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独人”陈家驹“走佬”不忘携新欢

香港文汇报早前独家报道,“港独”组织“学独联”(又称“港独联”)召集人陈家驹弃保潜逃到荷兰。近日,有“独人”再向香港文汇报爆料指,陈家驹在荷兰短暂停留后已转往英国。消息并透露,本月4日陈家驹从香港机场离境时,一名叫何泳彤的女子陪同他一起登机潜逃。据了解,何泳彤本身是香港人,目前在台湾文化大学读书,其言行偏激,去年修例风波期间,她与一些同学在台成立香港在台学生组织,多次参与“港独”及“台独”组织和头目举办的反修例活动。陈家驹去年6月中旬窜台期间与何泳彤认识后,迅速抛弃前女友,两人很快就成为情侣。知情人士称,何泳彤陪陈家驹离港,是担心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其言行也触犯法律,因此这对男女是一起“走佬”。

香港文汇报上周三(6月10日)独家报道,被控参与非法集结罪保释候审的陈家驹,原本须于6月4日当日到秀茂坪警署报到,但当日中午他在香港国际机场乘搭荷兰皇家航空班机KL888离境,涉嫌弃保潜逃,该航班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在香港文汇报报道后,陈家驹于11日凌晨在其fb贴出“阶砖三走先”的留言,“阶砖三”是陈家驹在网上流传的“港独分子啤牌”数字,此留言暗示他已经抵达目的地。

去年在台播“独”挞着

有“独人”近日再向香港文汇报爆料,指陈家驹当日并非独自一人前往荷兰,今次弃保潜逃是有一名叫何泳彤的女伴陪同。资料显示,一名与何泳彤同名同姓的女子是香港在台湾读书的学生,她早年在香港中学毕业后赴台湾进入文化大学修读哲学系及美术系。

去年6月修例风波发生后,何泳彤与几名“港独”同学发起“在台港生及毕业生逃犯条例关注组”,之后改名叫“香港边城青年”组织,从去年6月起,多次在台湾举行反修例活动,大肆污蔑《逃犯条例》,其间也得到来自香港并在台湾成功大学任教的“港独”学者梁文韬的协助。

知情人士透露,陈家驹去年6月10日凌晨在湾仔被捕并控非法集结罪获保释后,随即与一名姓许的女友及另一个“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头目钟翰林一起飞往台湾出席所谓反对修例活动,陈家驹等人在6月14日与出席同一场合的何泳彤认识。由于“臭味相投”,陈家驹很快就与何泳彤打得火热,而前者不久后更抛弃女友,与何泳彤发展成为情侣。

何泄露组织信息被罢免

认识陈家驹后,何泳彤表现得更加高调。在去年7月时,她更在台湾发起募集头盔等黑暴物资活动,寄到香港支援黑暴,亦在台湾接应因犯罪潜逃到台的香港“黑魔”。知情者指,由于有陈家驹撑腰,何泳彤变得非常傲慢,经常与组织内成员发生口角,再加上言行偏激,引起众成员不满。至去年8月,“香港边城青年”发声明,指责何“无视集体决定、先斩后奏、无故泄漏(露)组织内资讯予政界友人、独断独行”,决定罢免何泳彤的职务,但在罢免后,何泳彤仍经常使用“香港边城青年”干部身份,并以此身份出席活动及接受传媒访问。其后“香港边城青年”亦多次发表声明撇清与何的关系。

曾赴美加播“独” 在台挑衅陆生

至去年10月,何泳彤联同多名在台“港独”分子在文化大学校园内散播“港独”思想,及在多处张贴“港独”单张,引起校内的大陆学生不满及抗议。但何泳彤依然故我,不断煽动仇恨,挑衅陆生。

因校园播“独”事件,何泳彤声名大噪,去年11月受邀参加在美国及加拿大的反华论坛,同场还有时事漫画家尊子及时事评论员桑普。何泳彤在论坛表示“示威活动必须要走下去”,更在论坛上称黑衣人用汽油烧老伯的视频是蓝丝“自导自演”,企图为黑衣魔开脱,并争取外部势力的支持。

“独”女行前暗示离港:家人担心

疑与陈家驹作“亡命鸳鸯”的何泳彤,过去一年多次参与港台两地的煽“独”论坛和游行活动。在陈家驹潜逃前,上月底,何泳彤在接受某网媒访问时透露“家人十分担心她”,而港区国安法未来通过实施亦令她多了考虑,暗示她即将离港。

5月30日,身在香港的何泳彤以原“香港边城青年发起人”的身份受媒体访问,指港区国安法已令许多人(黑魔)为避免被秋后算账而考虑“逃生”。报道刊出当日(本月4日),她就与陈家驹离开香港。

翻查资料,何泳彤在去年6月修例风波爆发后开始与“独”友一同发起煽“独”组织“香港边城青年”,锐意向在台的香港学生散播“独”派思想。去年6月9日,何泳彤在台湾发起游行,肆意煽动在台港生参与政治活动,当日宣称有500多人参与。去年6月14日,何泳彤在参与台湾一个以在台港生为对象的论坛中大肆抹黑“逃犯修订条例”,危言耸听称“逃犯条例”会危害到台湾,当时参与该论坛的还有钟翰林及陈家驹。同月17日,何泳彤再次参与“台独”分子举行的记者会,肆意抹黑特区政府严正处理暴力活动的方式。

女伴如轮转 搞“独”实沟女

陈家驹疑与“港独”新女友潜逃到海外,成为一对“亡命鸳鸯”。有熟悉陈家驹的“独人”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今年30岁的陈家驹私生活甚不检点,近年更是变本加厉,借助其“港独”组织头目经常在媒体上曝光的“知名度”,骗得许多后生女“黐埋身”,身边的女伴如车轮转,两年来至少换了4个女友,“佢搞乜鬼‘港独’呀,最重要嘅目的就系‘沟女’!”

一脚踏两船 两年四女友

陈家驹在2018年成立“学生独立联盟”前是公民党成员,当时他已有一名交往多年的同党女友 Jennifer Chow,当年两人亦经常在fb上大晒恩爱,陈家驹在接受传媒访问时也宣称与女友的关系“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惟其风流本性难改,尤其是在2018年创立“学独联”知名度急增后,获得许多不谙世事的女孩子青睐,而私生活甚不检点的陈家驹对此则是来者不拒,更利用其组织来“沟女”。

2018年5月底,香港文汇报曾踢爆陈家驹疑似“一脚踏两船”,揭露他与“学独联”一名20多岁的许姓女子经常出双入对,手拖手漫步屯门,亦多次送女方回家,十分亲昵。事件曝光后,陈家驹与 Jennifer 宣告分手,双方不但迅速删除各自秀恩爱的相片,女方亦疑因情伤所困而远赴欧洲。

在与许女交往后,陈家驹亦未见修心养性,有媒体曾在当年6月拍到陈家驹与组织成员吕俊贤终日夜蒲沟女,流连酒吧夜夜笙歌。2018年11月,陈家驹又被记者拍到与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手拖手前往旺角一间餐厅参加“港独”派对,两人在路上不停细声讲大声笑。知情人士透露,陈家驹原本打算想向黄子悦埋手,可惜一直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最后无疾而终。直至去年6月,陈家驹在台湾认识何姓香港女生后又打得火热。疑因男方见异思迁,到处留情,许姓女友再也忍不住陈的“花fit”而宣告分手。

“独”路穷途猢狲散 钟翰林独憔悴

陈家驹弃保潜逃,是继黄台仰、李东升、杨逸朗、梁继平、钟雪莹后,再一个“港独”组织及“港独”分子畏罪潜逃,也令过去几年在香港一度十分嚣张的“港独”组织头目买少见少。作为“港独同路人”、目前也是有控罪在身的“学生动源”头目钟翰林,却是斯人独憔悴,就算前几天开街站,他也似乎提不起劲。 

“老独人”见利才现身

钟翰林最近藉着本月份多个所谓“周年纪念”的日子发起活动博出位,企图骑劫所谓的“抗争大台”,但“港独”穷途末路,钟翰林的声势早已大不如前,搞街站也要和一些新的组织合作。

有“独”人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去年修例风波期间这些曾唱高调“以死相搏”的“独”人却经常不见人影,不少“行动派”怒斥这批“老独人”只为私利才出现,也只打嘴炮。

去年6月修例风波前,一众“港独”头目都甚为气焰嚣张,包括“学生动源”钟翰林、“香港独立联盟”陈家驹、“香港民族阵线”梁颂恒、“香港民权抗争”杨逸朗经常煽动群众“勇武抗争”,其中钟翰林与杨逸朗在去年一个网台节目中更扬言要建立“军队”进行“武装革命”。去年6月9日晚,钟翰林和陈家驹藉民阵发起的游行,煽动群众在立法会门外留守,最后造成当晚的暴力事件,引致多名警员受伤,陈家驹亦被警方以“非法集结”拘捕。

去年6月26日,“民阵”在爱丁堡广场办集会活动,钟翰林、陈家驹和杨逸朗亦再次藉着集会散场时煽动现场群众包围警总,杨逸朗当晚换上了全副武装带头冲击警总大门事败,被警方拘捕后踢保借机潜逃到台。

随后暴力不断升级,这班昔日爱抢风头的旧“独”头目亦开始不见人影。

来源:香港文汇报