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考评局连日回避质疑 卢家耀忽传辞职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负责DSE通识科命题及评核的考评局评核发展部高级经理卢家耀,被揭发疑在网上散播反政府等具强烈政治倾向的图文,与近年DSE通识科的命题倾向脗合。据悉他与下属经理梁紫艳周五辞职,但留任至8月中,即今年DSE评核工作完成。大公报记者发现,卢家耀以考评局公职身份,在2017年DSE通识科开考前夕,与反对派政团在地区举办非公开讲座,向部分考生传授应试技巧。有立法会议员直斥事件离谱、令人震惊,要求必要时循刑事方向调查是否有人泄露试题。议员亦批评考评局对今年DSE历史科试题美化侵略,以及对负责命题的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疑侮辱国家等事件卸责,议员要求检讨现行制度缺陷。

2017年DSE通识科考试前约半个月,卢家耀以考评局的公职身份,出席由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香港众志时任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合办的“DSE通识备战讲座”。据众志介绍,讲座内容包括“考生可以用什么有效方法表现自己的分析能力,要考获理想成绩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众志网上帖文更暗示,因邀请了考评局中人等分享应试策略,故该讲座“很重要的”。

卢曾主讲公民党DSE“鸡精班”

该讲座在公民党和众志的票仓南区海怡半岛举行,并非完全公开,参加者仅限“中学生(尤其适合公开试考生)和家长”、须事先报名,事后并无任何有关讲座内容的文字或影片纪录。

众志宣传该讲座时,特别介绍卢家耀在考评局工作逾18年、负责通识科的考评设计和水平厘订等。而同场嘉宾有公民党陈家洛,众志介绍其“曾参与高级程度会考(即DSE前身之一A-Level)政府与公共事务科的考评工作,对公开试的评分准则素有心得”;巧合的是,卢家耀曾是该工作的负责人,二人疑曾共事。

对当届其他考生不公平

民建联副主席、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委员张国钧直言,负责出题的卢家耀在开考前夕,为个别政党、部分学生及家长以非公开形式传授应考技巧,令人震惊;现时虽不知讲座中是否明示、暗示当年试题内容,但由于时间极敏感,很难洗脱对当届其他考生不公的嫌疑。

张国钧强调,事件很离谱,不只是观感极差,对当事人是否明知故犯、违反保密制、构成利益冲突甚至触犯有关泄露试题的刑事罪,须追查至水落石出,除考评局、教育局外,执法部门亦要介入,否则会严重影响香港的公平制度、动摇社会对考评局的信心。

对于卢家耀辞职,考评局称不评论内部人事。

考评局涉纵容杨颖宇

另外,有传负责DSE历史科命题的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近日亦被揭发疑在网上散播“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等侮辱国家及美化侵略的言论。

今年DSE历史科试卷更在一面倒提供日本所谓“援助”中国资料的情况下,要求考生回答是否同意1900至1945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教育局谴责试题内容,要求取消;但考评局仅以“既定机制”、“审题委员会负责”等回应,亦未提如何处理杨颖宇。

张国钧批评考评局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卸责,要求考评局检讨现行制度,特别是高级经理掌握审题委员会人事任命大权的机制,变相导致委员会无人监管,可能使立心不良之人,为达个人利益而滥用制度。

教联会主席黄锦良指出,考评局作为专业敏感的部门,其主管人员在距离考试前两周的紧迫时间出席这类不公开活动,和文凭试考生接触,情况比较少见,难免会让人质疑。他认为有关人士理应避嫌,不宜公开参与政治活动,因有关政治取向理念有机会影响考评局角色,让人因其取态在考试投其所好。

考评局以“既定机制”做挡箭牌

5月16日

质疑:考评局评核发展部高级经理(通识)卢家耀及其下属辞职,是否因发布涉违政治中立原则的FB帖文?

考评局:“审题委员会”依据各科目《课程及评估指引》与《评核大纲》拟定试题及评卷指引。每年各个甲类科目会为当年考试组成“审题委员会”,成员的聘任亦会每年作出检视及有所更替。考评局不会评论内部人事的事宜。

5月14日

质疑:DSE历史科考试的其中一题问及:“‘1900-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被质疑美化日本侵华。

考评局:历史科设有“审题委员会”,在拟题的不同阶段,设有既定机制检查和校对试卷内容,以确保试题水平恰当。

5月13日

质疑:网上流出疑为负责DSE历史及通识试题设计的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及高级经理(通识)卢家耀涉违政治中立原则的FB帖文,当中杨颖宇竟爆出“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的荒谬言论。

考评局:所有考评局员工在履行职务时均受本局各项相关的规则、程序、条例及政策约束;本局会按考评局相关的员工行为守则及规定作适当跟进。在拟题的不同阶段,设有既定机制检查和校对试卷内容,以确保试题水平恰当。

试题机制现严重监管漏洞

文凭试历史科考试被揭发出现美化日本侵华的试题,令考评局所谓“重重把关”的试题机制备受质疑,但考评局连日面对社会强烈关注和质疑,却一再以所谓的审题委员会等“既定机制”作为“挡箭牌”,未有回应关注。教育局昨表示,考评局对审题委员会委员的组成和任命有独立自主的决定权,亦可决定获邀加入者的职位,当局对考评局需保密的资料是否泄漏深感忧虑。据消息人士透露,文凭试试题虽有所谓的“层层把关”,但实际上可由委员会试卷主席与评核经理主导,而该主席的人选亦由评核经理决定,故看似严密的试题机制存在巨大漏洞。

试卷主席评核经理主导试题

教育局昨回覆大公报查询时表示,审题机制的具体执行细节,包括设立岗位数目、会议次数、邀请何人组成审题委员会等,均由考评局设置。教育局强调,在重重机制下本年历史科仍出现了这条题目,影响一众考生及历史科课程宗旨及目标的贯彻和体现,教育局方需要派员与考评局检视是次问题所在。

有消息人士透露,文凭试试题虽然会先由各科审题委员会拟定题目初稿,再交付包括教育局课程主任在内的审题人员覆审,但实际上可由委员会试卷主席与评核经理主导,甚至出现架空的情况,而有关科目委员会每年只有一次例会,试题设计等问题更是事后检讨,讨论亦流于形式化,难以发挥监察功能,“看似严密的试题机制存在巨大漏洞”。

教育局再度驳斥有传媒指局方提早得悉试题内容的报道,“实为与事实不符的无理指控”,“全属虚构”;质疑有媒体刻意编造教育局“割席”的说法,将教育局与出卷审卷拉上关系;“但事实是教育局与该人员的外间工作根本没有关系,有何席可割?”教育局又强调,是次争议重点是文凭试历史科出题的适切性,呼吁各界必须一同正视有关问题,“切勿被蓄意误导,或转移视线。”

业界撑教育局 促取消问题试题

教育局前日要求考评局取消中学文凭试历史科一条备受争议的题目,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指出有关试题严重伤害国民感情。连日来多个教育界团体发出声明表示认同教育局的做法,有学会认为,有关题目用作考试试题反映考评局审批委员会的把关者有严重缺失。

中史教师会昨发表声明表示,支持教育局的决定,以保障考生获得公正、合理的评核,亦可避免此类题目成为先例,荼毒学子。该会认为,有关试题的内容偏颇,完全没有提及日本侵华,严重误导考生。

香港海外学人联合会亦发表声明赞赏教育局迅速表明严正立场,并果断要求取消有关试题,并全面检讨香港教育和考评局的考评制度。该会亦严厉谴责有关试题选取个别和单面的史事,引导考生写出以偏概全的答案。

“日本侵华一定是弊!”

香港校董学会昨日发声明表示,有关试题的问题设计和资料选取都有偏向性,淡化日本的侵略行为,带有引导性,又认为考评局把关者有严重缺失。

教联会会长黄均瑜昨日在一个节目上表示,一般事件可以用开放式问题,但有关题目淡化了日本侵华的事实,引起民族伤痛。对于取消试题做法的影响,他认为“两害取其轻”,需要严肃表明出题考试必须谨慎。出席另一节目的教联会副主席邓飞指出,日本侵华无论在人命或经济上都是弊!对于取消公开试试题的做法,他建议主管部门应清楚说明如何计算历史科分数,亦要疏导考生情绪。教评会主席何汉权称,日本侵华一定是弊,但问题问到“是否同意利多于弊”,引导学生作答,直批题目出得很差。

市民团体谴责考评局失职

多个市民团体昨日先后到考评局外请愿,高呼“认清历史,停止洗脑”、“考评局,不持平”及“取消试题,检讨出卷权力”口号,要求惩处出题审题失职人员,检讨现行出题机制及权力,确保考试公正持平,并要求考评局取消该试题分数。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认为,试题严重伤害国民的感情和尊严。“港岛家长关注组”则强烈谴责考评局杨颖宇及卢家耀荼毒港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