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色洗脑圈 全方位“独”害学生

“黄”教师 “黄”教材 “黄”教学环环相扣 课外活动朋辈影响教协包庇层层荼毒

近年香港教育界遭政治入侵,大量“黄师”及毒教材肆意向年轻一代散播违法、暴力、仇恨及抹黑国家;而近日引起争议的文凭试通识科及历史科存在偏颇,甚至出现冷血试题,更进一步揭示教育体系疑遭不良意识渗透,莘莘学子惨受荼毒!香港文汇报记者进行深度归纳分析,拆解此环环相扣的教育问题:透过公开考试作为驱动力,并由“黄”教师、“黄”教材与“黄”教学方式全方位灌输洗脑,再辅以课外活动“包抄”,以及利用年轻人朋辈间的巨大影响,加上“黄师”大本营教协为“黄师”专业失德恶行提供“保护伞”;揽炒派针对年轻学生的“黄色洗脑圈”已经成形。

【考试】考评局“黄”高层涉偏颇考题渗激进思想

课程、学与教及评估是环环相扣,尤其香港在“求分数”的学习风气影响之下,考试更堪称是整个教育体制的“指挥棒”。近日闹出考评局“黄”高层的风波,公众质疑有人透过设计偏颇考题,主导学校师生备试以至日常学习倾向,借此渗透激进思想与扭曲观念。

鼓吹暴力煽“独”宣偏颇立场

香港文汇报日前率先揭发,有份负责文凭试历史科及通识科审题的两名考评局“黄”高层杨颖宇及卢家耀,多年来屡次发布不当言论,前者涉鼓吹暴力、暗煽“港独”及扭曲历史,宣称“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忘本呀!”;后者则展示偏颇政治立场,包括发布“林郑滚蛋”言论,更吹捧违法“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在囚时文章,指是“很好的通识课”。

事实上,历史及通识科考试近年的确接连“出事”,包括今年历史科的冷血偏颇试题引导考生同意日本侵华“利多于弊”。全城狠批试题美化侵华战争,及伤害受苦难国民的感情和尊严。教育局亦指问题严重,要求考评局取消该试题,更要检讨审题机制,惟考评局至目前仍只是推搪应对。

至于通识科考题多年来也历尽争议,包括连年出现必考政治题,更有意无意选用敏感参考资料,引导整体高中通识科走向“泛政治化”准备应试,也干扰学生平日的资料搜集及学习过程,甚至最后答题为博高分,跟随出题者思路作答。

【黄教学】灌“独”入学生脑 公然篡改历史

荼毒学生“黄师”不遗余力,包括将偏颇思想渗透在日常教学中,让学生自以为“学习”到新知识,却在不知不觉间被错误甚至违法违宪的“港独”观念“洗脑”。

啬色园主办可立小学小二常识科教师,上月被揭发于网上教学歪曲中国历史,竟然将本质为英国侵略行为的鸦片战争描述为“英国想以禁烟为理由派兵攻打中国。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就是由于英国发现中国当时很多人吸烟,吸食烟草,这个问题相当严重,所以他们为了消灭这些叫做『鸦片』的物品,就发动了这场战争。”

对于“黄师”在教学时公然歪曲历史,家长、教育及社会各界哗然,批评涉事教师蓄意篡改历史,颠倒黑白,误导年幼学生抗拒祖国,严重违反专业操守,理应严惩。

另外,元朗官校赵聿修纪念中学,亦有教师于通识课堂上播放“港独”分子冯敬恩访问片段,当中其扬言“香港应该考虑城邦制或『港独』”,明显有违基本法。教育局表明会严肃跟进,正进行深入调查,包括全面审视学校相关校本教材及与学校管理人员会面。

【课外活动】绘画赛诱抹黑 歌颂黑暴方上眼

除了正规学校学习的各种“黄色洗脑”途径外,课外活动同样危机处处,甚至防不胜防。有家长本月初揭发,由“占中三丑”中的陈健民和朱耀明任董事的“香港公民教育基金会”,竟以“香港梦”为包装举行绘画比赛,暗地对中小学生作政治洗脑。

违“占”祸首借题洗脑

陈健民更特别为大会撰写“主题文章”,巧立名目以“爱香港,加油”为题,却暗中诱导参赛学生向其洗脑,不但将“反二十三条、反国教、雨伞、反送中”等激进运动形容是“捍卫家园的核心价值”,更以所谓“践踏人权”、“假民主”、“庸俗爱国主义”等标签抹黑国家,利用“爱香港”之名大搞分化。

而赛事公布的多项入围学生画作,也确与“黑暴”或“港独”相关,包括刻意美化黑暴,画了数名全副暴徒装束者,手持黄伞及写有“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黑旗与警方对抗;亦有学生画下黑暴分子以“人链”行动阻挡警车一幕,题目却称作“手牵手 守护公义”。

此外,今年初“喜步儿童成长中心”亦涉以画画为名向幼童洗脑,引导他们以“停止催泪烟”为题作画,灌输偏颇政治意识,却完全避开黑暴违法集结及暴力场面。

【黄教师】“黄师”播仇仅薄责 蛊惑学生投黑暴

“黄师”是对学生“洗脑”的祸首,其偏颇政治立场对学生影响甚大,其课堂内外言行、纵容及煽动激进与违规违法之举,成为年轻人的“模版”,令学生被诱惑投身黑暴。

修例风波下接连有“黄师”背弃专业,肆意散布恶毒仇警言论,严重违反教师专业精神及守则。其中嘉诺撤圣心书院通识科教师赖得钟于fb上载“黑警死全家”头像;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更诅咒警员子女“活不过7岁”、“20岁前死于非命”,引起全城怒轰,大批市民投诉,要求学校将二人解僱,又促请教育局严肃处理将其“钉牌”。不过最后二人仍能保留教席,只获发谴责信,警告如有再犯有机会取消注册。

恶毒咒警竟获“放生”

随后包括小学教师蔡子烯、中学女教师、中学署理副校长何栢欣等也接连被揭恶毒仇警,然最后也被“放生”,如何栢欣被终止署理副校长职务但仍获准教学。

另亦有多名“黄师”亲身或鼓动他人参与暴乱,英华女校教师苏玮善,去年7月在旺角涉及“非法禁锢他人”,被警方拘捕与检控。

涉“6.12”金钟暴动而被判囚4年的22岁救生员背后,亦有一名麦姓男老师煽暴,该教师即使离开教职到日本留学,亦在当地大力宣传黑暴;他又避谈其前学生明确承认暴动罪的事实,却称自己“教学生要重情重义”,指该救生员“有没有成为义人,自有公论”云云。

【朋辈】朋辈群众压力 凑热闹盲上街

“黄色洗脑圈”其中一点可怕在于,一旦激进思想植根学生脑中,哪怕只有寥寥数人,其影响力亦可透过年龄相近朋辈间的巨大影响持续散播;即使当中有人未被“洗脑”,亦有机会受群众压力而左右判断,甚至半推半就参与激进违法行为。

去年于多区出现、表面上无甚杀伤力的学生“人链”活动正是一例。香港文汇报记者去年9月曾向多位参与的中学生询问,大多人只称参加“人链”很新奇,或以凑热闹的心态参与,有的也只知道人链是代表“抗争”,但完全不清楚当中涉散播“港独”的真实含义。

类似情况亦见于所谓“学生记者”当中,网上近月接连冒起一个个自称“传媒”的群组,主要由激进高中及大专生主导,以“大哥哥/大姐姐”身份,引诱对新闻工作有憧憬的年轻学生“义务”加入,实质是借“记者”的名义,动员他们到街头暴冲现场充当炮灰。

借理想当幌子 陷“童记”于险地

本月揭发的一宗12岁及16岁“儿童记者”个案,正是一个声称由中学生组成的组织“深学媒体”成员。该“媒体”以所谓“报道新闻”为幌子,招募一批批“童记”充当“马前卒”及“娃娃兵”。事件曝光后,该名12岁“童记”还不断辩护,毫不自觉身处险地的风险和不当,场面令人心寒。

【教协】制教材“染黄”教界 教协幕后推手

自称“教育专业团体”的教协,毫无疑问是教育界“染黄”的幕后推手。早在违法“占中”发生前的2013年,教协已急不及待制作“占中”通识教材。39页的教材中,以绝大多数篇幅介绍“占中”缘起、原则与时间表,又遍布戴耀廷的政治分析、建议、文章及相片等内容,出街前更需要经过戴耀廷的“审视”,却只有1页透过网站连结提供“其他意见”,完全是帮助戴耀廷鼓动师生参与“占中”的宣传品。

到去年6月,教协又推出“《逃犯条例》修订”教材,明里暗里鼓吹“反修例”偏颇意见,灌输所谓修例“危害社会”错觉,诱导学生加入反对行列,唯恐教界不乱。

偷换“权益”概念 包庇纵容“黄师”

及后一次又一次揭发“黄师”散播仇恨及教学偏颇的失德事件,教协则以政治立场行先,偷换“教师权益”概念,对害群之马极力包庇纵容,以所谓“私人领域发表”、“教师有言论自由”等歪理,极力为失德“黄师”开脱,无视此等仇恨偏见对学生以及教育专业的影响。

就各界对失德“黄师”的批评及教育局跟进,教协又以所谓“以言入罪”、“文字狱”等煽动性字眼,挑起社会对立,更发动众筹成立所谓“诉讼及紧急援助基金”,支援因违法或违反专业操守而面临停职停薪甚至被除牌教师,成为恶毒“黄师”的幕后“保护伞”。

【黄教师】“黄师”播仇仅薄责 蛊惑学生投黑暴

“黄师”是对学生“洗脑”的祸首,其偏颇政治立场对学生影响甚大,其课堂内外言行、纵容及煽动激进与违规违法之举,成为年轻人的“模版”,令学生被诱惑投身黑暴。

修例风波下接连有“黄师”背弃专业,肆意散布恶毒仇警言论,严重违反教师专业精神及守则。其中嘉诺撤圣心书院通识科教师赖得钟于fb上载“黑警死全家”头像;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更诅咒警员子女“活不过7岁”、“20岁前死于非命”,引起全城怒轰,大批市民投诉,要求学校将二人解僱,又促请教育局严肃处理将其“钉牌”。不过最后二人仍能保留教席,只获发谴责信,警告如有再犯有机会取消注册。

恶毒咒警竟获“放生”

随后包括小学教师蔡子烯、中学女教师、中学署理副校长何栢欣等也接连被揭恶毒仇警,然最后也被“放生”,如何栢欣被终止署理副校长职务但仍获准教学。

另亦有多名“黄师”亲身或鼓动他人参与暴乱,英华女校教师苏玮善,去年7月在旺角涉及“非法禁锢他人”,被警方拘捕与检控。

涉“6.12”金钟暴动而被判囚4年的22岁救生员背后,亦有一名麦姓男老师煽暴,该教师即使离开教职到日本留学,亦在当地大力宣传黑暴;他又避谈其前学生明确承认暴动罪的事实,却称自己“教学生要重情重义”,指该救生员“有没有成为义人,自有公论”云云。

【教材】“毒材”偏颇无王管 丑化内地煽仇中

有问题的“黄”教材近年涌现,除了大量通识书及材料涉偏颇失实外,语文及历史科目中,也有不少“黄师”滥用自主之便,依个人政治立场及喜好,编写或渗入诬蔑与抹黑内容,以此“洗学生脑”。

赵聿修纪念中学本月初被揭发有通识教材偏颇地美化违法“占中”,以偏概全丑化内地外,又以反对派所谓“真普选”、“西环治港”等谬论向学生作政治洗脑。事实上,通识科的“今日香港”及“现代中国”单元一直是“黄”教材的重灾区,坊间的教科书不经评审屡被批内容偏颇,校本笔记更是“无王管”,令其成为了有心人借机散播激进反政府与及反中仇中思维的平台。

在中文科方面,保良局何荫棠中学去年亦制作“有毒”的中一工作纸,于填充题污蔑警方“与黑帮暗中勾结,置市民生死于不顾”;中文大学校友会陈震夏中学则在中一阅读教材中,将张爱玲《打人》文章标题擅改为《警察打人》,于教育渗透偏颇政治思想。

捏造史家言论教坏学生

而即使通过评审的中史教科书中,早前亦被揭发涉嫌偏颇地引导学生得出林则徐禁烟手法“不明智”并“最终酿成战争”的结论;而书中所引英国学者史景迁评价林则徐“不明智”的评论,后来更被发现是无中生有,被批评教坏学生。

其他科目方面,去年9月网上流传一份补习社所谓“警方滥暴问题”的初中英文教材,内容尽为丑化警队的失实描述,包括在毫无实质证据下诬蔑警方“故意射头、试图谋杀示威者”,不少网民闹爆制作者居心叵测。

【回应】教界吁严把关 踢走害群之马

“黄色洗脑圈”全方位地对学生进行“洗脑”,以歪理煽动他们仇中反政府,甚至已“成功”令不少人成为黑暴的政治炮灰,前程尽毁。多名教育界人士直言,对此“洗脑圈”带来的恶劣影响感到担忧,提醒各持份者要有所警惕及行动,包括过滤偏颇教材、严惩“黄师”,并要加强校方与家长沟通,共同关注孩子的健康成长。

黄锦良提醒教师勿偏颇

教联会主席黄锦良表示,修例风波至今,社会一直在关注教材、教师的问题,很多教育界有心人都有谨慎应对“黄”教材及“黄”师,以防有人乘虚而入,向学生灌输错误观念。他提到,现时的问题教材多属“校本”,提醒教师教授通识科、生活成长课、德育及公民教育课时,务必要引用客观资料,不能偏颇。

至于坊间不少机构及团体,亦曾制作绘本、教材等“推销”至学校,黄锦良直言,当中部分内容偏颇、具政治宣传意味,故校方需要提升政治敏锐度,不要随意接受问题材料,慎防学生受“洗脑”。他又指,部分团体、机构曾举办各种辩论、绘画比赛等,只求“无孔不入”地将政治带进校园,故学校需要留意机构、比赛的性质。

黄锦良认为,教师应担当保护学生的角色,惟教育界近期出现不少害群之马,损害社会对教育界的信心。他直斥教协作为教师工会,若继续袒护“黄”师,“只会陷教育界于不义”,又指教育局应对违反专业操守的教师毫不留情地进行处分,以挽回公众的信心。

张民炳建议设监察机制

香港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指出,“黄色洗脑圈”盛行,反映现时教育制度的各种质素监督问题,例如充斥着各种校本“黄”教材,“教育局应为这些教材设立审查、监察机制,确保教材灌输学生正确价值观。”他又认为,学校管理层除了应为校本教材把关,亦应增加观课次数,以了解前线教师的教学法有无问题。

张民炳又提到,由于学生容易受到朋辈影响而参与各种政治活动。故教育局应向学校发指引,并敦促校方与家长加强沟通,“这些日子不少学生进入所谓‘抗争’状态,故教育局、教界及家长应达成共识,一同设法确保学童的人身安全。”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