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维护国家安全\不立国安法 港永无宁日

图:过去一年,暴徒到处纵火及大肆破坏,损害香港安宁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港独”组织、激进本土组织明目张胆反中乱港;反对派政客近年来频频破坏香港,勾连外部势力;黑暴肆虐,本土恐怖主义蔓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及辖下的“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等机构渗透香港……事实证明,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已暴露出严重的风险和漏洞,建立相应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独”派嚣张谋搞颠覆

“本土激进派”和“港独”组织明目张胆搞乱香港,外国势力频频插手,不断冲击国家安全的底线。

近几年来,大量“港独”组织浮出水面,有“港独”分子与“台独”势力勾连,鼓吹所谓“独立建国”;有人当选议员更在宣誓时公然反对“一国两制”、主张“港独”等,引起社会各界高度警惕。

自非法“占中”后,“港独”势力抬头,更如病毒般呈蔓延之势。已被列作非法社团的“香港民族党”,声称为“香港首个主张‘香港独立’的政党”,扬言“建立自由而独立的香港共和国”。

该组织前召集人陈浩天去年6月频密在Facebook上更新所谓“抗争”的实时资讯,更在暴乱现场暗中鼓动煽动群众冲击。除此之外,陈浩天一再与“台独”势力沆瀣一气,勾结多个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元老级人物,并公然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明显亦是想颠覆一个中国的原则。

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部分“本土激进派”头目意图染指议会,这其中不乏大肆宣扬“港独”的罗冠聪、梁天琦、陈浩天等人。

同年,“港独”组织“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蕙祯在立法会宣誓时公然“爆粗辱国”及宣扬“港独”,惹起全城公愤。

此外,一个名为“香港独立学社”的组织今年于社交网站贴出成立宣言,承认持续逾半年的暴乱是有人在搞“颜色革命”,公开讲所谓“香港独立,唯一出路”的口号。

该组织更扬言,“以散布本土主义和宣扬独立意识,让人们能够更了解独立的必要和可行出路”云云。

本土恐怖主义炸弹施袭

黑暴变本加厉,本土恐怖主义在香港蔓延。自去年6月起,黑衣暴徒从初期袭击警察、破坏公共设施,再到动用真枪实弹企图杀警、无差别殴打市民,甚至在全港多区放置炸弹等恐怖手段进行“政治要挟”。

据警方统计,修例风波至今年一月,爆炸品处理课共处理162宗爆炸品案件,犯案者均参与黑暴活动。4月20日,香港警察总部收到一份寄自本地、收件人为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的邮包炸弹。这些物品杀伤力巨大且为全球恐怖袭击中常见,令人忧虑。警方翌日(21日)拘捕一名大专生涉嫌去年的华仁土弹案,该男子为恐怖组织“屠龙小队”成员。所谓“屠龙小队”是针对警方的“速龙小队”而成立,扬言袭警、杀警,他们的计划和手段近乎恐怖主义。

正当全港集中“抗疫”之际,“恐怖分子”却依然图谋搞乱及破坏香港。今年2月4日,荔枝角公共图书馆一个伤残人士厕所发生爆炸案,一个马桶被炸毁,警方爆炸品处理课人员到场调查;差不多同一时间,美孚天桥底亦有人纵火及发生轻微爆炸,幸无人受伤。3月1日出现一个名为“九十二签”的恐怖组织发表的“众筹革命”贴文,文中透露经过明爱、罗湖炸弹袭击事件后,本打算直攻深圳湾,但因风险太高而决定暂停,一众成员暂时离港回避。文章声称整个组织需要大量资金“继续营运”,想“透过众筹筹集经费”,并扬言会用这些资金“买军火炸药”,协助他们再发动恐怖袭击。

值得注意的是,“恐怖分子”呈年轻化态势。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早前指出,在1400宗游行示威中,有二成演变成暴力,被捕七千多人中有四成是学生,已被法庭定罪的有16名是青少年。而警方今年一月拘捕六名涉及旺角土制炸弹案的男子,年龄介乎17至23岁,当中两人为学生。

美国堵中国 港反对派里应外合

反对派政客近年来频频“告洋状”唱衰香港,勾连外部势力,严重危害香港乃至国家的政治安全。

2019年3月,反对派议员郭荣铿联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到美国唱衰香港,获美副总统彭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高调会见。美方藉机对修逃犯例大表关注,声称美国有权按《美国─香港政策法》过问香港人权和“一国两制”。2019年5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罗冠聪等会面。美国务院事后发声明,称蓬佩奥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关注,扬言修例威胁香港法治。

2019年6月,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则发表声明称,若修例通过,美国国会将重新评估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是否享有高度自治。美国众议院中国事务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的麦戈文(Jim McGovern),声称跨党派在国会提出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2019年7月,彭斯、蓬佩奥在华盛顿与“乱港四人帮”头目、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见面,声称讨论了《逃犯条例》修订争议的发展及有关香港自治等议题。2019年8月,佩洛西声言为声援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示威者,待国会复会后,跨党派议员将展开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立法工作。美国驻港领事、美领馆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疑在金钟与香港众志黄之锋、罗冠聪等密会。

2019年9月,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与黄之锋会面。黄之锋声称游说德国政坛推出德国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2019年10月,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在港期间与黎智英、陈方安生会面,其在接受路透社、《苹果日报》等传媒访问时,声称支持乱港暴徒。2019年11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案》成为美国法律。

NDI扶植乱港派头目

“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成立于1983年,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辖下的三个机构之一,其经费来自美国国务院及多个美国组织。NED和NDI被指长期充当美国中情局(CIA)的“白手套”。

1995年,香港回归前,NDI就开始部署在港的活动,收了美国国务院大量资金,秘密在港扶植乱港派头目。

2007年,NDI将在香港的活动集中在“香港民主化承诺”系列报告、民意调查、青年公共参与、妇女政治参与等四大项目。在2012年的文件中亦透露,NDI计划培养年轻人成为主流政治活动家,认为“年轻人可以成为追求民主和守护民主的重要力量”。

2012年,NED拨款高达46万美元(约360万港元)予NDI,发展“门户网站(Internet Portal)”,推动香港学生在普选问题上更积极地参与政治。

同年,“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所在的港大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得到NDI资助,推出“港人讲普选”网上平台。

另外,根据“民主动力”前召集人郑宇硕前助理张达明提供的电邮档案,NDI在2014年计划拨出七万七千港元予民主动力,用于2016立法会选举活动,包括由锺庭耀负责做港大民调,但民调内容竟由美国的NDI香港经理薛德敖(Kelvin Sit)策划操控。

2019年11月25日,正值区议会选举结束。NDI总裁米德伟(Derek Mitchell) 及NDI 亚洲区主管南安德(Manpreet Singh Anand)突然窜港,米德伟扬言继续做抗争背后强大的后台。同年12月,NDI亚洲区高级项目经理Adam Nelson,与李柱铭、李卓人及吴霭仪等纵暴政棍会面,商讨NDI被制裁后,如何强化在香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