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改革教育制度以整治香港乱象

据媒体揭发,有考评局高层藉着其职权,竟在DSE历史科与通识科试题中置入个人政治主张,并要求学生判断其中是非。例如2014年的通识科试题:“透过示威遊行表达诉求有助提高香港人的生活素质。”要学生表达有多大程度上同意这看法。又如在2017年的历史科试题引用“某团体”1982年的民意调查,其中称七成受访者期望香港维持“英国殖民地”现状,要求考生“推断香港人对香港前途的一项忧虑”。

香港教育已严重政治化

在DSE出现这种问题是非常严重,因为中学文凭试是要考学生学习得来的知识,但这例举的两个试题是在考学生的政治立场,只要学生的答案选择是或非便表明了其政治态度的倾向。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以来,无论是“烛光晚会”,或是示威遊行所出现的政治鬥争非常尖锐,而且越来越走向极端,而学生参与鬥争的情况也越来越普遍。在此情况下,学生在面对这种考题时,无可避免地要考虑到自己的答案会否影响到自己的分数。考试不以知识为指标,摆明要考学生的政治立场,难怪在“黑暴”中超过四成暴徒是青少年学生,从中不但看到DSE考试有考评局高层为考题把关,上樑不正下樑歪,教师群中会有人在教育工作中实行“政治挂帅”,当是无可质疑的事实,这在每年的“烛光晚会”中,或是“教协”恒常的政治表态,已可看到香港的教育已严重政治化。

媒体近日报道,考评局两位高层竟然狂妄无知地在Facebook贴上非常荒谬内容,姓杨的竟发布一篇名为“我的第一次嫖妓”的文章,另一贴文竟称:“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忘本呀!”疑是姓卢的贴文索性更直接反特首林郑月娥,叫嚣“林郑滚蛋”、“林郑下台”。

作为政府高官,而且还是考评局高层,不守政治中立已是一种逆行,如此高调犯上作乱,更是违规行为。如果调查属实,应该马上解僱,当局更应调查其有无同党同谋或参与暴乱,一旦有发现,要转介警方跟进及检控,公务员事务局还要研究剥夺其福利。

不容教师推动反中教育

从这次揭发考评局高层的劣行来判断,从通识教育科与历史科考题顺藤摸瓜,已摸到了不少不法分子,包括教职员、教师组织,以至负责教育的公务员。可见大批青少年参与暴乱被捕的情况,早已说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面对如此恶劣的情况,单从学生身上去思考问题,那是隔靴抓痒,抓不到痒处,要更全面去考虑问题,一定不能漏掉学校的教职员问题,也不能漏掉负责监管教育工作的官员,甚至还要进一步去抓紧教科书的编写出版与其审查的职责。当然平时学校考试题与DSE的考题都要严格考核。

过去港英时代对历史科教材与时事问题都有严格的监管办法,例如历史科涉及清朝后的历史都不列入教材,因为清后的历史是活的历史,容易引发争议,不宜在学校当教材来教。至於时事问题更是见仁见智,是非莫衷一是,不适宜拿去课堂上讨论。想不到港英之后“茶还未凉”已将过去这些禁忌毫无顾忌搬到课堂去大肆“炒作”,更要不得的是特区政府的教育官员不把关则已,还自己带头作乱,这也就说明自回归以来,特区政府部分官员以及公务员,不但没善用港英留下来的制度,做好特区政府的管治工作,正确实践“一国两制”;现在连最起码维持管治效率也做不到,教育部门却容忍个别教师进行当年港英也不敢明目张胆推行的反中教育工作。

去年的“修例风波”演变成全面“反中乱港”,部分人甚至还明目张胆宣扬“港独”,这种转变已充分说明单是讲“一国两制”没意思,只讲“港英留下来的制度不变”也没意义,还要保证港英管治行政与决策办法不变,港英时代的香港行政与公务员不能过问政治,更不能评论英国、港英政府管治香港的是非。

而基本法第43条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今后不论谁当上特首,都要做好港制不变,管治工作也要不变的大原则。

来源:大公网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