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热点追踪|监警会的权威性与公正性毋庸置疑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 监警会今日(15日)下午将发表修例风波公众事件调查报告。监警会的角色职能再度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讨论。

监警会是根据《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条例》(《监警会条例》)(香港法例第604章)成立的独立机构,监警会于2009年6月1日成为法定机构。其职能是观察、监察和覆检警务处处长就须汇报投诉的处理和调查工作。

监警会由一名主席、三名副主席和不少于八名委员组成。委员分别来自社会不同界别,包括法律界、医学界、教育界、社福界、商界和立法会议员等。监警会借助来自社会各界的名流贤达委员多方面的专业知识,独立、公正、透彻地监察投诉警察课的调查工作。

根据《监警会条例》,监警会有以下5项主要职权职能;

1. 观察、监察和覆检警务处处长处理和调查须汇报投诉的工作;

2. 监察警务处处长已经或将会向与须汇报投诉有关的警务人员采取的行动;

3. 找出警队工作常规或程序中引致或可能引致须汇报投诉的缺失或不足之处;

4. 向警务处处长和/或行政长官提供与须汇报投诉有关的意见和/或建议;

5. 加强公众对监警会的角色的认识。

其一,监警会委员为各界名流贤达,能够确保监督持平公正

监警会主席为梁定邦为香港执业资深大律师,早年曾担任教师,后加入香港政府,由政务工作获升至首长级,亦曾任廉政公署助理署长。后离开政府,于伦敦大学深造,1979年获颁法学士学位,并回港任私人执业大律师,曾任高等法院暂委大法官。1995年,获委任为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主席。梁定邦先生的完整履历有着足以令人信服的说服力,首先监督警察的工作具有高度的法律法治专业性,其次,有关监督工作需要一个非常中立的不偏不倚的公正立场,其三,监督工作必须确保无任何政治倾向。事实上,梁定邦本人无论从事政府工作,包括廉政公署工作、高等法院工作,还是证监会工作,都在在表现出其无明显政治化的公正专业立场。作为主持监警会运作的主席,梁定邦先生的专业素养与中立立场无疑为监警会报告贴上了最有效的公正标签。

其二,监警会属法定机构,拥有广泛的调查权

监警会既然列为政府法定机构,从法例上就已被赋予了拥有广泛的调查搜证权。监警会自2009年6月起就大型公众活动展开审视工作以来,警方和监警会一直保持密切沟通,在各方面专业地配合监警会项目组的审视工作,当中包括提供文件、回答质询及安排警方指挥官提供资料等。监警会每年都收到数千宗投诉警员的个案,而其中周密调查只有约3%至4%个案获证明属实,显然更多的不能够成立的投诉。其中一名警员更被提出刑事检控,涉及投诉的警员经调查投诉成立后,都被警方警告或训诫。可见监警会在监督警察行为方面确实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其三,监警会工作并非向警方负责,其调查有独立性

作为依据法例成立的法定机构,监警会无疑能够在多方面发挥其监督警察的职能。首先,监警会是一个独立运作的机构,该机构并非向警方负责,而是向香港全社会负责,其任何调查结论都置于全社会的舆论监督之下。其调查之独立性决定了其调查指公正性中立性。

其四,监警会的法律专业背景,能够确保调查具坚实的法律基础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所有机构与个人之行为必须符合基本的法律规范。监督警会组成人员来自法律界的委员占相当大的比重,以确保监警会的运作必须符合香港相关法例,而其调查结论能够拥有坚实的法律基础并经得起法律推敲。事实确是如此,监警会运作10年来,尚未有一宗已经成立的投诉案件被推翻,这也证明了监警会的高度专业性与权威性,同时也证明了监警会具有广泛的社会认受性。

其五,监警会履职10年来,无证据显示有明显失误或政治偏向

众所周知,监警会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机构,首先并不受警方立场左右,其次,监警会人员的组成已经表明该机构并无任何明确的政治立场或政治偏向,这就能够确保其调查及结论能够不受警方影响,并且能够公正持平,且不带有任何政治色彩。当然,监警会过往10年的运作,香港社会尚算和谐,尚未出现大的社会撕裂与族群对峙,也未出现明显的针对警方的政治团体与政治力量,这是监警会过往10年风平浪静运作顺畅的关键所在。

其六,监警会独立运作不会迎合任何政治力量的口味与需求

监警会是专业人士组成的法定的独立的机构,就现届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来看,几乎无一个人有明显的政治背景,况且监警会是一个集体负责的中立机构,个人意见并不能决定监警会的调查取态与调查结论。监警会更不会屈从与某种政治光谱的压力而取悦对方。尤其是自去年修例风波以来,黑暴力量肆无忌惮地侮辱抹黑攻击警方,并向政府施压查处惩治警员,甚至以削减警方开支等下三滥手段来要挟政府。监警会当然无可避免地面对社会上这种公然漠视法治挑战法治的政治压力。相信在监警会现有机制下,监警会不会屈服屈从这种歪风邪气,不会向黑势力让步低头。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可以预料监警会即将出炉的修例风波调查报告将难以获得黑暴势力与纵暴政客的喝彩与掌声。

2019年底,一位社工提出司法覆核,指监警会主动介入调查修例风波,是越权及违反《监警会条例》,指称监警会没有主动调查权,而且调查责任在投诉警察课,若警方与监警会同时调查,或会得出不一样调查结果,引致更混乱局面。

监警会主动去审视此社会事件时被指越权调查,延迟公布报告又被说偏袒失职,这就是现今香港社会的政治悖论。高等法院杨家雄法官早前已颁下判词,裁定该名社工败诉,确认监警会有关调查工作并没有超越监警会法定职权范围。这实质上也从法律层面确定了监警会有职有权调查修例风波期间的大型公众活动中的警察行为。既然高等法院确定了监警会有职有权,那么,监警会基于广泛持续的调查事实所作出的调查结论就具有权威性公正性,其结论就不应质疑,更不应怀疑。

监警会亦表示,进行是次专题审视工作,目的在于专题审视报告中的背景资料和事实裁断可协助委员会按《监警会条例》第8条1(a)及(c)以证据为依归,公平、公正及不偏不倚地审视相关的须汇报投诉调查报告,亦可协助找出警队工作程序中可能出现的不足之处,适时向处长或行政长官或兼向上述两者提出改善建议。

让社会回归理性理智,回归法治法制,回归和平和谐。香港社会只有接受监警会报告的基本结论,并据此指引各方作出全面改善改进,香港社会才能重归和谐,香港才能再出发,香港的未来才有希望。监警会报告两小时后就要见真章,报告内容与结论究竟如何,全港拭目以待。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