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梳理现行法例 细数国安漏洞

香港基本法自香港于1997年回归祖国后正式生效,其中第二十三条赋予特区就维护国家安全自行立法的权利,但立法工作自2003年受挫以来,揽炒分子一直将有关法例严重污名化,同时声称香港现行法例已足够维护国家安全,毋须“为立法而立法”,导致第二十三条立法被长期搁置。近年,“港独”、黑暴掀起风波,鼓吹分裂国家的言论甚至行动越来越明显、激烈,特区政府受限于现行法例而难以处理,国安漏洞所造成的不足逐渐浮现,香港文汇报梳理现行法例在保障国家安全上的漏洞,证明中央出手、在香港补全国安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漏洞一 “叛国罪”过晒气 在港名存实亡

香港当年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有不少法律条文都包含对英女王和英国王室、政府或香港总督的陈述,这些陈述在香港回归祖国后显然牴触基本法,如现行《刑事罪行条例》第二条至五条,虽然以成文法制订了“叛国罪”,但条例仍充满“女王陛下”及“联合王国”等殖民色彩、违反中国国家主权的字眼。然而,由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延宕多年,这些条例仍未进行合乎基本法的修订,导致在香港的“叛国罪”可谓名存实亡。

根据《刑事罪行条例》有关条文列明,“杀死或伤害国家元首”、“发动战争以废除或强迫君主或恐吓立法机关”、“鼓动外国人入侵中华人民共和国”等行为已属“叛国罪”。

揽炒派屡乞美提出制裁

在黑暴期间,如去年9月,有揽炒派就在美国白宫“WE the PEOPLE”网站发起联署,而提案内容是“请派美军前往香港,以免港人‘遭香港警队大屠杀’”。

在“连登讨论区”以至各fb群组,亦不断出现所谓“美军来了我带路”的字眼。

“香港众志”及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等揽炒派组织,推动美国订立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中国及香港官员”。今年3月,该等组织再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联署信,要求美方启动制裁程序,以防香港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今年5月,“香港众志”再向美国政府称中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国,要求美国经济制裁中国。

该等行为涉鼓动外国通过不同手段侵害中国主权,倘查证属实等于干犯“叛国罪”,惟法例适应化的工作在2003年第二十三条被撤回时亦告终止,故目前实难以根据“叛国罪”惩治有关人等。

漏洞二 “门常开”任外力乱港 美屡“泵水”煽反中

香港揽炒分子近年与外部势力频频联系,不但向这些势力“取经”,甚至与“台独”、“藏独”、“疆独”等组织勾连,甚至要求外国通过“泵水”等支援“港版颜色革命”,其颠覆特区政府、实现“港独”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惟香港并无任何法例规管这种卖国行为,等同为外部势力大开中门,将香港变成颠覆中国的桥头堡。

“众志”公然勾连外部“抗争”

“港独”组织主动勾结外部势力的例子多不胜数,例如“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秘书长黄之锋都曾公开声称,要利用“亚洲青年民主网络(NOYDA)”串联东亚的分裂势力,连结台湾、日本、韩国、泰国、越南和菲律宾等地的“青年抗争领袖”。

由于现行法例有漏洞,“港独”组织甚至可公然接收外国资金维持运作。翻查资料,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多年来通过旗下不同机构,给包括“职工盟”及“香港人权监察”等多个积极参与反中乱港活动的组织“泵水”。

目前,只有《社团条例》能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的有组织罪行,该条例能让保安局局长禁止危害国家安全的组织继续运作,但至今仅“香港民族党”被禁制,不少“港独”组织继续和“台独”等势力勾结乱港,但现行的香港法例,完全无法阻止他们与这些反华势力联系,甚至收受对方的资金以策动违法行动。 

漏洞三 借言论自由挡箭 校园沦播“独”温床

任何国家都不容许国土分裂,但香港至今仍未有任何针对分裂国家的法律。自违法“占中”后,“港独”组织涌现,他们利用言论自由作挡箭牌,不断在公众活动发表“港独”言论、扬起“港独”旗帜、制作及售卖象征“港独”的物品,甚至联合“台独”、“藏独”、“疆独”和“蒙独”分子,推动多区“自决”。面对猖獗的播“独”行为,特区政府却无相应法例遏止,原因就是揽炒分子当年散播谣言,让公众误信香港现行法例已足够维护国家安全。

近年“港独”组织肆虐,甚至蔓延校园。自称成员多为中学生的“学生动源”,曾呼吁全港中学生于校内成立“本土关注组”,将“港独”声音渗入校园每个角落,教唆学生成为分裂国家的生力军。

香港各大学学生会更沦为“港独”、黑暴的大本营,包括市民记忆犹新的占据中文大学、理工大学,将之变成“兵工厂”的事件。港大日前进行学生会内阁选举,当中候选内阁“嵘希”候选会长叶芷琳声称“‘港独’是最理想的出路”,其政纲亦提出“港人须摆脱『一国两制』框架,积极探讨主权”。另外,中大、城大、浸大的现届学生会内阁亦曾先后表态支持“港独”。

李家超:鼓吹分裂肯定违国安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日前表示,基本法第一条列明,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部分,任何鼓吹分裂国家的行为都肯定违反国家安全。不过,特区政府仍未就第二十三条立法,无法针对处理有关情况,特区政府必须填补国安法的空白。

漏洞四 外力渗港无王管 乌国军人教“起义”

由黑暴到区议会选举期间,外国政客及组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去年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10个国家的19名专家组成所谓“独立选举监察小组”,来港“观察”区议会选举情况,但就不断在Twitter发表协助揽炒派竞选的言论,更假借“监察”区议会选举为名,频频到票站为揽炒派助阵,已涉嫌违反选举法例,惟现行法例对此等行为完全无法规管。

根据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7个禁止”中,包括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惟至今仍未有相关条文规管他们来港活动,因此特区政府对这种外国政客明显参与政治活动的行为束手无策。

外国组织甚至直接参与香港的黑暴示威。去年12月1日的尖沙咀暴乱中,有市民拍到一批疑似乌克兰新纳粹主义者参与黑暴,其中部分人身上刻有疑似纳粹符号的纹身。他们与黑衣暴徒并肩相拥,令人担忧各地极端恐怖分子来港合流施暴。

社交网站专页“Free Hong Kong Center”于去年12月3日发帖文声称,这班外国人是曾参与乌克兰革命的退伍军人,他们与7年前乌克兰的武装组织“亚速”有关。翻查资料,“亚速”被指是欧洲新纳粹主义抬头的象征,与偏激分子和“颜色革命”关系密切,他们来港疑教导暴徒“武装起义”,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漏洞五 “煽动罪”定义过广 放任文宣煽黑暴

“煽动罪”来自英国的普通法和成文法,于1938年由英国政府引入香港,经普通法定义为“煽动意图罪”。由于条文定义太广泛,特区政府于2002年进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工作时,曾建议修订为“煽动叛乱罪”,将犯罪定义收窄为“煽动他人干犯叛国、分裂国家或颠覆的罪行”或“煽动他人制造严重危害国家或香港特区稳定的暴力事件或公众骚乱”,惟有关修订随第二十三条立法中止而撤回,导致特区政府自回归后,于今年3月才首次引用该条例作检控。

揽炒派自相矛盾图避责

民主党区议员郑丽琼于3月在网上转发一个“起底”警员的帖文,包括警员个人资料及仇警言论,其后被警方以涉嫌干犯《刑事罪行条例》第九及第十条的“煽动意图”罪拘捕。揽炒派随即为郑丽琼护航,声称该法律自1971年最后修订以来从未使用,是“引用殖民统治的恶法,明显是政治检控”。

不过,不少法律界人士指出,回归前适用的法律一直沿用至今,没人因这项条文被起诉,并不表示这些条文失效,并批评揽炒派过去以现有法律足够为由,拒绝就第二十三条立法并修订有关条文,但到政府动用相关法例时却声言该条文过时,如同有心阻挠维护国家安全的法例立法,从而逃避自己危害国家的刑责。

同时,《刑事罪行条例》有关的条文还规管具煽动意图的刊物,但其定义因第二十三条立法搁置而未能收窄,故一直未被引用,令不少具煽惑他人危害国家安全的刊物任意流通。黑暴期间,揽炒派大肆发放仇警甚至要推翻特区以至中央政府的政治文宣,煽动示威者上街甚至作暴徒施暴,而去年底由检控官翁达扬出版的《一读就懂!孩子必须知的法律常识》,该书教导疑犯避开“法律陷阱”,竟犹如“黑暴秘籍”,但现行法例都无法规管。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