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名家时评】维护国家安全是香港应尽责任

纪硕鸣 资深评论员

香港回归已近 23 年,但维护国家主权不受伤害的立法一直都是空白。《基本法》第 23 条表明,香港有宪制责任自行立法,以履行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责任。但这一立法遭遇各种阻力和干扰,2003年政府23条立法遭遇滑铁卢,之后一直难有机会再启。法律缺位,"港独"和"自决"冒头,国家主权和安全在香港屡遭挑战、前所未有。香港不能承担国家安全的责任,留下国家安全的风险口,对贯彻"一国两制"、依法施政的威胁愈来愈大。

有见及此,全国人大决定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将相关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港实施,以完善香港法制,确保国家主权安全状态下的香港繁荣稳定。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这是国家行使了全面管治权力,督促作为国家特别行政区的香港尽快履行国家安全责任的应有之义。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论国法还是家规,都是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家庭和睦的基石。《基本法》第 23 条表明香港有宪制责任自行立法,此法律条文禁止香港"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香港回归后,迟迟没有依基本法23条立法,香港法律体系未能保障国家安全,分裂及危害国家的势力自然有恃无恐,并逐渐坐大,香港不时暴露在国家安全不设防的危机中。法治束手无策下,全国人大的立法决定旨在协助香港亡羊补牢,避免无穷后患。

事实上,世界上绝大部分法治完善的国家,都有维护国家统一的相关法律或条款,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反分裂、反叛国方面的针对性立法,这是国际惯例。1947年7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签署了《国家安全法》,这是美国针对国家安全问题制定的一部法律。该法创建了国防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资源局等机构,为二战后美国军事与情报系统的重组和外交政策的调整奠定了基础。这是国家法律,联邦制的各州都必须无一例外遵守。其后,各有关国家纷纷从本国国情出发,制定了各自的国家安全法律法规,防外敌除内患以确保自身安全。

1997年香港回归,即使香港的生活方式和治理制度维持资本主义不变,但国家安全和香港安全一脉相承,没有"一国",谈何"两制",分裂了国家主权,没有统一的"一国"作后盾,"两制"的安全和发展利益必将不保。

没有一个国民不是国家安全的受益者,香港同样如此。可以明确,国家安全是一种战略考量,是凝聚全民力量维护整体稳定的大格局。为国家安全立法,担负起国家安全的责任,是香港的宪制责任,必须履行,只有那些为数极少的冲击国家主权、罔顾全民利益的犯罪分子,才会真心感觉到寒意和害怕。

香港尽享"两制"的便利和自由,同时不能抵触必须维护"一国"的主权,承担国家安全的责任。这不仅是发展的逻辑,还是政治和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此中涉及的,是中国的利益、香港人的整体利益。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