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美国真敢出手制裁香港吗?港区代表黄友嘉分析

5月28日,涉港国安立法决定草案将在人大会议进行表决。

“港区国安法”将主要针对四类行为,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以堵塞香港的国安漏洞,目的是为了维护香港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

然而,这几天炒作“港区国安法”将冲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声音却不绝于耳。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扬言,将“强烈回应”,并对中国进行制裁。

美国真的会蛮横干预吗?它会不会制裁香港?为什么说“港区国安法”对香港经济和金融发展大有好处?针对这些问题,5月26日,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采访了正在参会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积金局主席黄友嘉。

黄友嘉还是香港智库工商专业联会前主席及1990年创会会员、前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美国联储局前经济研究员,1987年于美国芝加哥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黄友嘉认为,“港区国安法”对香港大有好处,因为人民币的国际化会继续推行,有了国安法以后,香港会有更好的一个条件基础,比如作为人民币的离岸中心等等。

他又表示,目前没有看到香港的资金流有显著的影响。

至于美国会不会制裁香港,黄友嘉认为,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建基在一个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秩序上,如果打压香港的话,也变相地扰乱了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金融秩序,对美国来说没有很大的好处。另一方面,美国对香港有比较大的贸易顺差,如果香港受到很大的金融压力,对美国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的。因此他预估,美国不会对香港采取激烈的措施。

不过,他同时表示,到11月份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出炉之前,美国会一直利用中国议题来大做文章,这肯定会对投资者的情绪造成一定的困扰。

以下为采访实录。

秦玥:谢谢您接受我们深圳卫视的一个访问,我们知道港区国安立法决定出来之后,从经济层面来看,根据您的了解香港市场的反应如何?前两天股市跌一跌,那么最近一段时间金融市场会不会出现一个动荡,您的看法?

黄友嘉: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看美国那边会有什么反应。现在就只能是猜测,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说的话,国安法其实是对香港整体的经济和金融的发展其实都是有好处的。

主要还是有两个方面,第一,我们看到去年香港发生了很多社会动荡事件,当然这影响了香港的经济环境,相信国安法的推出对香港整个社会的稳定是有好处的。

第二方面,有了(国安法)这样一个基础后,香港才能够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我们可以肯定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是要继续推行,有了国安法以后,香港会有更好的一个条件基础,比如作为人民币的离岸中心等等。所以我想整体来说国安法对香港是大有好处的。

当然,还要看美国在对香港的政策上会不会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化,今天来说还说不准,但可以指出的是,香港对美国还是非常重要,特别是美国对香港在贸易上是有一个非常大的顺差。对香港有所打击的话,对美国自身也没有好处,尤其今年也是大选年。

我想在目前的形势下,特朗普还是有这样一个动机来稳定美国自身的金融市场。所以对香港的有太大的动作,对他自己也没好处。

秦玥:我们知道从去年中美贸易战一直到今年的疫情,对世界经济包括内地,香港各个地方的冲击都是比较大的,您之前有个观点是说其实人民币是可以贬值,但是幅度一定要谨慎。我们想了解一下,中央有很多工具,如果是刺激内地经济发展或是内需的话,会议期间按大家有没有一些谏策,有哪些举措可以做的?

黄友嘉:中央政府能够做的有很多,也已经做了很多。代表们也在一起讨论了。现在我们最大的目标还是要稳企业、保就业,今年整个发展的形势不太好,经济增长的确是有一个比较大的下行压力,虽然目前在内地,疫情基本上是稳定了下来,但是在国际上,特别是美国疫情还存有很大的变数,在这个情况之下,很难预期国际经济会有一个很快的复苏,直接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增长。

目前来看的话,政府已经推出了很多的措施,我觉得目前来说这些政策都是有效的。但是展望未来有一点要指出,就是整个疫情再加上中美关系有一个比较大的纠纷,其实已经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逻辑局面。所以我觉得中国还是要找一些新的增长点、以保持经济增长。

而的确,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也已经提到有几方面,特别来说是要刺激一些经济的新动力;还有扩大内需,主要也要靠供给侧改革需要深化;另外还要提高对外的开放水平。所以可以看到,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其实最艰巨的还是在深化体制改革这方面。其实这个事情已经讲了一段时间,但是目前来看的话,迫切性是比较大的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中国相比很多欧美国家,的确是在财政政策上面,还有在货币政策方面是有空间去调动的。但是我觉得中央目前来看的话,还是先让目前的政策持续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比较好的保证就业。

秦玥:您提了很多的议案是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其实您刚才提到深化体制改革,那么比如说在大湾区金融准入方面,您觉得有哪些是可以在近期推动的?

黄友嘉:我觉得大湾区的(金融改革)是整个大平台的推动。目前来说,金融在大湾区概念中,还是要是先打通内地与香港的金融,特别是在银行、保险这些服务,很多能够有利于群众的一些措施,让他们能够更自由地处理好两地的金融账户等等。

但是我觉得大湾区概念在经济增长和深化内地体制改革这些方面来说,意义其实比金融还要大,特别对于科技的发展。因为从疫情可以看到一点,就是科技的应用需求方面有很多新的发展。

大家都知道香港本来是有一个比较好的科研基础,短板在于没有一个好的机制。如何能把这些科研成果转化为企业的应用?我想要加大力度来推,看看怎么样结合两地的科研机构和合作,让那些大学、研究院的科研成果能够更好地给它商业化。

秦玥:我们知道大湾区里的不同城市有不同的优势,比如香港在金融开放方面其实是有很大的优势,我们说回到港区国家安全立法,国家安全法在通过实施后,会不会像美国所说的那样、冲击到香港独特的金融优势?美国方面会不会真的出手制裁香港?

黄友嘉:美国的考虑其实都是一些政治方面的,对中国是一个策略性的政策。如果纯粹真的是讲国家安全这个问题的话,国家是不容许让香港继续成为国家安全的一个很大的漏洞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本来和经济是没有直接的关系。

我之前也说了,香港能够有一个更加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的环境的话,香港的金融、经济的发展,这个条件才会更加好。所以总的来说,我觉得投资者应该是可以很放心,(国安法)对香港的金融和经济都是只有好处的,至于会怎样让外国特别是美国当成一个政治工具来利用,这个美国的政策方面目前还不好猜测。

秦玥:您作为香港积金局的主席,您目前有没有看到一些外资的流出或者是金融市场出现一些波动?

黄友嘉:我看大家都很关注股市等各方面,我自己来看的话,还没有看到对香港的资金流有一些什么显著的影响。但是我觉得有两方面,第一我们要知道一个事情,就是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但是试想一下,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是建基在一个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秩序,如果用一些措施去打压香港这样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话,也变相地扰乱了以美元为基础的这样一个国际金融秩序,所以其实对美国来说没有很大的好处。

另外一方面,美国对香港有一个比较大的贸易顺差,主要是在服务贸易这一块,所以如果香港受到很大的金融压力的话,对美国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的。所以从这两个方面来看,我觉得美国不会说对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采取激烈的措施。

其实我自己目前来说更关心的还是疫情的发展,因为这个疫情特别是在美国,还没有能够得到比较好的控制,这对欧美和世界的经济发展都没有好处,自然也就会影响到内地和香港的经济复苏的步伐,我觉得这反而是我自己最关注的,就是疫情的发展。

另外今年是选举年,到11月份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出炉之前,美国会一直利用中国议题来大做文章,这肯定会对投资者的情绪造成一定的困扰。所以恐怕从现在到大选之前这差不多六个月时间,资本市场还是会非常地波动。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