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尊重历史和教育专业 必须监督考评局纠错

教育局要求考评局取消文凭试历史科涉扭曲历史、美化日本侵华的试题,特首林郑月娥昨日强调,试题事件是专业失误,绝非政治干预教育。涉及国家民族的大是大非历史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空间,教育局要求考评局纠错是尊重教育专业的表现。本港少数教育界中人,无视史实和立德树人的教育宗旨,硬把偏颇的政治立场强加入教育专业,却不允许政府拨乱反正,还倒打一耙指责政府以“政治凌驾专业”。试卷多番出错,对学生造成重大影响,考评局“无王管”的弊端到了彻底根除的时候,否则后患无穷。特首和教育局有必要善用权力,为教育把好关,对学生负责。

日本侵华的血泪史,是中华民族刻骨铭心的屈辱和伤痛,同历史上所有反人类的罪行一样,根本没有讨论利弊的空间余地,这是人类良知的共识。文凭试历史科的考题,以偏颇的材料引导学生答题,只会导致学生的历史观、价值观变得虚无与错乱,其危害更甚于对历史认识的模糊与缺失。教育局敦促考评局纠错理所当然,取消荒谬题目才是尊重历史事实、尊重教育专业。

可叹的是,面对社会各界的严正批评和要求纠错的强烈呼吁,少数教育界人士竟然以试题属“开放式”题型、考验学生“高阶思维”为理由,替偏颇的试题辩护;有个别教育界代表更声言,“政府作风粗暴,以行政权驾驭专业,对考评局赤裸裸施压”云云。

长久以来,本港不少教材、课堂教育、考试题目沦为宣扬政治主张的工具,向学生灌输扭曲的历史、国家民族观念。教育界有为数不少的带有强烈政治倾向的人,或明或暗、长年累月把个人的政治主张带入课堂、校园,把天经地义的国民教育污名化为“洗脑”教育,却把反对国家民族、鼓吹“违法达义”美其名为“培养独立思考”。应该说,将教育政治化的,恰恰是这些长期颠倒是非的教育界中人。此次文凭试历史科试题事件,明显偏离史实,更有美化日本侵略者、混淆学生历史观的用意,有教育界中人却力阻政府纠错,更对纠错者扣上“预设立场”、“上纲上线”、“将政治带入教育”的帽子,这是典型的反咬一口,更凸显这些教育界中人以政治先行,罔顾教育专业。

文凭试历史科冷血荒诞的试题,不仅暴露出考评局审题出题机制存在漏洞,更揭示其“无王管”问题严重。考评局是回归前为“减轻政府负担”而设的法定机构,声称“财政独立、自负盈亏”,但近年获公帑资助数额愈来愈多。考评局挟“独立法定机构”之名,除特首可向其发出有关职能的指示,外在监督一律欠奉,连审计署亦无权监察,地位比廉署更“超然”。另外,考评局以保密为由拒绝外界监督,外界根本难以得知其内部情况,已经变成“独立王国”。

缺乏有效监管,考评局出现试题错漏的现象屡见不鲜,发生过考评局人员串谋“补习天王”泄露试卷机密的丑闻;更令人担忧的是,考评局成为“黄师”的收容所,一小撮对国家、特区和“一国两制”怀有敌视情绪的教育中人,掌控课程及考评机制,给香港的教育及考试制度运作埋下重大隐患。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百年大计,绝对不可轻忽管理。考试对教育影响兹事体大,文凭试历史科试题问题只是考评局管理混乱的冰山一角,考评局出题、审题、财政管理恐怕难以单靠内部监管来改善,教育局需要加强监管,特首依据《考评局条例》更有监管考评局的权力。特首林郑月娥曾表示,教育是立德树人的工作,教育工作者任重道远,政府责无旁贷做好教育工作,必须对教育严把关。希望特首和教育局善用权力,无惧政治化干预和无理指责,负起监督考评局的重任,保障香港教育的质素,保护学生免被荼毒。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