倾向性,亦很难不让人怀疑,考评局当中有人,跟这位杨颖宇沆瀣一气。

由此可见,特首对於香港教育界的看法,实在是有其道理。事实已经在在证明,有人在教育系统内的不同领域散播歪理,绝不是什麼“个别事件”。更让人忧虑的是,这些人可能已渗透至教育系统内的管理层,造成有人即使因为发表歪理而引起非议,也会受到包庇。是故,整顿香港教育界,实在是迫在眉睫之事。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