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教育局:取消偏颇试题保学生利益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中学文凭试的历史科试题问及考生是否同意“1900-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引发巨大争议。教育局副秘书长康陈翠华昨日发文,以“历史教育所为何事?”为题,强调相关试题“命题偏颇”、“极不理想”,重申当局有职责维护教育专业,并基于保障学生及公众利益而采取相应行动,予以纠正。她强烈呼吁所有在不同教育岗位或职位的教育人士反思教育的使命,“不要让教育专业蒙羞!”

康陈翠华表示,相关试题“设题已有问题”,将题目取消是合理及负责的做法,符合学生的利益。她指出,一些牵涉大是大非的题目,例如侵略、屠杀、种族清洗等,完全不应引导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讨论其正面价值,也不可能有国家会放在课本,甚至试题中让学生讨论其利弊。

康陈翠华质疑,“有人尝试合理化此命题,硬说此是开放题题型”,是“完全失焦的诡辩”;她亦提到,以高中课程的深入程度,还未达到仔细分析上半个二十世纪中日的这些复杂关系,故要求中学生在约二十分钟内“就自己所知”来处理这超越他们能力的题目完全不合理,也没有意义。

取消试题有先例

康陈翠华强调,有关试题距离可接受的考核题目水平甚远,教育局要求取消有关题目,目的为保障考生的利益。她重申,在教育的议题上教育局不是无关的第三者,也不是纯粹资源提供者而不须负责教育的质素。因此教育局对试题表达看法和提出处理的意见,绝非以政治来干预考试。

其实取消试题早已有先例。2009年,旧制高级程度会考(AL)经济科卷二选择题部分,有两条试题出现文字资料与数据不符的情况。考评局当时指有关问题导致试题未能有效评核考生的能力,将题目删除,受影响人数近万。考评局公开道歉,指两道被取消的试题占经济科总分1%,会透过计算方法,避免影响考生成绩。

教育评议会主席何汉权认为,取消试题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但考题的价值观念扭曲,不应保留。考评局应以考生利益为前提,尽快给出解决方案,为受影响考生释疑。他建议考评局可参考学生的校本评核分数,配合考卷被取消的题目,为考生进行算分。

教育局表示,会要求考评局取消有关试题,并作适当调整,维持今次历史科考试的信度和效度,确保所有考生都得到公平对待。

考评局前秘书长为试题狡辩

教育局今日派员到考评局了解审题情况,黄师昨日则纷纷为美化日本侵华历史的试题护航。考评局前秘书长蔡炽昌,昨日发文为试题辩护,但记者发现,蔡过去一年曾多次发表反修例、反政府和仇警文章。深黄校长尹浩然亦在学界发动联署,称没必要直接取消该题,要求力保考评局涉事经理杨颖宇,而尹曾在暴徒占领理工大学时撑暴。

蔡炽昌声称,历史科相关题目没有加添另一观点资料,是因为会降低题目难度,损害题目甄别学生能力,又辩称如果对抗战历史有认识的考生,会运用其知识,推翻题目提供的资料。蔡炽昌于1992年至2004年担任考评局秘书长,其后以考评局前秘书长身份在报章撰文,包括要求林郑下台,又对十月一日下午游行表示“心里很感动”,大赞年轻人阻止修例通过功不可没。

基督教香港信义会元朗信义中学校长尹浩然近日发动联署,以“试卷主席会审慎行事”为由为试题护航。尹浩然多次参与反政府事件,如去年11月18日深夜,曾联同叶建源走进理大校园,当时他见到有学生,便一把将他抱入怀里,“揽仔”一幕赚尽镁光灯。对于近日文凭试历史题目被指严重伤害国民感情和尊严,他近日接受传媒访问竟称“感情角度没有对与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