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废除通识科,代以教养科?

教养教育,翻译自英语的博雅教育,是“自由意志不为奴”的意思,中文通常翻译为通识教育的话,会有倾向把基本的人文价值观和对个人修心养性的要求漏掉。我们在学校要推行的,与其说是通识教育,不如说是教养教育,博雅教育,或环球视野教育;这绝对不只是更换一个名称的问题。通识只是教养和博雅的一部分。教养和博雅是树德立人,融汇通识,博文约礼的概念。环球视野,是要追求树立冷静客观的大历史的目光和跨地域的眼界,这样才能掌握全域,博古通今,建立锐角思辨,不会被反对势力和别有用心的政客欺骗,走向极端,做人家的马前卒。我们要注意:锐角思辨不是所谓“批判思考”,不是扩大到凡事都要批评一番以争辩为时尚的地步,制造立场对立和对抗。如果偷换概念,理解错误,那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对抗和对立,无助互利共赢。只有释出善意,才会有建立互信的基础,然后诚恳对话,才会有建设性的合作,促进改革,不断进步。

对下一代,谆谆善诱,春风化雨,软的一手之外,还需要硬的一手,严加督导,循规蹈矩。对下一代,要让他们有机会创造更有价值的未来。从小对他们引导得当的话,不打不骂不威胁,用好习惯教孩子,定能为他们打好稳健根基。孩子的习惯养成,就象是走路一样,如果选择了一条正路,以后就会沿路一直走下去,开创一条卓越的成才之路。

教养或博雅,简言之,就是从养成好习惯开始,培育善良正直的性格。这些好习惯包括:情绪、聆听、表达、积极、勇敢、毅力、自律、负责任、珍惜、谦让、信任、关爱、包容、诚实、团队合作、承诺、尊重、求知、感恩、付出。每一个好习惯,都是宝藏,如果学会了,就是有教养的博雅之人,通识才有坚实的基础。当然通识科名称不一定马上要改。当年从事教育改革的有心人,理论有余,书生气十足,政治警觉不够,相信没办法预估到问题到今天竟如此严重。

本人在日本留学多年,亲炙东京大学的教养课程,深受启发和感染,至今不忘。东京大学的教养科,有所谓自由七艺,是一种让人自主掌握命运,成为自由之人的素养。七艺是逻辑、语法、修辞、音乐、天文、算数、几何。目标是让受教育者在任何状况下,都能具备自主思考并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我把它归纳起来,就是贯通文理,本末兼思,博约相辅,探求真知,最终的目的,是正确引导求知者知识与素养的综合回归。梅贻琦做清华大学校长,前后共17年(抗战期间华北沦陷时曾停办;北大清华南开合并在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不赘),他就是“通才教育”最有力的倡导者,而以德育(即教养和博雅)为基础。他主张“知情志”三位一体,而以志气志向为本,志在家国,志在民族,志在人类文明。这就要求教育者“人齐五德”,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用香港近年的潮语,也就是包含了“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香港教育界流行STEM (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但忘记了HELP (历史,伦理,文学,哲学),那就变成“HELPLESS”,没有了人文和德育,没有了教养和博雅,STEM也就迷失了方向。我们今天需要的不单是科技,而是创新要与科技结合,创新需要文理思维的交织,就要有文艺复兴时代的博雅教育。这是我的经济学启蒙老师,前岭南大学校长陈坤耀教授一贯坚持的治学理念。为了实现具有开阔视野,兼具高水平专业知识,有理解力,洞察力,行动力和想象力,且拥有国际性和开拓者精神的各领域的指导性人格的教育目标,教育界要坚守教养科,坚持向全部学生实施教养教育,塑造各行业的领军人物。教养教育有两层意思。一是通过学问,知识,精神修养获得的创造性的活力,心灵的充实和对事物的理解能力及作为其手段的学问,艺术和文/史/哲/宗的精神活动,二是在经营社会生活方面必要的与文化相关的渊博的知识。

随着时代的变迁,无论在形式上、内容上,还是精神上,21世纪的今天,环球形势已发生巨大的变革,但家国观念和民族意识是唯一恒久不变的安身立命的主轴,我们一定要以学术性、国民性、国际性和先进性为目标,坚守教养教育,同时顺应时代的需求不断改革和创新。小学和初中程度的历史教育,应该先打好史实基础。对历史事件的动机和影响,以及其它“合理范围”内的诠析,在基础打好的前提下可以讨论,而“合理范围”是与价值观挂钩的。香港背负沉重的殖民地包袱,遗留下来一个没有清晰“价值观”的教育系统,“出版自由、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和学术自由”的思想指导下,不少错误观念被刻意误导,属于垃圾思维,对社会影响而言,更可以是癌细胞。香港是一个“价值观念多元化”的典型,摇摆在东西方文化激荡的漩涡中,有严重的身份认同问题。由殖民地时期养成的自卑感可以转化为自豪感,造成恋殖的情意结,既盲目崇外,又对西方的操作一知半解,误以为一切包容放任不干预即自由主义,彻底的一人一票(包括“公民提名选特首”)就是最理想的民主实践。于是,随意地编造历史也就有了理论依据。乱讲鸦片战争的闹剧,同类事情假如发生在欧美,政府几天内就会把涉事的教师辞退解决。我们在港英政府时代受教育的老一辈香港人,用的是英国人写的历史教科书,也如实地讲清楚是英国人贩卖鸦片到中国来谋取暴利,清朝禁烟因此引起鸦片战争。近日看到一张泛黄黑暴的宣传单,署名“从来都只是你一个人的时代革命”,号召“光复香港”,“让革命融入生活,以行动光复香港”,“参加元朗特训组”的“屯门特训”。那是明目张胆地招揽学生上街继续泛黄黑暴的街头捣乱。行动自由嘛,一切包容放任不干预。

我们应该同声呐喊:消灭教育界毒瘤,刻不容缓!笔者认识一位原中学老师透露,她身边的同事,仇视警员的,讨厌中国的,超过八成,剩下来的两成,大部分都不敢公开表示不认同那八成人的做法,也没胆量对激进的学生施以训斥。有学生在校内中史考卷,不答题而只写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校方也不敢给零分。每逢有警方采取大规模拘捕行动后,学生交功课,写上“黑警死全家”之类的恶毒语言,而教师选择沉默。那是卑怯,但碍于低气压,不敢拍案而起。

除了大中小学的老师没有做好当老师谆谆善导、春风化雨的本分外,特区政府负责教育的各级官员,对反对暴力,支持警方执法的立场也非常暧昧。早在2014年“占领中环”期间,金钟政府总部外仍被当年的黄丝带(还有黄雨伞)占领之际,出席会议的教育署代表竟然佩戴黄丝带在外套上,完全不把主持会议的保安局局长放在眼内。高级教育署官员在政府总部内,公然表态支持非法占领,真是匪夷所思。

六年过去,问题山积更为严重。现今香港的各级教育机构,已是无处不黄,想找一家学校,师生们都有比较正常思维的,恐怕绝不容易。自去年的泛黄黑暴动乱以来,最少有几百个警察家庭因子女被校内的同学(甚至老师)欺凌,处境非常凄惨。他们转读其他学校也困难重重,因为愿意接收这批警察子女的学校少之又少。甚至传统名校的老师和学生都参与暴动,非法堵路,打砸抢烧,以利器意图杀警。我们正把整整一代人推往万劫不复的深渊。港人让子女在香港读书还可以放心吗?不要说能否学好两文三语,学术水平能否保持,单是要学到尊敬长辈,待人以礼,做一个对得起祖宗的中国人,在这个已经烂透了的香港教育氛围里,已绝不容易。

“1895-1945的五十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这种试题,等同问:二战期间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方法是否利多于弊?相信全世界的教育当局都不可能出这样的试题考问学生。为了避免我们的下一代走上歪路,为了使特区政府将来招聘的公务员起码有一部份是爱国护港的正常人,让我们再一次同声呐喊:消灭教育界毒瘤,刻不容缓!

香港要切除教育界毒瘤,要尽快付诸行动,但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可以考虑在大湾区(例如珠海/中山/江门)开办主收香港学生的中小学,投入一流资源,培养有能力在国内升学的人才,但保持香港原有的办学特色,注重国际视野,强调教养和博雅教育,公务员子女(当然包括纪律部队)有取录的优先权,附设寄宿。在香港应该积极扩大爱国学校的规模,影响力和社会地位,成立新的以爱国护港为主体的教育学者联会, 构建新的与“一国两制”相适应的教育体制,从取消通识科,改为教养科做起。这是基础。千里之行,起于足下。路遥远,我们一起走。

总而言之,教育局23年来,离地懒政不作为,到如今已病入膏肓,不做大手术不可,不全面整肃和改革不可,而且刻不容缓。近期看到香港大学学生会周年大会补选的竞选内阁,不折不扣就是宣扬“港独”,泛黄黑暴,就是要沿着戴耀庭宣示的反中乱港十步曲走。这样子,只会把内地和外国的学生吓跑了不敢来。一叶知秋,香港大学的国际地位,很快会坠落。过去一百多年的辛苦努力经营,几年之内可以就此毁掉。“香港再出发大联盟”要厉声呐喊喝停。还是那句老话,要走群众路线,老中青结合,不可以老调重弹,旧人事旧作风,只做放烟花式的表面文章,从来高手在民间。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    作者:关品方

相关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