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监警报告揭网民煽密集报案 削警效率影响部署

■網民煽動「打999炸爆警察line」(紅圈),報告批評企圖癱瘓999系統運作的人不負責任。 資料圖片

■网民煽动“打999炸爆警察line”(红圈),报告批评企图瘫痪999系统运作的人不负责任。 资料图片

修例风波期间,警方999报案热线多次被大量虚报来电轰炸,以致系统瘫痪,令指挥及控制中心、行动室和地面执勤人员的通讯频道超出负荷,甚至一些失实报案扰乱警方视线,打乱警力部署,导致警方未能及时协调资源,严重削弱警方行动的有效性。监警会认为,警务处管理层应检讨999控制台处理大量来电的能力,应运用更多信息科技,在极端情况下剔除恶意举报。 

999热线被恶意攻击得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是“7.21”元朗站的打斗,当日下午已经有大批白衣人开始在区内聚集,之后更在鸡地及港铁站内袭击其他市民,但因999热线瘫痪,市民求助无门。据电话公司的记录,当晚10时30分至翌日凌晨1时30分的短短三小时内,新界区的999控制台接获24,374个电话。在有关电话中,只得4,164个电话接通999系统, 当中1,100个由999接线生接听,并整理为75项事件记录后再转达予元朗分区控制台采取行动。

通讯频道超载 导致连锁反应

据警方回覆监警会指,正常情况下新界区的999控制台平均每天接获2,300个电话报案。但当日999热线在短短三小时内处理的电话已远多于平日的全日总量,接通的比率仅约17%,而获接听的更只得不足5%,投诉警察课因而接获大量相关投诉,截至今年2月底,53宗与“7.21”事件相关的需汇报投诉中,有39宗涉及999热线,问题包括警务人员未有接听电话及警员接听后挂断电话。

警方并指,当晚999热线的来电突然激增,与事件相关的讯息透过不同途径大量涌至,新界总区指挥及控制中心和元朗警区行动室要传递的大量讯息,令新界总区指挥及控制中心、元朗警区行动室和地面执勤人员的通讯频道超出负荷,导致错误讯息传递或遗漏,进而产生连锁反应,以致未能及时部署和协调资源。

网络吁报案 报告斥不负责任

监警会检视事件时发现,999控制中心当晚接获大量电话的情况涉及恶意攻击,指连登讨论区在当晚9时许出现一篇题为“请大家一齐打999”的贴文,发文者煽动其他网民致电999报案。另外,社交应用程序Telegram在约一小时后亦出现类似的鼓吹留言,提出要干扰警方控制台系统。

报告批评企图瘫痪999系统运作的人不负责任,指行为具破坏性,导致系统充斥大量虚假举报,同时亦建议警方应该检讨999控制台处理大量来电的能力,如在极端情况下,应采用一种规程剔除恶意举报并照顾真诚的举报,研究是否可以运用更多信息科技来提升系统及在系统崩溃的情况下,可采取何等紧急措施等。

6·12 金钟冲突未堵示威者“逃走路”

■監警會的報告建議警方檢討「6.12」處理手法。 資料圖片

■监警会的报告建议警方检讨“6.12”处理手法。 资料图片

警方处理修例风波所引发的大型公众活动时,不单曝露警队内部沟通问题,与活动主办单位的沟通也有改善空间。监警会的报告建议警方检讨“6.12”当日在中信大厦使用催泪弹的事件,汲取教训。

倘终止合法集会 应与主办方商讨

立法会去年6月12日原订审议《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有激进示威者以当日下午3时为“死线”,要求政府撤回条例修订草案。最终政府未有向示威者低头,立法会外气氛随即变得紧张,有激进示威者向警方防线发动暴力攻击,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在当日下午向所有前线警务人员宣称现场情况为“暴动”,之后更向所有现场指挥官发出指示采取清场行动。

现场警员向示威者警告不果后,唯有以催泪弹及胡椒弹将聚集在政府总部一带的示威者沿龙汇道及添美道驱散,波及现场由民阵举办、并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大批集会者争先恐后试图进入中信大厦,场面混乱。

警方回应监警会查询时表示,警方当日的计划是把示威者驱散,而添美道的“逃走路线”亦一直未被堵塞,指警务人员一直透过扩音器及手势,重复指示示威者沿添美道离开龙汇道,惟民阵透过大型扩音器作出的指示是进入中信大厦,并声称集会的讲台亦阻挡了示威者的视线云云,但事实是添美道畅通无阻,可让示威者离开。

疑民阵声量盖过警发言

警方是在混乱出现后才派员与民阵代表沟通,指他们的扩音器材声量太大,盖过了警务人员的宣布,亦阻碍警方的驱散行动,要求他们停止使用扩音器材,或向警方交出扩音器材。

监警会强调,警方与公众集会主办单位的沟通十分重要,认为若警方认为有必要终止获批准的集会,应先与集会主办单位商讨,给予足够时间和指示,让集会主办单位及参与者终止集会,并沿可行的逃走路线离开现场,建议警方检讨当日在中信大厦的驱散行动,包括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与前线警务人员之间的协调、警方与集会主办单位及参与者之间的沟通、逃走路线是否畅通等。

7·21 内部沟通不足 低估冲突风险

“7.21”元朗站事件是其中一桩彻底曝露警队内部沟通不足的事例,监警会在审视报告中同意警方当日的行动未符合公众期望,主因正是部门内部的沟通问题,令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未有及时部署足够警力应对,错过平息事件的“黄金机会”。

只派30人小队屯门待命

报告特别提及,早在事发前3天,警方新界北总区总部已经注意到有人在网上呼吁元朗居民于“7.21”当日站出来“保卫家园”,新界北总区当时已向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提出由总区调动人手到元朗区,以应付元朗可能发生的重大冲突,但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经评估后认为元朗发生重大冲突的风险较低,最后只同意派遣一队为数30人的小队在屯门警署待命,以应对元朗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在“7.21”当日,由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主导的三层指挥架构主要针对港岛公众游行,而新界北总区最高指挥中心初期只调配基本人员。不过傍晚后陆续在元朗出现大批白衣人聚集,当晚6时起元朗警区行动室投入运作时便全面启动以监察事态发展。

警方当日应变显被动

新界北总区最高指挥中心虽然在当晚8时至9时间曾三次联络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要求部署额外资源到新界北总区应付在不同地区发现白衣人聚集的举报,但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维持原来决定。

直至当晚10时42分,被派往港铁警方观察哨站的两名警务人员向上级汇报指,有两批人在站内聚集滋事。监警会指警方理应注意到元朗站发生的袭击事件,并应定时向元朗警区行动室汇报最新情况,但元朗警区行动室最终要等到港铁公司在当晚10时47分报案后才调派两辆巡逻车到元朗站。

当晚11时许起,港岛骚乱缓和后警方才透过现场直播新闻留意到元朗站混乱状况,在深夜才将总区应变大队警力重新部署到元朗。

需检讨协调情报处理程序

报告认为,警方当晚10时前收到的所有情报和举报、互联网出现的讯息以及警方早期警报显示,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示威者完成港岛游行后会返回元朗,发生暴力冲突的可能性明显存在 ,如果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新界总区和元朗的指挥中心对监察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者的动向作出适切的协调,并在元朗区内监察潜在冲突风险较高的地区和人群聚集,事件可能有不同结果。

监警会认为,警方当日出现的问题除了在于策略和人力部署外,亦涉及沟通问题,特别是港铁警方观察哨站和999控制台之间的沟通,建议检讨警方同时进行两项或以上的重大行动时的相关程序、策略及警力部署,尤其要及时收集和整理情报,向各级别指挥通报,作出更好的沟通和协调,以更有效分配资源应对现场情况。

8·31 无迹象证警故意拒救护入站

■報告指即使救護員未能進入車站亦不會令傷者延誤接受治理。圖為受傷市民獲港鐵職員救治。 資料圖片

■报告指即使救护员未能进入车站亦不会令伤者延误接受治理。图为受伤市民获港铁职员救治。 资料图片

“8.31”的太子站事件同样存在沟通问题,在车站内的警员透过控制台汇报,指车站内有人受伤,要求消防处派救护员到场协助,但有一名见习救护主任到达车站入口时被驻守在车站入口的警员阻止,并指车站内没有人受伤,扰攘十多分钟后才能进入车站,其后另一批救护员进入车站亦遇到同一问题。

监警会报告指出,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警方当日故意拒绝救护员进入车站,而当时车站内也有消防员在场,即使救护员未能进入车站亦不会令伤者延误接受治理,但报告认为如果救护员到场后可以立刻获准进入车站会是最理想的做法。

对于警方指西九龙指挥中心有一名救护员驻守,方便两个部门之间沟通,并指警务处总区指挥及控制中心亦透过热线电话与消防处消防通讯中心保持沟通,监警会认为事件反映警务处与消防处之间的沟通及协调并不奏效。

警方消防欠协调 指挥沟通待检讨

监警会建议,警方管理层汲取事件的教训,检讨警队内部及与其他部门在大型行动中的协调工作,特别是涉及关闭场所入口,并制定程序和指挥架构,以便有效沟通和协调工作。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