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公民党的“缩水名单”说明了什么?

公民党日前召开特别党员大会,通过2020年立法会选举推荐参选人名单。地区直选方面,九龙东谭文豪、新界东杨岳桥及新界西郭家麒均竞逐连任。当中葵青区议员冼豪辉会与郭家麒列入同一名单,而大律师梁嘉善则与杨岳桥列入同一名单。港岛区则有东区区议员郑达鸿,接替因“占中”案被判刑而无法出选的陈淑庄参选。

功能组别方面,法律界由“内会拉布狂”郭荣铿竞逐连任,至于今年初才匆匆入党的“香港中小企食店联盟”召集人林瑞华则准备出选饮食界。但一直摩拳擦掌要参选“超级区议会”的沙田区议员黄文萱,却突然表示因为个人原因而退出今次的推荐名单,并会专注于区议会工作云云。在九龙西,由于毛孟静坚拒让路,公民党则不会派人参选。

如何看公民党这次“布阵”?最明显的感觉就是“保守”,甚至可称为“畏缩”。去年区选,反对派参选人躺着也当选,一向缺乏地区工作的公民党,也乘着这股政治风暴,吃着“手足”的“人血馒头”而大有斩获,让公民党在11个区议会都有议席。在功能组别,除了原来的议席外,更要抢攻“超级区议会”以及饮食界一席,及后梁家杰更招揽林瑞华入党,企图利用一班“黄店”选民,助公民党夺取饮食界议席。当时,公民党的目标是五个地区各取一席,功能组别再取三席。

但最终的排阵却明显大幅收缩,九龙西“劝退”余德宝,这当然不是因为公民党有意让路予毛孟静,而是形格势禁,实力不足。至于黄文萱也不是因为什么要专注区议会工作,反对派政客有什么时候重视过区议会工作?区会不过是他们上位的跳板而已,黄文萱的退选相信也是被“劝退”。公民党突然“收缩”战线原因有两个:

一是在国安法出台后,热衷走“国际线”,热衷与外国政客勾肩搭背,乞求制裁香港的公民党,必将成为“香港众志”之外另一个重点打击对象。公民党也知道玩得过火现在引火烧身,于是不敢再扩大战线,并且在有可能被DQ的参选人后面加上名不经传的替补,避免公民党一铺清袋。

至于在内会疯狂“拉布”,被“两办”严厉发声谴责的郭荣铿,以他企图瘫痪内会的行为,加上“修例风波”期间,络绎不绝的到美国寻求支援,充当美国“传声筒”的“表现”,被DQ也是高唱入云,但功能组别不像地区直选可以排上多人名单,公民党迫不得已只能继续支持郭荣铿,但相信反对派也会派人出选法律界以作“Plan B”。

显然,在国安法之下,挑战基本法、损害国家安全、勾结外国势力干预香港的政客,都不可能具有参选资格,9月选举大面积DQ将无可避免,公民党必定首当其冲。因此,公民党为免人财两失,唯有大幅收缩战线,以保住现有议席为主。

二是公民党得不到暴徒“手足”的支持。传统反对派如公民党、民主党,与激进派、“港独派”一向牙齿印甚深,彼此各怀鬼胎,去年区选,由于激进派、“港独派”不可能400多区全部出选,于是与公民党、民主党暂时结为“利益联盟”,支持公民党参选人,但这些联盟只是出于利益。现在立法会地区直选,打的是比例代表制,激进派、“港独派”完全可以支持更属意人选,没有必要再“含泪”支持公民党。

而且,公民党这段时间一直在消费、利用“手足”、“劝人冲自己松”,已经引起暴徒的不满,例如林瑞华本来企图抢先霸位,迫“黄店”归边支持,结果反而引起大批“黄店”反弹,扬言会自己派人出选,足以反映两者的利益矛盾。

在得不到激进派、“港独派”的支持下,以公民党近年江河日下的声势,根本难以在多线出击。现在更要面对政治现实,在立选排阵上的“畏缩”,反映的是公民党知道自己的所为不容于国安法,再想如以往般“一边吃肉,一边骂娘”,领取香港公帑,服务外国主子,这一套将不会再行得通。

正如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所言,难以预料未来形势及被取消参选资格的可能。正是因为梁家杰等反对派政客,将自己反中抗中,勾结外人的面目都暴露出来,这样的政党政客在香港当然不会有前途。曾经扬言要做“执政党”的公民党,现在只余下一个结局:就是完全泡沫化。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