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特稿:案例证立会主席有权改会议程序

近年立法会拉布蔓延各个审议项目,令会议变成没完没了的马拉松战。2012年,时任立法会主席的曾钰成在处理简称"议席出缺安排"的《2012年立法会(修订)条例草案》时,首次引用《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剪布"。在其后一宗针对主席行使该项权力的司法覆核案中,法院表明,立法会对会议程序有自主权,法庭不会轻易干预。尽管细节与今次主席决定不同,但有关的裁决有参考价值。

当年的拉布战由时任立法会议员的"人民力量"陈伟业、黄毓民揭开序幕。为阻挠政府提出的议员替补机制,他们共提出逾1,300项修订。由于辩论修正案期间,反对派议员几乎全数杯葛会议,陈伟业及黄毓民借机不停提出点算法定人数,加上建制派议员因通宵审议冗长法案导致人仰马翻,会议曾两次因人数不足而流会。

曾钰成曾引用"剪布"

其后,曾钰成引用《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宣布自己在衡量拉布议员的权利及议会正常运作的重要性后,决定只容许议员再就1,300项修订辩论多3个小时,然后随即开始逐条表决,让有关草案在当年6月1日获三读通过。

他强调,基本法第七十二条已规定立法会主席行使的职权,包括主持会议和立法会《议事规则》所规定的其他权力,而《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亦列明"对于本议事规则内未有作出规定的事宜,立法会所须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会主席决定"。

曾钰成"剪布",终结束历经5周、58次鸣钟"点人数"、共逾100小时、估计耗用逾1,000万元公帑的拉布战。

时任立法会议员的社民连梁国雄就曾钰成的决定即日向法院申请司法覆核,但高等法院拒绝受理。法官林文瀚颁布的书面判词表明,根据基本法,立法会有权自行制定《议事规则》,法庭必须尊重立法过程的完整性。除非有特殊情况,倘轻易"踩过界"干预,会严重损害及中断立法会的正常运作,不符合公众利益。

高院判词称基本法无赋权拉布

他强调,基本法并无赋予立法会议员拉布的权利,否则立法会内的少数派就可以利用拉布战术,无止境地骑劫立法会的会议,令立法会无法运作。虽然主席要保障会议中少数派的发言权,但如果说拉布是宪制权利则很荒谬。

林文瀚指出,立法会主席受《议事规则》限制,由于他是由选举后产生的立法会议员中推举出来,故他行使职权时要考虑政治及法律后果,及要在政治上对选民负责,议员若不满意主席的决定,可通过其他方法发表意见。法庭只会考虑法律原则,对涉及政治的题目持中立态度。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