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香港形格势禁的政局难以为继

香港政局空前严峻复杂,从政治团体和特区政府角度看,是“形格势禁”,无论哪一个政治派别、政治团体,即使是掌握特区公权力的特区政府,都感到自己承受着空前压力,彷彿置身十分侷促的空间。

去年区议会选举大胜后,“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曾以为香港即将是他们的天下。但是,上月13日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分别向郭荣铿等“拒中抗共”分子发出强烈谴责后,“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头面人物开始明白,他们在香港政治的生存空间将急剧萎缩。

然而,吊诡的是,建制派没有因为对立方处境恶化而产生某种轻松感。因为,建制派涵盖香港各界别,其内部包含了多重矛盾。

除劳工与僱主之间的矛盾外,建制派内部更重要的分歧,是关于特区政治利益的分配。眼下,建制派在立法会所拥有的席位是史无前例的多,却毫无对“拒中抗共”立法会议员具有优势的感觉和表现,主要原因,便是建制派各政治团体均计较政治利益、各有考虑,令议席的优势无法表现为政治优势。

把目光超越立法会,建制派内部还有一个矛盾,即重要人物及其建立的政治势力之间因为恩怨而互相隔阂,甚至不时发生摩擦。

从2012年第四任行政长官竞选起,参选和争取参选的建制派重要人士,当选者组织管治班子以及管治班子中途调整等等,这一切,形成并累积愈益复杂和深刻的恩怨。

政治人物及其势力之间的恩怨,举世皆有。但是,香港是一个城市,又实行“港人治港”,政治人物及其势力之间的恩怨都郁结在这块仅一千一百多一点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准确地说,都挤在以礼宾府为圆心、以一公里为半径的狭窄空间。

迄今,行政长官不能具有政党背景,特区历届政府主要官员和行政会议成员也大多不具特定政治团体背景。于是,重要政治人物及其政治势力,不可能在香港社会拥有或建立广泛的群众基础。这类因政治恩怨而产生的隔阂或摩擦,对建制派在区议会、立法会的选情不会产生明显影响,但是,对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和行政长官选举的影响不可低估。

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拥有公权力,应当感到海阔和天高。但是,面对“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愈益疯狂的进攻,建制派因种种因素难以提供有力和有效支持,现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处境唯有俗话“冷暖自知”能形容。

现任行政长官出身资深政务官,却由于公务员队伍在“黑色革命”中加速分化而无法确保得到全体公务员支持。遑论政务官中也存在着不同的势力团体(俗称“马房”)。

明白了香港政局形格势禁,就容易理解中央最近强调“两办”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拥有监督权。“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污蔑这是中央对基本法的“僭建”。错,这是中央固有的宪制权力。只是在特区政治局面尚未至于形格势禁时,中央愿意给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以行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充足空间。当出现严重妨碍香港发展的情势时,中央必须行使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监督权。

明白了香港政局形格势禁,就容易理解最近“两办”发言人频频就香港事宜发表意见,充分行使中央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监督权。众所周知,监督不仅发表意见和给予指示,而且,在必要时敦促下属采取行动。下属不能把上司的意见和指示当“耳边风”,不能“阳奉阴违”,而是必须采取行动。如果迟迟不采取行动,上司必定采取相应措施而不会止于言辞。

香港政局不能也不可能持续形格势禁。僵局或困局总归要被打破。“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指望夺取第七届立法会多数议席、进而抢占行政长官宝座来压倒建制派。建制派必须全力压制“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现届政府必须尽力支持建制派。如果香港本身力量不足以维护“一国两制”,那么,中央必定介入。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