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议事论事:岂是“有违政治中立”如此简单?

前几天看到有关考评局高级职员杨颖宇的新闻,说他曾转发一则去年四月郑州有人穿日本军服迎亲被拘留的新闻,并发表:“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忘本呀!”的言论。考评局未有正面回应事件,只强调员工在履行职务时受各项相关规则、程序、条例及政策等约束,局方会按考评局相关的员工行为守则及规定作适当跟进。事后有评论指出,有关行为违反公务员或公职人员政治中立的要求。

想不到在14日的香港中学文凭试历史试卷中,出现一道“奇怪”的试题,问考生是否同意“1900-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於弊”的说法。报道称,涉事试题引用的资料,包括1905年出版的日本法政大学校长梅谦次郎的文章、1912年1月黄兴写给日本政客井上馨的信,以及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与三井财阀於1912年2月签订的合同。

近代历史中,日本与中国的第一场大型战争是1894年的甲午战争,国际通称第一次中日战争。大清和日本在朝鲜半岛、辽东、山东半岛及黄海等地进行的一场战争。最终大清战败,1895年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并导致割让台湾、澎湖、辽东半岛予日本帝国。

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使中国人从睡梦中惊醒,“变法图强”逐渐成为国人的共识。可惜1898年维新变法失败。之后康梁就逃到日本。清政府发出通缉令,但日本政府对康梁予以庇护,并且拨出大笔经费,让康梁继续宣传活动。对於要推翻清政府的革命家如孙中山、黄兴等,日本朝野的支持更是“不遗余力”。日本朝野大力支持中国革命家有各种各样的目的,这裏就不细说。

对违规公务员要“手起刀落”

凭着甲午战争的赔款和一次大战的契机(这裏忽略了八国联军和日俄战争,前者也关联到义和团,后者虽然日本胜利但没有得到赔款),日本经济得到不断发展的动力。大战后日本一跃跻身国联五大常任理事国。日本军队在侵略周边国家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独立於政府,直接向天皇负责的军队,以及后来的“军部”。中国人都应知道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的九一八事变,1937年的华北驻屯军发动的卢沟桥事变。但我们不一定知道日本国内发生在1932年五一五事件和1936年二二六事件,这些事件串联起来就是日本军人带领国家一步步进入军国主义的路线图。日本进入军国主义不单给中国和周边国家人民带来痛苦,也更使日本人民蒙受了空前未有的灾难。

以上我只是很简单描述1900-45年间发生关於日本和中国的部分大事,中间还忽略大事包括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日军华北方面军“三光政策”等一系列事件。为什麼该份试卷引用的资料只到1912年,但把结果延伸到1945年?这麼複杂的历史,是几段描述能够讲的清楚吗?

从“修例风波”以来,香港部分教育界人士利用他们身份,经常发表支持暴徒、暴力、仇恨警员、仇恨国家的言论、或在教材上做手脚。现在只是越来越变本加厉,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这不仅是误导,更是漠视历史,希望煽动更多年轻人上街。其实提出这种问题的人在正常国家都会视之为叛国。

正如我以前多次说言论自由在香港是很重要的指标,但言论自由是应该有底线的。而公务员(公职人员)的底线是支持“一国两制”,如果对“一国”没有起码的尊重,就不应该允许留在体制内。

我在去年10月就提出“香港当前三种最可恶的人”,而宣传暴力、仇恨警察、仇恨国家言论的公职人员,就是第三种人。他们是一直煽动年轻人上街暴力“抗争”,但荒谬地还在享受公职人员的高薪厚禄。特区政府为什麼不马上对这些人“手起刀落”,还在等什麼?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罗海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