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考评局“无王管” 烧公帑频出错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文凭试历史科一条冷血荒诞试题,不仅显示考评局审题出题机制或存在漏洞,更揭示其“无王管”问题严重。考评局挟“独立法定机构”之名,除行政长官可向其发出有关职能的指示,外在监督一律欠奉。事实上,考评局过去更以“自负盈亏”为由,连其他法定机构包括廉政公署等都要接受的审计署行政管理监察亦能避开,成为“超然”的“独立王国”,情况堪忧。随着政府去年起资助考试费,考评局其实已经达到“过半收入来自公帑”的审计门槛,如何加强有关规管,成为了急切需落实的议题。

考评局是独立的法定机构,享有日常运作上的自主权。以今次历史科试题为例,最受社会关注的“审题委员会”,人选由考评局全权负责,相关人员身份保密,外界不得而知。而哪怕试题偏颇有目共睹,甚至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亲口要求取消试题,考评局亦只作官僚应对、没正面回应,只推说由考评局委员会开会决定。

声称“自负盈亏” 避开规管

考评局一直以财政独立名义运作,按现行《考评局条例》,该局只须把已签署的考评局账目报表,送交事先经行政长官批准而由考评局委任的核数师,并在核数师核证后,将相关文件和报告呈交行政长官及提交立法会会议席上省览就可。意味只有行政长官及考评局委任的核数师可就其账目提出质疑,立法会只可提出质询。

事实上,考评局于法定机构而言亦属“超然”的单位,诸如僱员再培训局、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医院管理局、职业训练局、演艺学院等,甚至包括廉政公署在内,均有受到审计署不同方面或不同程度的监察,包括对人事、管理、行政、内部机制等监察,过往的审计报告也揭示相关机构不少需要改善的问题,唯独考评局以“自负盈亏”为由,原来并不在此限。

香港文汇报翻查审计署职能,当中有关“衡工量值式”审计工作,是就受审核组织在履行职务时所达到的节省程度、效率和效益进行审查,受审核组织除包括政府部门外,亦包括公众团体、公共机构或“过半数收入来自公帑”的受审核机构。

事实上,考评局近年连年录得亏损,受公帑资助程度逐渐增加,包括去年起政府陆续亦向考评局拨款3.6亿元,以支持考评局“有效运作”;而随着去年起政府资助文凭试学校考生的考试费,更令其公帑收入比重大幅增加。

公帑填凼已达审计门槛

香港文汇报翻查考评局18/19年报中的财务报表及相关资料,截至2019年8月31日止的年度全面收益表显示,考评局2019年收入总数约4.7亿元,其中文凭试占1.87亿元,包括1.5亿元来自政府代缴考试费,而由教育局委托举行的全港性系统评估/基本能力评估占8,000万元、政府补助则占5,000万元,三项合共约逾2.8亿元,占收入总数达六成,明显已达到接受审计的门槛。

教育局日前表明需要检讨现行考试的出题审题机制,以长远确保考试及试题的质素。惟早在今次文凭试考题“出事”之前,考评局过去10多年已曾出现一连串试题及试卷相关问题,更多次被申诉专员公署狠批行政失当及监督不足。

考评局是负责重要公开考试、公帑占总收入逾半的机构,多名教育界人士及立法会议员都提出,该局毫无制衡的情况是否理想,继续财政独立是否恰当,有关问题均值得公众深思。

近年考评局行政管理问题

1999年至2003年

遗失会考及高考答卷共77份,当时的考试局(考评局前身)认为,由于收集和运送的答卷数量庞大,遗失若干答卷在所难免。申诉专员调查报告批评其处事手法欠透明度,令人认为其疏于职守,没有对考生尽责

2001年

会考及高考多份试题出错,包括高考历史科试卷其中一条题目的中英文本有出入,纯数科试卷亦出错,以致一条数学题不能解答。当时的考试局(考评局前身)要公开道歉,并一度考虑重考。申诉专员调查报告质疑该局欠缺公开招募制度及监督不足

2005年

部分应考英国语文科(课程乙)的考生成绩出错,422名考生的口试成绩受影响,整科成绩受影响考生有248人

2008年

申诉专员公署接获多宗会考及高考若干试卷出错投诉,调查后炮轰考评局的试卷主要负责人员有角色冲突,对错误得过且过,不愿承认错误及未能纠正,以及补救措施不足

2009年

高考经济科卷二选择题部分,两条试题出现文字资料与数据不符的错误,考评局当时公开道歉,并指有关问题导致试题未能有效评核考生的能力,决定将之删除,当年有近万名考生受影响

2013年

考评局一方面向政府申请大笔补助,却被发现于半年内两度向九成员工大派约700万元特别奖金,被指乱花公帑

2018年

两名补习教师萧源及刘冠华,先后被指与考评局人员串谋,以获取试卷机密资料,其中萧源本月被裁定串谋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刘冠华虽然脱罪,但裁判官强调他是侥幸脱罪。两宗案件均反映考评局的试题保密机制存在漏洞

半黑箱轻职守 得过且过挨轰

考评局“无王管”问题严重,过去主要是严重考试错误公诸于众后,才有机会被申诉专员公署立案调查。香港文汇报翻查资料,找出多年份狠批考评局监督不足、疏于职守、得过且过的调查报告,相关评语或情况虽不至于直接反映目前情况,但所谓借古鉴今,相信仍有一定参考价值。

讲裙带不反省 头痛医头

公署2002年针对考评局前身考试局,于会考及高考一连串试题出错的调查报告,当中提到该局欠缺公开招募制度,如审题委员会成员,只是由该局内部推荐他们认识的人担任,认为部分人接受委任“纯因个人友好关系”。报告又批评该局监督不足,管理层没有主动监督和指导个别科目主任。

而2004年针对遗失答卷的调查报告,提及考评局由1999年至2003年合共遗失77份会考及高考答卷。报告批评考评局处事手法缺乏透明度,与问责管治模式相违背,甚至会令人认为该局疏于职守,没有对考生尽责。从宏观角度来看,也损害了公众对考评局推行本港公开考试制度的信心。

此外,2009年针对多宗有关会考及高考试卷出错的调查报告,则批评考评局容许负责审题及校对的评核发展经理,同时担任试卷拟题工作,质疑当中存在角色冲突;同时,报告提到该局部分人员认为“不小心出错是人之常情”,批评其态度得过且过、不思改进,极不可取。

报告又指出,考评局当时的补救措施主要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从程序着手,治标不治本,认为该局委员会应从更宏观的角度深入分析,找出问题的根源。 

保密疏漏 试题外泄 须增监督

有立法会议员及教育界人士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考评局过去多年问题丛生,今次“冷血试题风波”进一步揭示加强监管考评局的必要性,有关当局应尽快作出检讨,以重建社会大众对考评局的信心。

叶太:问题丛生 仍欠透明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刘淑仪指出,考评局是昔日港英时期“小政府、大市场”下诞生的产物,“当时往往会设立一些财政独立的法定机构,以减轻政府负担”,但此背景下该局却渐渐变成一个连番出事、问题丛生却又毋须对外负责的“独立王国”。

最近发生试题风波正是一例,叶太批评该试题有强烈引导性,不适合作为中学生考试题目,亦不符合公众利益,“但考评局却以保密为由,外界无从得知何人出题,欠缺透明度,亦缺乏问责性。”此外,“补习天王”萧源与两名主考员所涉的两项串谋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罪成,亦显示试题保密存在明显漏洞。

对考评局过去并非经常性领取公帑,故连审计署亦无权监察,使其“地位”比廉署更加“超然”,叶太指出,“问题在于考评局的『自负盈亏』长远恐怕难以持续,一方面文凭试考生人数愈来愈少,加上愈来愈多人对课程以至考试方法都有不满,甚至选择弃考,种种迹象均显示收支问题难以解决”。

正因如此,考评局近年获公帑资助数额愈来愈多,却仍坐拥“财政独立”,外界无法干涉,“他们管理层的薪酬状况如何,假如无法做到收支平衡,第一步是否应该考虑削减开支,有否考虑减薪?写字楼设在哪里,租金多少?人员方面又有否减省空间?这些都值得了解更多”。

叶太强调,使用公帑或是公众服务机构,都应有适当的公共监管,考评局有必要作深刻检讨,从其功能、财政安排、如何监察等,都要仔细研究如何改善以至改组;由于公帑占整体收入比例渐增,长远可考虑交回政府负责,均值得深思。

邓飞:无从观察 遑论问责

教联会副主席邓飞表示,考评局一直强调保密原则,“甚至保密到比联邦储备局甚至神秘国际组织都来得更加神秘,外界难以得知其内部情况”,但讽刺的是考评局过去不止一次卷入试题外泄风波,反映其“保密”工夫存在漏洞。

今次出事试题也因一句“保密”,外界无法得知审题委员会的成员身份,遑论问责。不过,根据2001年申诉专员调查报告,当时的审题委员会成员并非公开招募,而是由内部委员或科目主任推荐,只纯因关系友好而接受委任,邓飞认为,今次试题风波再次揭示审题委员会或存在问题,认为这是一个契机,让有关当局重新检视“保密”与“监管”之间如何取得平衡,以确保出题的公正及专业。

邓飞认为,增加监管可分别于考评局内外进行,包括内部进一步确保审题委员会成员的组成以至其工作质素,外部则可研究未来加强教育局的角色,“始终近年政府拨款增加,教育局是否亦有相对的监管责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