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政府部署国安法执法 李家超:须从国家层面止暴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全国人大会议上周四大比数通过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港区国安法,出手打击香港黑暴、“港独”、本土恐怖主义及外部势力干预的问题。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日前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虽然现时未有具体条文,但特区政府已在人力、资源和人才方面作准备和规划,亦在审视外地国安法的经验,为制定政策作配合。他又指,不论条文具体内容为何,都须符合基本法列明的普通法原则。 

去年6月开始,暴力事件不断升级,更出现炸弹、枪械,令香港有恐怖主义风险,“港独”、“自决”问题,加上外部势力肆无忌惮干预香港事务,令社会动荡不安,李家超认为,港区国安法立法正正处理这一系列问题,“经过一年暴乱日子,大家都想回复正常,(立法)是有迫切性的。”

港区国安法立法后,将会在港公布实施。由于条文未公布,有人趁机煽动恐慌,抹黑立法后将动辄得咎。李家超表示,虽然法律条文仍在制定中,但人大立法《决定》和说明已清楚讲明原则,包括有关工作和执法都要按法律进行,要符合法律权限,并要按法律程序处理。

无碍司法独立普通法原则

“法例打击的是绝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人,绝大多数奉公守法的香港市民,其合法权益会获得充分保障。”他说,说明中指明“不得侵犯香港居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即是不止个人,组织和商业方面亦受保障。”李家超并强调,立法没有改动基本法,当中所保障的自由和权益,及整个社会的机制运作也不会改变,包括不影响香港现有的司法独立及终审权。

李家超并指出,基本法讲明香港奉行普通法,无论港区国安法的条文如何制定,也须符合普通法原则,例如在法庭处理有关案件时,要判断被告有无构成刑事罪行,除了行为之外,还要有犯法意图;又例如普通法中要无合理疑点才能定罪等,“不论由谁执法,都会符合法律要求。”

虽然有法例不等于无犯罪,但李家超表示,当执法能力和法律健全,对打击、预防、惩治罪案发生一定更加有效,从而令有关罪案的破坏力和规模大大减少。正如警方近日加强执法力度,就令黑暴重临的几宗示威冲击的影响大幅下降,“若有更充实法律,令警方的行动可以更有把握,更能制止有关罪案。”

思考建立跨部门合作机制

至于保安局方面的准备工作,李家超分析,保安局及有关执法部门要做几方面准备,一是要有足够人手去执行有关工作及法例要求;二是要调动资源,考虑法例整体会涉及哪些部门,大家如何互相合作与配合,并思考有关合作平台和系统等机制;三是人才的挑选,要找出有热诚、有求进精神、有思考和分析能力的人负责有关工作。

他坦言,特区政府的执法部门过往主要做城市治安,在国家安全方面,最为社会所知就是2018年取缔“香港民族党”,当中亦有搜集证据经验等,但始终未有广泛做有关国家安全的工作,故需要再培训,他对此有信心。

参考境外经验订配合政策

除了立法后的日常工作,政府也会研究内地、澳门以及外国的国家安全法律经验,并配合港区国安法,尽快做好政策制定。

被问到会否担心有人借港区国安法煽动恐慌、鼓动市民上街,再以大型游行作为冲击暴行的掩护,李家超表示,无论谁在幕后推动、谁在组织,警方都会打击违法行为,做好情报收集、预防和部署,准备足够人手和不同预案处理不同情形。

港区国安法案例料助二十三条立法

李家超表示,港区国安法立法的同时,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工作亦必须要做,现届政府会在余下时间尽快做,并相信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执法和案例等经验,将有助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及实施。

他强调,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特区的宪制责任,要尽快履行。他说,是次港区国安法有关决定中只涉及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中所定的七种行为的其中两项,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里还有不少范畴有待香港自行立法处理。

随着港区国安法稍后公布实施,李家超认为参照相关条文内容及执法经验,将有助制定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相关条文和执行机制。同时,有法例后也可能会有案件的出现,届时法庭审理时,有关经验、法庭看法,将有助特区政府了解当中的法律观点,草拟法律条文。

被问到今届特区政府能否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李家超表示,现届政府会用余下的时间尽快做。他坦言要通过法案,除了要有特区政府去草拟法例,也要整个香港特区一起去做,当中要经过社会咨询、立法会的立法程序。

李家超:须从国家层面止暴

去年6月初至今,泛暴派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为名,持续不断地发起暴力冲击事件,令港人在过去一年活于黑暴的恐慌中。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日前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坦言,修例风波超乎想象地被外部势力骑劫操控,连串有政治目的的暴力行为已完全违反道德底线。反对派的诉求不断转变,甚至明目张胆地提出“港独”诉求,香港正面对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情况,今后必须提升至国家层面去处理问题。如出现法律或教育上的漏洞,特区政府必定会以务实、实事求是的态度去处理。

李家超指出,香港过去一直保持低罪案率,坦言从无想过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会超乎想象地被有政治目的的泛暴派及外部势力所骑劫,连串暴力行为更完全违反道德底线,演变成超乎想象的结果。他反思后认为,出现这结果可能是因为特区政府从前过于务实地处理法律及公义问题,“如今可能每次都要提升至国家层面去思考及处理问题。”

撤例演变至图瘫痪特区

回顾过去一年的暴力冲击,李家超指反对派的要求不断改变,从最初希望撤回条例演变至与条例完全无关的“双普选”诉求,甚至有人明目张胆地提出“港独”及解散现有政府,目的就是要瘫痪特区政府,全面揽炒破坏香港经济与民生,令整个社会一同付出代价。

李家超指出,与2014年的违法“占中”相比,修例风波中揽炒派的暴力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认为目前是回归以来香港面对的最严峻情况,“我好唔开心,相信市民都与我一样,不希望见到这些情况,大家都希望香港可回复往昔。”

他强调,在黑暴甚至白色恐怖的阴霾下,社会各界需要共同努力才可解决问题,“如果有人违法,便循法律解决;思想上要从建立教育及社会共识做起;如果是涉及利益问题,必须揭发及予以谴责;如果涉及幕后组织、策划与金钱支持,则要循法律打击。”

已责成监控煽暴文宣

李家超表示,留意到近期网上有很多文宣工作,鼓动他人再走出来使用暴力。对此,保安局已责成执法部门加强工作,对类似的信息要积极地严格监控并作出风险评估,“(对于应对)每一次示威,我们都要有全面的部署,例如在一些风险较高的地方进行高姿态巡逻及预防式部署,从而令想犯法者知难而退。”

另一方面,特务警察计划亦已于上月展开第二阶段,将范围扩展至飞行服务队及消防处,即如今全体纪律部队人员都可参加计划,从而以特务警察的身份参与止暴制乱行动。

促各界及时举报暴行

对于连串暴力事件中有激进分子制造炸弹,并使用枪械及子弹,意图引起社会恐慌,李家超强调必须认真处理,第一时间阻止本土恐怖主义的滋生。他表示,特区政府各部门会共同合作,尽一切努力令破坏不得逞。他同时促请社会各界“向暴力行为说不”,并在得到情报或出现特别事故时,及时举报或向执法部门提供资料,让执法部门快速处理。

研引联国反恐例控暴徒

李家超接受专访时表示,在中央出手进行港区国安法立法的同时,特区政府亦研究引用《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打击本土恐怖主义及检控极端示威者。他指出,联合国对“恐怖主义行为”并无一个共同定义,各地按自身情况界定,香港则参照英国的法例作出规定;另外豁免条例也与加拿大的做法同出一辙。他强调,某些罪行同时干犯不同法例,司法机关会视乎情况及证据决定用哪条条例提出检控,因此,反恐条例与港区国安法是并行不悖。

若有证据涉恐 即循反恐调查

香港法例规定,任何行为或具恐吓性行动导致严重损害财产、他人生命、公众健康安全,以及严重干扰电子系统或基要服务、设施或系统,而其意图是强迫特区政府或威吓公众人士,并为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的主张而进行的,便属于“恐怖主义行为”。

李家超表示:“如果有案件的元素及证据是足以引用反恐条例,特别是涉及炸弹和枪械的案件,会要求执法部门朝(恐怖主义)这个方向去调查。”

翻查资料,去年7月至今发生十多宗涉及爆炸品及枪械的案件,部分案件的手法跟外国的恐怖主义活动很类似。种种迹象显示本土恐怖主义正在香港滋生,例如警方检获不同类型的炸药,包括 TATP、ANFO、HMTD、DNT 及黑火药,这些炸药曾使用于世界各地的爆炸案中;同时,警方亦检获五支真枪和大量子弹,其中一支是半自动步枪。

李家超强调香港在撰写反恐条例的条文时,参考英国的反恐条例条文界定恐怖主义行为。另外,反恐条例下,涉及破坏健康安全、破坏电子系统及扰乱基要服务的三类罪行,倘若为宣扬、抗议等工业行动而作出,可获豁免于反恐条例之内,这规定也与加拿大相似。

最近有声音要求如果犯罪行为只针对破坏财物,不涉及人命,亦可获豁免于反恐条例之内,但李家超直言:“我是不同意,简单来讲如果当日美国9.11事件中世贸中心内无人,这个恐怖袭击是否因为当时只有财物损失,而无人命伤亡,就能讲事件不是恐怖袭击?”

叹青年沦扯线公仔 断送大好前途

回顾过去一年的修例风波当中,无数青年沦为泛暴幕后推手的扯线公仔,被鼓动下参与暴力冲击,当中不少人最终要接受法律制裁,断送大好前途。李家超指出,参与暴力行为的被捕者有年轻化趋势,其中一名十多岁的小学生更已先后四次被捕,特区政府对此十分关注。他指出,不少参与暴力的青年被捕后均深感后悔,因此促请各界共同努力向青年灌输正确的价值观,而特区政府亦会认真处理失德教师的问题。

有小学生四度被捕

李家超指出,自从去年6月至今,已有逾8,000人因为一系列的暴力行为而被警方拘捕,当中学生比例由初期约5%增至40%,且有年轻化迹象。他表示,被捕者由初时主要是大学生,到现时中学生占70%,部分案件的被捕者更包括十多岁的小学生,当中一人已先后四次被捕。他强调,特区政府十分关注青少年参与暴力违法行为的问题。

对于暴力行为参与者年轻化的现象,李家超剖析后归纳出三大原因,其一是心智未成熟;另一种原因是他们曾参与过一些游行示威,其后在朋辈压力下,继续上街继而犯法,“群众心理学经常指出,当一个人参与群体活动的时候,很容易丧失自己个人身份;当群体内有人做出违法的事,便很容易去模仿,青少年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被影响就更加容易行错路。”最后一种,则明显地有政治目的,甚至是利用他们的犯法行为,挟持特区政府。

须疾呼正确价值观

但李家超指出,不少青少年被捕后,甚至在法庭认罪后的求情理由均指出,他们是有悔意,当时参与暴力行为是基于一时冲动,或者在网络上看到某些讯息后,一时激动便上街作出犯法行为而没有想过后果。他强调,年轻人很容易受互联网信息影响而变得不守法,甚至参与暴力,因此社会各界必须共同努力,大声疾呼地告诉年轻人何谓正确的价值观。

另外,修例风波中的被捕者包括教师。截至今年3月底,教育局共接获192宗有关教师可能涉及社会事件中专业失当的投诉,当中144宗个案已完成调查,并就54宗个案采取行动,包括向14名教师发出谴责信及8名教师发出警告信。李家超认为,绝大部分教师均专业地履行教务工作,但对于部分失德的害群之马,必须认真处理。

批泛暴派扭曲监警报告

修例风波发生以来,泛暴派一直诬蔑警方滥用暴力,更经常刻意无中生有,意图损害警队形象、打击警方公信力。监警会早前发表长达逾千页与修例风波相关的专题审视报告,却又遭泛暴派质疑其可信性,甚至有立法会议员以“垃圾”来形容报告。李家超批评有人刻意将报告内容与个别投诉的处理混为一谈,达至其政治目的。他呼吁大众抽时间细阅整份报告,认清事实。

李家超指出,审视报告是基于事实详细叙述了不同日子的各个事件,当中检视了逾2.2万段短片及逾2.3万幅照片、逾1,300篇新闻报道和逾600小时的新闻片段,持平客观,它既批评警队不足的地方,亦把暴徒的破坏和暴力(包括武器)不断升级作事实陈述。

混淆视听谋政治目的

对于有人指报告没有向个别警员问责,同时质疑其可信性,李家超直斥有人将个别投诉个案与报告内容混为一谈,“这要不是他们未睇过报告,要不就是他们刻意混淆视听以达至其政治目的。”他续说,个别人等以化名或匿名指责监警会没有主动接触他们了解事发经过,但其实监警会自去年7月开始工作时,已主动邀请公众人士提供资料,这反映该些批评显然有政治目的。

李家超又谴责有人当事实不符合其政治立场时,便企图转移视野,“例如去年7月21日当晚,999报案中心于3小时内接获近2.4万个求助电话,是平时全日的逾百倍,而当晚网上有帖文鼓动他人一同报案,表明欲瘫痪报案热线。”干预报案热线居心叵测,他建议大众抽时间细阅整份报告,基于事实作评论,认清事实。

对于报告提出的52项建议,由李家超亲自督导研究及跟进的专责小组已于上星期举行了首次会议,并拟定专责小组的工作计划,当中包括优先处理有关向公众发放信息、记者在大型公众行动中采访的安排、警方内部及与其他相关部门的协调工作、临时羁留设施及警员身份识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