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力破坏半世纪未见 警方动武是执法需要

监警会结论笃破“太子站死人”“警黑勾结”谎言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监警会昨日发表审视反修例期间公众活动及警方执法行动专题报告,罗列大量事实,笃破所谓“8·31太子站事件”有示威者被警方殴打致死,“7·21元朗站事件”中有“警黑勾结”,及所谓“警员使用过分武力”等谎言。报告在结论部分指出,去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已演变成暴力及破坏行为,无视法纪、暴力及大肆破坏程度是本港过去50年从未见过的。示威者投掷汽油弹,对公共及私人财产造成显著损害并非任何社会可以承受的,而警方搜获枪支弹药的事件,更意味香港可能正被扯向恐怖主义年代。报告认同,警方这段期间的行动均源于执法需要,“警方执勤时面对暴力行为,有时必须使用武力应对。”■香港文汇报记者 文森

监警会在报告围绕修例风波中“警方处理公众活动的武力使用”,去年6月9日、6月12日分别发生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大规模游行,及示威者在政府总部一带聚集,最终立法会会议取消事件;去年在7月1日暴力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并大肆破坏,及7月21日的元朗站事件;去年8月11日发生的葵芳站及太古站事件和8月31日太子站事件,及“大型公众活动期间的警员身份识别”、“新屋岭扣留中心的拘留安排”等(见另稿)。

监警会在报告最后的结论章节中,引述了高等法院上诉庭就《禁止蒙面规例》的司法覆核案件判词:“香港经历了严重的社会动荡,公共秩序受到扰乱,全港各处出现示威、暴力升级、破坏及纵火。这是过去50年来未曾出现的危急情况。”

汽油弹乱飞类恐怖主义

报告指,在修例风波期间,示威者堵路、掷砖、用雨伞冲击警方封锁线,以至燃点汽油弹及街上纵火、损污公共及私人财产,甚或毁坏银行、店铺及港铁站。去年8月初起,汽油弹几乎在每次示威活动中被使用;去年11月被占领的两所大学成为制造汽油弹工厂,供在校外与警方冲突时使用,多类可致命武器亦被用以针对警方、交通网络、公共及私人财产。

过去数月,警方更发现制造炸弹的物料及遥距引爆工具,并检获枪械及实弹并拘捕涉案者,倘这些武器被使用,后果将不堪设想,报告并引述警务处处长曾作出的警告,指香港或会步入恐怖主义年代。

监警会并认为,互联网尤其社交媒体,在今次暴力示威中被用作动员示威者上街、提供平台作宣传、散播仇警言论以举行集会、延续暴力行为,及对警务人员和其家属进行起底等行为,特别是7·21元朗站事件及8·31太子站事件,互联网成为散布毫无依据仇恨言论的工具。

仇警言论网上广泛流转

报告并列举网上广泛流转的纯属指控及揣测文宣,将数宗不幸死亡事件归咎警方,包括一名示威者从金钟太古广场棚架堕下、两名女子自杀留下遗言呼吁示威者继续抗争,太子站事件更激起警方杀人指控,而另一女子浮尸海上,遭揣测为“被警方自杀”,以及科大生高处堕下死亡,纵使闭路电视显示其最有可能堕下楼层根本没有警员在场,但仍被用作散布仇警言论。

监警会表示,警方虽在一些事件中的处理手法有改善空间,但认同警方行动是源于执法需要,重申《警队条例》规定警队维持治安的责任,网上仇警讯息却渲染警方行动是“警暴”,但“警暴”指控不应被用作政治示威的武器,并强调警队角色受法律规范,警务人员并无政治角色,他们执法时是独立于诱发该些示威活动的政治理念。

报告并批评,示威者在散播仇警言论的同时,更威胁及恐吓个别当值和休班警务人员及其家属,并针对不同意见人士进行“私了”,并批评他们标签警方行动为“警暴” 时,却对自己的暴力毁坏和“私了”行为视若无睹。

监警会强调,示威活动过去10个月由最初和平游行及公众集会,演变为激进街头暴力示威,导致公众及个人财产受损、交通网络中断、持不同政见人士受严重伤害,警队形象亦因修例风波失去荣光,但警方在执勤时面对暴力行为,有时必须使用武力应对。

香港需长时间疗伤复元

监警会审视事件期间,整理了一份示威对公共及私人财产造成损害的清单,表示虽未作全面估算,但仍可见示威造成的损害非任何社会可以承受,香港将需要漫长时间,才能重建受创的营商及休闲和平城市形象。

报告续指,过去十个月暴力伴随的示威活动已经将香港经济推向险境。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更令经济雪上加霜。警队形象失去荣光,香港亦失去一个得来不易的美誉,不再是为人称颂的安全城市。更令人痛心的,是暴力造成的精神创伤,尤其在年轻人的内心烙印。

报告最后强调,香港人凭着坚毅不屈及迎难而上的精神,曾经克服无数困难。随着冠状病毒病疫情的爆发,在暴力岁月中明显缺乏的仁爱关怀及社区合作亦再复出现。香港社会毕竟依然充满爱心与关怀,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必定可以缔造一个更光明、更美好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