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处理教育乱象不能修修补补

历史是严肃的,历史决不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今年香港文凭试世界历史科考题公然美化日本侵华历史,颠倒是非,荼毒万千考生,这正是香港回归二十三年以来教育混乱的缩影,是社会深层次问题的写照,更是关乎“一国两制”能否不变形、不走样的大问题。香港教育乱象到了不能不正视、不能不解决的地步,特区政府需要有刮骨疗毒的勇气与壮士断腕的决心,才能拨乱反正。

引起全城哗然的世界历史科的其中一道考题,要求考生就是否认同“1900-45年期间日本对中国利大于弊”作出解答,这道题目荒谬绝伦,完全违背历史常识与文明良知。有人质疑出题者居心叵测,绝非没有根据。

历史真相 不容歪曲

中国近代史血泪斑斑,而日本对中国的加害程度可以说超过任何一个西方列强。从发动甲午战争到参与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从与沙俄争夺中国东北,到逼迫北洋政府签订转让德国在山东利益的不平等条约;从一九三一年侵占东北,到一九三七年全面侵华,可以说日本法西斯对中国人是血债纍纍,罄竹难书,哪里有一丝“利”之可言呢?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其中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激励亿万中国人奋勇抗战。历史不容歪曲,真相不容蒙蔽,考评局出题严重伤害民族感情,必然导致包括香港人在内的十四亿中国人反感。

一言以蔽之,日本侵略者之于中国,好比纳粹德国之于犹太人,完全是非正义的战争及迫害,早有历史定论,没有半点置疑的余地。二战结束后,国际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法西斯的审判,代表人类良知公义对邪恶的胜利,同样无可争议。七十多年后的今天,香港历史科考试竟然提出日本侵华“利大于弊”的所谓问题,为日本军国主义翻案、为侵略者及汉奸平反之心,可谓昭然若揭。

耐人寻味的是,当考题事件引起市民强烈批评、教育局明确要求取消有关考题评分时,考评局竟然态度傲慢、轻浮,回应暧昧。教育界议员叶建源更妄称事件是“文字狱”,根本是不知所谓。这恰恰证明,这道荼毒人心的考题并非源自个别人的无知或错误,而是反映考评局的“重重把关”其实是“无掩鸡笼”,特区的教育把关形同虚设。

无独有偶,早前通识科其中一道必答题,要求考生就新闻自由及国家安全的“两难”问题作出分析,提供的资料来自反中乱港组织香港记协的偏颇调查,诱导考生得出新闻自由可以凌驾国家安全的结论,居心险恶。

通识及历史科堪称教育“重灾区”,考题亦一再引发争议,而考评局负责这两门课的高层则被踢爆长期在社交网络发表美化日本侵华及违反“一国两制”的言论,两者显然不是巧合,而是密切相关。事实证明,考评人员的个人政治立场严重渗透考评工作,部分教育界人士美其名曰“引导考生多角度分析问题”,实则是怀着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在这种考题导向之下,考生只能学会白马非马、指鹿为马之类的狡辩之术,如何能有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如何有分辨正义与邪恶的能力?

敢于出手 拨乱反正

教育不仅是让年轻人接受知识、掌握技能,更要引导年轻人分辨是非善恶,懂得黑白美丑,也就是掌握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及历史观。教书育人,此之谓也。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教育的其中一个重要目标是培养国家及民族认同,香港的历史与未来与祖国密不可分。但文凭试考题导向与此南辕北辙,结果就导致“通识教育,让人通通不识”,“历史教育,让人曲解历史”。

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为什么回归后出生的年轻人“眷念”港英时代?为什么校园沦为激进势力滋生漫长的大本营?为什么有年轻人甘为汉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为什么参与暴乱被捕的八千多人中,大学生及中学生占四成比例?为什么有关“中国人身份认同”的调查,相关比例呈连年下滑之势?道理很简单,他们从小被洗脑,习非成是。

香港教育病得不轻,没有为“一国两制”培养接班人,却为反中乱港势力提供一批又一批的新血,令人痛心,更启人反思。尽管教育问题老生常谈,特区政府、教育部门亦一再表达重视,强调严肃处理,决不姑息,但实际上总予人“雷声大、雨点小”的印象,没有治标,遑论治本!辱警“黄师”从未得到应有处分,“三观”不正者长期把持考评局要津,只会发出错误的讯息。

如果说,考评局对历史科考题问题的回应是一份不合格的答卷,那么整个教育界对教育乱象的处理,同样是令人失望的。香港教育掌握在什么人手上,教育宗旨何在,要将年轻人引向何方,这是不容回避的根本性问题。最可怕的是,有的人讳疾忌医,出问题总是藏着、掖着,或轻描淡写,或以香港特殊性作解释,结果导致问题积重难返,成尾大不掉之势,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教育问题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及现实因素。香港被英国管治一百多年,教育被打下深深的历史烙印;现实中,国际政治之大国博弈,年轻人成为政治颠覆的一部分,令教育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处理起来更加棘手。

治沉疴需猛药,治乱世用重典。正因为教育问题非常严重,非常复杂,非有大决心、大魄力,无以拨乱反正。特首林郑月娥日前强调“教育不可以是无掩鸡笼,一定要有人把关”,可谓一针见血。知易行难,特区政府尤其教育部门必须言出必行,敢于出手,唯其如此,教育才有浴火重生的希望,为“一国两制”夯实行稳致远的基础。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