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反对派大闹立法会被驱逐,制暴止恶是香港重生关键

在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等人的故意拖延下,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耗时6个多月、17次会议仍未完成。5月18日,在一系列“预热”后选举再次举行,最终李慧琼以40票当选香港立法会内会主席。

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选举又一次因反对派议员的恶意阻挠和对峙冲突而一度暂停。不过随着陈淑庄、许智峯、朱凯廸三位“泛民”议员被果断驱逐出场,这场漫长的选举终于在“不会处理规程问题”的前提下宣告完成,也让不少苦乱久矣的香港市民松了一口气。

如此漫长而低效的“政治游戏”被香港人称为“拉布”,有拖延时间的意思,多指议员通过冗长演说、辩论等议事程序,延迟或阻挠其反对的议案通过。而这些年来,在反对派议员的恶意侵染下,“拉布”被更多赋予了泛政治化的意思,甚至直接与暴力相关。他们以一己之私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把公共议题作为政治斗争工具,千方百计阻挠政府施政、拉低政府政绩,以期打击特区政府威信和特首的认受性,达到其政治目的。

“破坏性搁置”,侵蚀的是香港的民主机制、问政环境,透支的是香港的民生福祉、发展机遇。民主的基本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可是在泛政治化的大背景下,立法机构的现状是“多数服从少数,少数杯葛一切”。一些偏激人士靠“博出位”的方式进入立法机构后,不顾公众利益,纯粹为了反对而反对,故意制造话题吸引眼球,严重排挤了立法机构理性问政的空间。而这其间的反复博弈经由个别媒体放大后,使公众关注程序议题多于实体正义,导致社会长期“失焦”。

这一点,在去年香港的所谓“修例风波”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反对派议员谋求“港独”的政治企图和“美化暴力”的蓄意蛊惑下,不少入世未深、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泥足深陷,他们泼污国徽、冲击立法会,瘫痪交通、占领校园,一次又一次地向富有正义感的市民发起攻击,成为外部势力的“棋子”、冲在前面的“炮灰”。而最近,这股“黑暴”之风又有抬头之势。因为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要求考评局取消“汉奸”考题,并派专员到考评局跟进事件,其儿子个人资料即被“起底”并遭到反对派“人身恐吓”。更不用说因逮捕乱港祸首黎智英而多次接到“炸弹包裹”的港警“一哥”。对此,前不久42名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愤然发出联署信,称这是“全社会必须要警醒的最后警号”。

未来,香港要到何处去?是维护“一国两制”,还是破坏“一国两制”;是维护法治还是践踏法治;是维护香港繁荣稳定,还是摧毁搞乱香港?随着越来越多正义之声的发出,答案也变得愈发清晰。耗时6个多月的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最终“一锤定音”,很可能是一个积极的开始。因为它让人清晰看到,正义能够战胜邪恶,法治能够战胜暴力,如今香港需要的正是这种制度力量所带来的信心。正如新当选的香港内会主席李慧琼所言,立法会敢于“剪布”是香港再出发关键一步。

“狮子山精神,不应只是回忆往昔的感叹之语,在迷雾中看清乱局的本质,在喧嚣中辨明前进的方向。”这两天,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的专题片《另一个香港》引发各方关注,通过现场实录、香港民众的声音及各国专家的评论,聚焦“黑色风暴”笼罩下的香港,抽丝剥茧,一探修例风波背后的原因。某种意义上,搞清楚“谁才是香港真正的守护者”,这正是香港社会需要思考的课题,也是香港走向光明的阶梯。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