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觉醒“黄丝”劝“手足”:做错了,回头吧!

■ 一度被煽暴文宣迷惑的蕭小姐如今徹底醒悟,她勸「黃絲」青年們回頭是岸,遠離暴力,一起重建香港家園。 受訪者供圖

■ 一度被煽暴文宣迷惑的萧小姐如今彻底醒悟,她劝“黄丝”青年们回头是岸,远离暴力,一起重建香港家园。 受访者供图

人失业 家失和 揽炒终自炒

去年的六月天,一股前所未见的黑暴席卷全港,掀起腥风血雨,黑衣魔在全港各区大肆破坏、纵火。一年后的今天,一众当初受煽暴派文宣攻势所蒙蔽的“黄丝”支持者,回看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残忍画面,如遭当头棒喝,彻底醒悟,悔不当初。香港文汇报近日追访其中三名曾经的“黄丝”,听听他们剖白过去一年参与所谓“抗争”的心路历程:从盲撑到醒悟,从美化暴力到撕破丑陋假面具,从自以为“时代由我创”到惊醒自己被野心家利用,最痛心是揽炒炒到自己,不少人成为失业大军,原本和谐家庭也出现严重撕裂;一年过去,此际他们只盼昔日的“手足”回头是岸,重建我们的家园,香港。 

萧小姐:“不知道(揽炒派)这场戏什么时候才能演完,疫情刚刚缓和,还要继续破坏社会!”

被煽暴文宣迷惑 女青曾“深黄”

土生土长的萧小姐在修例风波爆发初期,一度被煽暴派的文宣伎俩迷惑,支持青年为所谓的政治理念“抗争”。同时,她也被煽暴派“妖魔化”逃犯条例的文宣攻势所蒙蔽,误以为如果现在不“反抗”,港人将失去自由、被失踪、被控制等。

萧小姐形容,自己当时的思想是“深黄”的,经常在社交平台,对游行示威相关活动的帖子留言支持或点赞,叫其他人也一起参加活动。

她坦言,当时自己似着了魔,生怕不“抗争”,香港真的如煽暴派所言进入“黑暗时期”,讵料为香港带来黑暗时期的,不是逃犯条例,反而是美化暴力示威的煽暴派。

行街撞正纵火 睹恶行撕假象

去年9月6日、修例风波爆发后3个月,她才认清黑暴真相,“那天晚上,我没有参与示威,如常下班后到旺角购物,从商场出来那一刻,只见周围一片混乱。”萧小姐形容,那次自己易地而处,首次以普通市民的身份近距离遇见暴力冲突,亲睹所谓的“手足”原来是暴徒,他们到处加设路障、破坏公共设施甚至纵火,使闹市变战场,处处火光熊熊,她激动地说:“当时焚烧的垃圾就在面前燃烧,我真的害怕。”

该次近距离“接触”,彻底撕破暴力冲击在萧小姐心目中的假象,“之前我似被催眠咁相信,只是个别‘手足’有过激行为,直到亲眼看到失控的场面,才意识这场运动严重影响普罗市民。”她反问:“破坏能为香港带来什么?什么都没有,只有仇恨。”

疫情稍见缓和 还要继续破坏﹖

随着反修例示威不断升级,萧小姐更成为黑暴受害人:在铜锣湾上班的她经常因为非法示威瘫痪交通,需要徒步走过烽烟四起的非法示威区,才有交通工具接驳回家。之后,黑暴的影响不仅是返工放工难,去年底从事设计工作的萧小姐加入失业大军,“经济唔景气,好多客都放弃咗新发展计划。”

她离职后,旧东家再因为不敌新冠肺炎疫情而倒闭,风雨飘摇的环境下,萧小姐萌生转行做老师的念头,“如今社会环境不稳定,希望找份稳定工作。”

已看透揽炒派煽动暴力伎俩的萧小姐感慨地说:“香港白白浪费一年的发展时间,不知道(揽炒派)这场戏什么时候才演完,疫情刚刚缓和,还要继续破坏社会吗?”她表示,身边已有不少朋友考虑移民,离开这个令自己伤心的家,“但我目前只能留在这里,我对香港还是抱有希望。”

大哥蓝二哥黄 阿妹叹亲情伤

■ 林小姐的兩個哥哥因「黃藍之爭」鬧翻,親情大傷,令她深感悲哀又無奈。  受訪者供圖

■ 林小姐的两个哥哥因“黄蓝之争”闹翻,亲情大伤,令她深感悲哀又无奈。 受访者供图

林小姐:“点解家人要分蓝黄?点解拣餐厅唔系睇收费、味道,而系睇颜色?”

一场修例风波摧毁的,不仅是几代香港人辛苦经营的繁华社会,更令不少家庭决裂。29岁的林小姐,最心痛是大哥与二哥因为政见不合,产生诸多矛盾,一家人连叫外卖,也为帮衬“黄店”抑或“蓝店”而闹翻,最后竟要拣一家不蓝不黄的餐厅,林小姐无奈地问:“点解家人要分蓝黄?点解拣餐厅唔系睇收费、味道,而系睇颜色?”

回首修例风波,从事银行工作的林小姐深深叹一口气,无奈地说事件令她失去和睦的家庭生活,陷入“蓝黄之争”,“原本亲密无间的二人(两名兄长),因为这场风波几乎断绝交流,作为妹妹的我十分难过。”

最夸张、荒唐的是两名兄长曾为叫外卖争持不下,“今年初爆发疫情后,多数时候全家人会一齐叫外卖,大哥坚持不帮衬黄店,二哥坚持不帮衬蓝店,父母及我都好无奈,只好苦苦寻找不带颜色的餐厅。”

幕后政棍唆摆 青年步入“魔途”

家庭是一个社会的缩影,社会上的“黄色经济圈”也教林小姐啼笑皆非。“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打砸中资及砸蓝店等行为,简直是不可理喻!还有很多市民需要在这些公司或餐厅消费,中资也是服务香港市民啊!”

林小姐痛恨揽炒派的“黄色经济圈”,但她强调自己非但不是蓝丝,更是前“黄丝”,惟煽暴派之后一次又一次将示威的暴力升级,令她反思这场风波背后是否有人在利用年轻人以达到其政治企图,极端的想法和行为根本无济于事,反而会阻碍香港的发展。“作为香港人真是十分痛心,为何要这样破坏社会?”

中佬见血知错:不该使用暴力

■黑衣魔暴打索然無辜的市民。 資料圖片

■黑衣魔暴打索然无辜的市民。 资料图片

艾先生:“政府施政就算有不足之处,但解决方法绝对不是暴力。我们不应该以其他市民的安危为筹码来要挟政府,文明社会应该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

瞒妻参与示威 睹私刑始割席

“以前我好似被洗脑咁,相信好多谬论。”40岁的知识分子艾先生曾是不折不扣的“黄丝”,执迷不悟地相信“现在不发声就不会有改变”;“交通灯是死物”,暴徒任意破坏交通灯也不足惜,更曾瞒着妻子参与示威活动。直到目睹暴徒向持不同意见的市民滥用私刑,昔日他眼中的“手足”,竟是满手鲜血的暴徒,令他决心与暴力割席。

偏激思想犹如瘟疫,就连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艾先生于修例风波初期,亦一度对“黄丝”的歪理深信不疑。他毫不避讳地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他曾接受“手足”将破坏公物的行为美化,“他们解释交通灯是死物,毁坏它们又不涉及人命伤亡,无任何问题。我当时竟然觉得是可以谅解的行为。”

不过,其妻子却看透事件真相,并担心他卷入暴力事件中,或危害个人安全,故坚拒让他参与示威,“我只有瞒着她参加游行示威。”艾先生说。

走得前听心声 青年痴心错付

艾先生在运动初期走得前,亦聆听过不少年轻示威者的心声,“其实他们的想法好单纯,无什么野心,现在回想都觉得他们先最容易被人利用,但当时就是因为这班年轻人,推动我要支持这场‘运动’,帮他们实现诉求。”

他和一班年轻示威者满腔热血参与其中,讵料痴心错付,当事件愈演愈烈,更一再出现私刑毒打持不同意见的市民或店铺后,幕幕血腥画面触碰到艾先生的道德底线,他庆幸自己仍未迷失,仍有人性,“我开始觉得他们(暴徒)过火了,暴力的行为实在是愚蠢及不成熟,只会让矛盾恶化,并不能帮助解决问题。”

艾先生不单耻与暴徒为伍,经过沉淀思索,他看得更透彻:“政府施政就算有不足之处,但解决方法绝对唔系暴力,我们不应该以其他市民的安危为筹码来要挟政府,文明社会应该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

厌恶趁乱煽“独” 痛恨外力裹胁

对示威现场充斥着“港独”言论,他更反感:“我们的初心是希望透过和平示威,希望香港更民主更自由,但不是要搞‘港独’和分裂,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是中国人,这是不争的事实。”示威渗入“港独”思想后,他更确信这场运动背后充满政治阴谋,及后再观察外部势力在修例风波期间张牙舞爪,犹如“照妖镜”让艾先生醒悟了。“希望其他香港人同我一样,终有一天能擦亮眼睛,明白这场运动的政治阴谋超出我们想象范围,不要再被人利用。”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