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秋后蚂蚱黎智英七罪缠身妄潜逃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 早前被控组织及参与非法集结、刑事恐吓等6项罪名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保释期间无视警方警告,于本月4日与"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及秘书蔡耀昌等人公然煽动他人到铜锣湾维园非法集会,涉嫌违反 《公安条例》。警方经调查后,昨日通知黎智英等4人,指他们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将发传票检控他们,案件将于本月23日提堂。另一方面,官司缠身的黎智英打算离港,继早前向法庭申请就其涉及的刑恐案件申请更改保释条件未遂,今日将再到高等法院拍门,估计律政司会提出改变禁止他离港的要求。

 

72岁的黎智英,在此之前涉及4宗刑事案件,共面对6项控罪,包括3年前在维多利亚公园涉嫌刑恐记者案,被控一项刑事恐吓罪,及3宗于去年发生的未经批准集结案,被控2项组织未经批准集结,及3项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该3宗案件将于本月15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讯,以等候控方准备转往区域法院审讯的文件,其间黎获准在每宗案件以现金1,000港元保释,合共3,000港元。

提出交10万保释金换准离境

至于黎智英被控的刑事恐吓案,裁判官早前批准黎以现金4,000港元保释,保释期间禁止离开香港,以及每周三晚要到警署报到及不得骚扰控方证人。该案于5月5日首次提讯时,黎为换取可以在保释期间离开香港,一度提出可将保释金额由现金4,000港元增加至10万港元,但被裁判官拒绝。

至5月22日,黎再向高院申请更改保释条件,但因未能提出外游的具体行程而自行搁置申请,法官最终暂时撤销黎每周需往警署报到的保释条件。黎当日在庭外称因有事要外游,但未有说明去何处及办何事,又称港区国安法已经"打到嚟",并扬言要反抗。

不过,本月4日,黎智英和"支联会"李卓人、何俊仁、蔡耀昌,及一批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无视警方及上诉委员会对"支联会"集会的禁令,公然煽动他人到铜锣湾维园"犯聚"及"遍地开花"。一班揽炒派当时在维园聚众叫口号,其间更有黑衣人叫嚣 "港独" 口号、挥动港英旗和 "港独" 旗。

无视警告煽众违反"限聚令"

由于警方在此前多次警告,有关公众集会及游行不但会增加市民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也是违法行为,警方认为有人公然煽动他人违法,于是展开调查。

负责案件的港岛总区公众活动调查组人员经调查后,昨日致电通知黎智英、李卓人、何俊仁及蔡耀昌,指他们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将收到法庭传票及被刑事起诉。警方发言人昨晚表示,警方已向主办方发出"禁止公众集会通知"。然而有人仍无视有关通知,鼓动市民到维多利亚公园出席未经批准的集会。

警方相信,4名年龄介乎52至72岁男子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已向法庭申请发出传票,案件将于本月23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案件仍在调查中,警方不排除拘捕更多涉案者。

煽惑罪名成立可处监禁5年

根据香港法例第245章 《公安条例》第17A条 ,任何公众集会、公众游行或公众聚集,或其他集会、游行或人众聚集,若属未经批准集结,则任何人在无合法权限或无合理辩解的情况下,明知而参与或继续参与此等未经批准集结,或明知而成为或继续成为此等集结的成员;及任何人在此等公众集会、公众游行或公众聚集,或在其他集会、游行或人众聚集,一如上述般成为未经批准集结后,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5年;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第2级罚款及监禁3年。

疑犯屡弃保潜逃避刑责 

律政司拟提禁离港条件

"独枭"陈家驹,本月4日因没按保释条件到警署报到,被揭发日前离港潜逃荷兰,令人关注疑犯趁保释期潜逃离港逃避刑责问题。律政司发言人昨日表示,基于近期再有被控人弃保潜逃 ,律政司会慎重考虑在日后处理申请保释的聆讯时,向法庭提出禁止被控人离开香港的条件,亦不排除向法庭申请覆核已获保释的被控人的保释条件。

律政司指出,一般而言,控方会征询执法机关的意见,若认为被控人可能弃保潜逃、妨碍司法公正或再犯同样罪行等原因,根据案情,控方可向法庭反对保释。而根据香港法例第221章《刑事诉讼程序条例》,被控人虽有权获准保释候审,但若法庭觉得有实质理由相信被控人会不按照法庭的指定归柙、在保释期间犯罪或干扰证人或破坏或妨碍司法公正,便可拒绝被控人获得保释。

法律界促法庭慎批被告离境

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31日,警方在止暴制乱行动中共拘捕8,986名人,其中2,000人被起诉。在已完成司法程序的204人中,有166人(占81%)被定罪或签守行为等,其间也有多名被捕者或被告弃保潜逃,加上港区国安法立法如箭在弦,疑犯弃保潜逃的风险日增,其中被控非法集结的"港独"组织"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上月底潜逃荷兰。根据司法网页资料显示,黎智英今日会向高院提出更改保释条件,料会提出更改法庭禁止其离境的要求。早前他有意申请离港后,曾有媒体和网民指应该警惕有人外逃的可能性。

执业大律师龚静仪指出,近期美国、英国及台湾当局都放口风称会对香港放宽入境限制,美国更声言会暂停香港与美国的引渡协议,这些都可能成为疑犯弃保潜逃的诱因,所以法庭在审理被告离境的保释条件时,应该考虑到国际时局的变化,甚至针对现时的情况收紧保释条件。

英美称放宽居留或成诱因

龚大状表示,一般情况下,法庭在审理是否准许被告离境的保释条件时,除案件本身的严重性外,还包括被告是否扎根于香港,例如固定工作、生意和至亲的家人等紧密关系等等。不过,近月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因疫情而限制入境,很多国际航班几乎停顿,但互联网科技解决了很多沟通障碍,如视像会议、电子邮件等途径,公务上不一定要亲自飞去当地。

她续说,港区国安法即将出台,虽然具体条文仍未知,但有人可能慑于被追责而萌逃离之心,加上美国政府声言要暂停香港与美国的引渡协议,英国又声言放宽BNO持有人逗留条件,台湾当局又为暴徒提供援助等外部因素,这些都可能成为被捕者弃保潜逃的诱因。有人与台湾和美国的关系密切,又天天叫美国制裁香港,这些地方很可能成为其目的地。

龚大状指出,陈家驹以及"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等人已逃离香港,令人担心弃保潜逃的事件不断出现,法庭考虑是否允许被告出境的保释条例时,还要考虑国际时局的变化,更为审慎地考虑有关决定所带来的影响,例如或会向年轻人发出不好讯息,令他们认为支付保释金便能以各种方式逃避刑责。

目前,有不少个案以一千或数千元担保,法庭应该根据情况考虑收紧保释条件,例如增加人事担保,令被告的父母也可担负监管的责任,也可增加被告向警方报到的次数和密度,令警方及时发现被告的动向及采取行动等。

视当前情况收缴旅行证件

资深大律师清洪在回应传媒查询时表示,法庭是否批出被告保释需视乎控罪的严重性,当然现行法例被告一日未被定罪,应假设为清白,但法官亦须视乎目前情况,有权提出额外的保释条件,例如下令要被告交出旅游证件及不准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