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来论|"记挟"

文/嘭Sir

很久以前,无线电视台有一套剧,讲述一名刚刚外国毕业回来的女孩,怀着一腔热诚,立志成为一位出色的记者,这剧名叫《无冕天使》。就是这部电视剧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记者,当时我年纪小,没有太多留意这剧集内容,反而在想堂堂一个外国留学生(当时是十分吃香的),无需要选择做记者这个行业。后来才知道,原来记者需要大学毕业,不单只能够用笔报道新闻,还需要去找出真凭实据,才能写出真实的好文章。

我见过今天某些记者是采取引导方式来发问,我从未学习过记者的问题方法,但我知道一条开放式问题,才能让受访者畅所欲言,那就不应该带有太多引导性的。更甚者,有些记者甚至用"屈"的方法,去发问,例如当受访者没有表示出记者想要的预设答案,记者就主动去追问:"咁你系咪对政府非常不满?"之后再顺带加一条:" 特首真系害死香港人呵!?", 当受访者未明白这个问题时,访问就已经结束了,他们就可以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延伸写作。

我还记得,当时不太明白这个剧名的意思,就走去问大人,但他们也不甚了解。幸好电视台后来有宣传讲解了,原来记者就有如一名没有冠冕的天使,是一个拥有很高尚情操的工作,不单只文章要有情,还"需要有操守"!我以前听到天使这两个字,就想到白色,深深觉得是一种很纯洁、真诚的工作。肯定不会是协助暴徒打人,不会协助犯案等等行为,但今天听到"天使"这两个字,我却想起……

听说香港有一个叫做香港记者挟持会,简称"记挟"的协会,是一个非常有权力,但又十分松散的组织,主要工作是要挟持记者这个身份,来做他们特别的工作,他们还拥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武器——挟记证或称为"记者证"。

李力持导演,他一向以嘻笑怒骂讽刺世界,亦替大部分香港人讲出了我们的心声。他在脸书上开了一个记者证的玩笑,却立刻遭到记挟恐吓,说要告上公堂等等。其实我见到二次创作在香港是非常之蓬勃,而且从来没有控告成功的案例,何况讲下笑啫,是否有点过激了? 不过记挟的记者证又真是一件非常高深的武器,用得其所可以"拨乱反正"。我听说还可以免受刑责,可以挡在警察与暴徒中间,可以质问工作中的警员,好像有无限大的权力!

所以嘭Sir认为,这样重要的一个记者证,还是由政府统一处理会比较好,可以交由警方来登记发放,就如社团注册一样,那就更加容易有迹可循。虽然增加了警队工作量,但今天已无可奈何,也可以协助减轻那个记者挟持会的工作量了,让他们有更多时间做回正常的记者工作。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