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教联会副主席评“汉奸试题”:价值教育严重缺位

图为香港教联会副主席、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 

图为香港教联会副主席、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

[海外网5月19日综合报道]近日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考卷中竟出现公然美化日本侵华暴行的题目,香港教育界谴责这实为“引导学生做汉奸”,港媒还披露疑为考评局负责拟题的两名考官在社交媒体散布歪曲历史、反中乱港狂言。对此,香港教联会副主席、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在接受海外网采访时表示:“整个香港社会都应该对基础教育作出重新审视和检讨。”

“不正面面对处理,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5月14日,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考卷中公然询问考生是否同意 “‘1900-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的说法”,立场扭曲、极具倾向性的试题引起轩然大波。香港考评局随后对此作出回应,一方面考评局认为“仍未开始阅卷程序,目前实不宜就试题作出评论”,另一方面还特意强调“历史科设有‘审题委员会’,委员的背景有大学教授、具丰富教学经验的中学教师及/或校长、课程及学科专家等,依据该科《课程及评估指引》与《评核大纲》拟定试题及评卷指引”。

邓飞在接受海外网采访时表示:“这是他们常用的官僚手法,通常会说‘这件事在程序上、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能够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也没法挑剔任何东西。但是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不正面面对处理,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问题恰恰就在于,这样一则令人诧异的题目不是由个人所决定,而是由一批人所决定,这就更加可怕了。”邓飞认为:“如果一人一言堂,我们可以认为这个人有问题,而考评局的回应正是说明,一伙人都认定了这种出题方式。所谓集体‘智慧’下产出的题目竟然能够引起全中国这么大的反感,我们是不是应该对香港教育更加担心。”

“出现这种题目问题,香港考评局责任重大”

据了解,香港考评局于1977年根据《香港考试局条例》成立(2002年修订为《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条例》),负责筹办香港的公开考试及评核,曾举办多项国际及专业资格考试。“出现这种题目问题,香港考评局责任重大。” 邓飞解释,但由于考评局属于财政独立的法定机构,严格来说,香港教育局要求考评局作出合理交代,考评局也可以置之不理,“好像谁都管不了他”。

邓飞介绍,香港考评局下每一门学科都设有一个研究部门,每个研究部门都有各自的全职“经理”,即主管人员,再由该主管人员聘请经验丰富的大学校长或老师组成“审题委员会”和“评卷委员会”,一个负责出题,一个负责改卷。“‘经理’可以决定‘委员会’成员构成,而这些成员可以决定题目怎么出,标准答案怎么写,因此‘经理’有很大的主导权。”

此前被曝出“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忘本呀!”惊人言论香港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杨颖宇便是考评局研究部门“经理”之一。邓飞认为:“杨颖宇的极端言论引起整个社会和教育工作者的很大担忧,个人在偏激情形下的政治取向会干扰到试题的设计和评卷工作。此外不排除的情况是,会不会有一些考生故意投其所好,用这个办法去获得更高的分数,这样等于误导考生形成纯粹的投机心理。”

“根源在于香港课纲,需要检讨基础教育”

邓飞认为,问题的根源还在于香港课程纲要,需要检讨香港基础教育。以5月14日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考试中题目为例,有人辩称这是一个开放性题目,考生可以运用个人所掌握的历史知识言之成理即可。“然而这类所谓开放性题目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表现上好像是一种多元价值取向,但实际上导致价值虚无主义,最终的后果就是对学生价值教育的严重缺位,这是香港教育很大的弊端。”

“为什么我们的课纲没有重视在历史人文学科对学生作出正面价值的引导,反而以一个所谓多元取向的幌子作为教育理念?所谓‘解放式的教育’、‘刺激学生多元思维’等等这些炫目花哨的名词,实际的结果令大家震惊和诧异,基本的价值观和底线都失守。” 邓飞表示:“这也无形中为政治入侵校园打开了缺口,一些偏激的政治理念堂而皇之的进入公开考试。”

邓飞强调:“整个香港社会,无论是教育局还是考评局,以及所有关心教育的人,都应该对基础教育作出重新审视和检讨,更多关注基础教育中的正向价值的引导和教育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